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大众健康
论广东城镇化建设的策略与路径选择
2013-07-15 14:35:35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一、引言

  城镇化过程,不仅是农村人口不断向城镇集中的过程,同时也是第二、三产业不断向城镇聚集的过程,不仅表现为城镇的数量增加,更重要的表现为城镇规模的扩大,是一个国家从农业国走向工业国,实现工业化、现代化的必由过程。在城镇化过程中,市场需求将会随着人口和经济活动向城市集中而迅速增长和多元化,这又将促进专业化分工,从而进一步提高经济的效率(世界银行,2009)。不仅如此,城市产业的繁荣和高回报吸引了更多的资本、技术和知识的流人,这些要素的整合将会进一步诱发新的技术创新和流动,并促进新兴产业的形成(OECD,2010 )。可见,人口在城市中聚集会产生显著的规模经济效应,使私人和公共投资的平均成本和边际成本得以大幅度降低,产生更大的市场和更高的利润。也就是,城镇化具有明显的推动社会经济进步的动力,城市由此也具有自我扩张和成长的趋势。

  我国城镇化进程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使取得巨大成就,城镇化率从1978年的17.9%上升到2012年的52.6%(平均每年都要达到1个百分点以上)。有关研究的表明,我国正处于一个城镇化加速发展的时期,城镇化水平正在逐渐适应甚至赶超经济发展水平[1],有别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研究结论,即中国城镇化水平滞后于经济发展水平[2][3]。但是,我国的城镇化水平仍然比美国满后近100年,仅相当于美国上世纪20年代的水平。因此,我国在城镇化建设还需要有大举措。斯蒂格利茨曾预言,中国的城镇化与美国的高科技发展将是深刻影响21世纪人类发展的两大课题。可见,我国的城镇化建设不仅关系自身的发展,更是关系世界的发展。因此,选择好城镇化发展路径或策略对于社会经济后期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各省市的城市化道路选择。

  如何选择发展路径呢?从国家层面来看,我国正面临经济增长结构转换的关键时期,以往的“投资+出口”的粗放型道路受到阻碍,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将由投资变为创新和效率,出口将转化为扩大内需。解决这一问题的策略就是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但是,如何推进城镇化建设,对于不同的地区其实现的途径是不同的,如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与西部地区的城镇化建设显然不可能采取相同的策略,更不可能选择相同的路径。对广东而言,其城镇化水平较高,且拥有一条沿海的大城市带,特色十分明显。广东在实施国家的“城镇化”战略时显然需要有自身的特色路径。

  如何确定城镇化路径选择的特色呢?弗里德曼(Friedeman, 2006)认为,城镇化涉及至少7种不同的维度的学术问题[4],在这里,仅考虑与城镇化本身来密切相关的三个方面,即土地利用、人口资源环境问题和社会经济发展问题。土地利用问题影响城市可以发展的空间;人口资源环境问题不仅包括核心的人口城镇化问题,而且还包括环境资源对人口的承载能力;社会经济发展问题涉及到较多的方面,既包括经济可持续发展问题,也包括社会平衡问题,还包括城市的可持续发展问题。从这三个方面考虑,对比分析广东的超大城市、沿海城市带、东西北的地级市和各县级城镇,笔者以为,广东的城镇化道路的策略选择应该是:防止超大城市过度膨胀、放任城市带自由成长、改善小城镇的发展条件、推动由东西两两翼展开由外围向北建设一弓形大城市带、并重点沿“京珠、京广”建成一条箭状城镇带。这一道路可以形象的表述为“两翼展开、中心突破”的弓箭形发展路径(如图1所示)。本文将在分析广东省城镇化建设现状的基础上,从城镇化所考虑的四个方面,深入分析就这一发展策略和路径的合理性与科学性。

图1:弓箭形城镇化路径的示意图

  二、广东省城镇化建设现状特征

  广东的城镇化特点就是有一条由沿海大城市带构成的强有力的“弦”,拉紧了一张由东西北众多中等城市构成的相对弱的“弓”,配了一枝由南到北的中等城市带软“箭”(如图1如示)。这一特点可概括为“强弦、弱弓、软箭”。

  首先,从广东省的四大区域来看,城镇化向珠三角地区严重倾斜。珠三角地区(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和肇庆)占全省不足三分之一的土地面积,却居住了全省一半以上的人口,创造了全省近80%的GDP(详见表1),而东翼(汕头、汕尾、潮州和揭阳)、西翼(阳江、湛江和茂名)和山区(韶关、河源、梅州、清远和云浮)虽然占有大量的土地,但其城镇化水平和经济水平远远低于珠三角地区。特别是从人口城镇化来看,全省平均为66.5%,但山区仅有10.3%。而珠三角的主要城市(如广州、深圳、珠海、佛山等)均在80%以上,深圳更是100%城镇化。

表1: 广东2011年区域相对情况比较

 指标 

珠江三角洲

占全省比重

全省比重

西

全省比重

全省比重

土地面积            

30.5

8.6

18.2

42.8

年末常住人口        

53.8

16.2

14.7

15.4

 其中:城镇人口          

67.1

14.1

8.4

10.3

地区生产总值

79.3

6.8

7.5

6.4

  资料来源:《广东统计年鉴2012》

  其次,重新按“弓、弦、箭”区域结构来划分,“强弦、弱弓、软箭”的特征十分明显(如表2所示)。由表可见,“弦”区域基本就是珠三角地区,只是加入了汕尾,减了肇庆,结果显示其用了全省不足四分之一的土地养活了全省一半以上的人口,创造了全省近80%的GDP,可谓是十分强的一根弦。“弓”区域包括由东西两翼围成的两个区域(加入了两个山区),相对于“弦”而言,弱势十分明显,而箭形区域则仅包括韶关、清远、河源三市,其实力的软弱十分明显。

表2 : “弓、弦、箭”区域GDP、国土面积和人口对比表

区域

各市地区生产总值

(亿元)

占全省的比重(%

土地面积

(平方公里)

占全省的比重(%

常住人口(万人)

占全省的比重(%

42946.99

77.78

44813

24.94

5546.86

52.80

9874.50

17.88

81706

45.47

4001.16

38.09

2399.13

4.34

53180

29.59

956.98

9.11

  注:1.如图1所示,“弦”包括广州、深圳、珠海、东莞、佛山、惠州、中山、江门、汕尾等地,“弓”区域包括汕头、揭阳、潮州、梅州、肇庆、阳江、湛江、茂名、云浮等地,“箭”区域包括清远、韶关、河源等地。2.有关资料根据《广东统计年鉴2012年》整理得到。

  第三,两种结构都反应了一个明显的问题,即不管是珠三角地区还“弦”区域,其经济城镇化水平远高于人口城市化水平。广东省2011年GDP与1990年相比增加了14倍多,但常住人口却仅增加了65%,城镇人口甚至低于1990年的水平 ,说明人口城镇化水平远低于经济城镇化水平。从表1和表2的数据可知,“弦”区域人口占全省的比例远低于其GDP占全省的比例,如弦区域的GDP占了全省的77.8%,但其人口数仅有全省的52.8%,也就是说“弦”区域强大的经济实力并没有承载足够多的人口。如果这是一个自然过程,则表明大城市带经济发展对于增加人口向城市集中的能力在弱化。更进一步,使用亿元GDP养活的人来看(见图2),弓形区域高达4000人,箭形区域也非常接近4000人,但弦区域仅有近1300人。

      图2: 三区域亿元GDP供养的人口数比较

  三、城镇化建设的条件比较分析

  为什么选择土地利用、人口资源环境问题和社会经济发展作为分析比较的基础条件呢?正如前文所说,这是因为城镇化过程引起的城市扩张和农村人口向城市集中必然涉及到最根本的三个方面,这也是国内大量有关城镇化的研究所关注的重点。吴璞周等[5](2008),吴玉明等[6](2011),宋建波等[7](2010),孜比布拉•司马义等[8](2011)以及郑华伟等[9](2011)都研究了城市发展与土地利用、资源环境以及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基本上都认为中国城镇化水平相对滞后于经济发展水平,且存在明显的空间分布差异、城镇化与生态资源环境发展不协调、城镇化快速发展伴随着的土地资源的低效利用等问题。他们还发现城镇化质量与规模没有对应关系,认为城镇化的水平应当同土地利用、资源环境容量等因素相适应,以使城镇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可见,这三个方面正是城市化所涉及的最基本的方面,选择这三个方面的有关指标作为分析比较城市化发展的基础条件可能效地分析出城市化发展的策略和路径。当然,由于这述三个方面涉及的指标很多,也不可能把各种因素都考虑在内,需要选择关键指标作为比较的基础。

  首先,从土地利用来看,不仅要考虑可利用的土地数量,而且还应考虑利用土地的成本。因为可利用的土地是城镇化发展不可缺少的载体,直接影响到城镇的发展空间,是必须要重要考虑的因素之一。根据上面的分析,可以将“弓箭”区域的三个指标做一个简单的比较,如表3所示。

  表3: “弓、弦、箭”可利用土地与土地价格对比表

指标

城镇化可利用土地面积

(平方公里)

较少

较多

较多

城郊平均土地价格

(万元/亩)

很高

较低

较低

  注:由于时间有限,未能准确地获取到相应的资料,故只能给出概念性的比较结果。

  由表3的简单比较可知,弓箭区域的城镇化在土地利用上具有明显的优势。如果弦区域的土地价格是其他两区域的10倍,则在相同的投入的情况下,弓箭区域可以完成10倍的城镇化面积。

  其次,从人口资源环境来看,主要是考虑资源对人口的承载能力,包括土地的承载能力、水资源的承载力和环境的承载能力。土地的承载能力即单位土地面积承载的人口数量(即人口密度),水资源承载力可以用城市工业用水和生活用水成本来替代,环境的承载力则是指包括各种污染指数的环境容量。

  表4: “弓、弦、箭”区域资源承载力对比表

指标

人口密度

深圳:5360

广州:1750

东莞:3340

梅州:269

云浮:306

茂名:515

清远:195

韶关:151

河源:191

供水成本

广州等地需要从成绿湖供水

较低

较低

环境容量

所剩不多,环境压力大

较多剩余

较多剩余

  注:由于时间有限,未能准确地获取到相应的资料,故部分数据只能给出概念性的比较结果。

  由表4的简单比较可知,弦区域的超大城市人口密度很高,供水成本很大,环境容量已所剩无几,进一步扩大城市化只会加剧这些状况。特别地,对水和空气等资源来说,随着人们对生活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对这些指标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相应地,弓箭区域则在这方面有着巨大的优势,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

  第三,从社会经济发展来看,不仅需要考虑城市的经济发展问题,而且还需要考虑经济发展对人口集中的促进作用,同时也需要考虑社会平衡问题。城市的产业发展既有城市经济自我发展能力问题,更重要的是政府的产业政策和投资倾斜问题。而经济发展对人口集中的促进作用则可以用亿元GDP承载的人口数来衡量。社会平衡问题则主要考虑地区收入差距和行业收入差距问题。

  从全省的情况来看,社会平衡问题应当是城镇化建设中需要重要点考虑的问题。近年突发性群体事件在广东爆发的分布情况已经不容忽视社会经济非均衡发展形成的地区差问题,而城镇化建设建设显然是化解这一矛盾的重要手段。从这个角度来讲,广东应当大力促进“双转移”,促进投资向弓箭形区域转移。同时,从图2可知,弓箭形区域亿元GDP供养的人数高达4000人,经济发展对人口集中的促进作用显著地高于弦区域。另一方面,如果同时考虑各区域的投资成本,根据边际收益递减原则,则同样的投资在弓箭区域可以办更大的事情,取得更好综合效果。

  四、策略与路径:两翼展开、中心突破的弓箭形城镇化道路

  综上所述可知,相比较而言,弓箭区域(东西两翼+山区)的城市比弦区域(珠三角)的城市具有更大发展潜力和更大的人口集中效果。但是这并不是说新一轮城镇化珠三角地区就无所作为了。事实上,城市发展有一个最优规模。一般地认为,城市人口在300万以上才能更好地支撑较发达的公共交通业,比如地铁和航空等,更合理地提供公共服务和实现合理税负。但城市过大则会产生严重的城市病,特别是人口千万以上者为甚。基于此,本文才提出了“防止超大城市过度膨胀、放任城市带自由成长、改善小城镇的发展条件、推动由东西两两翼展开由外围向北建设一弓形大城市带、并重点沿京珠、京广建成一条箭状城镇带”的城镇化策略。

  首先,为什么要防止超大城市膨胀过度膨胀呢?由于大城市天然的优势会吸引各种人才、各类资金和各种产业聚集,自身具有膨胀发展的趋势。而过大的城市会在提供公共服务上面临巨大的压力,城市生活的成本和生活的质量都会显著上升,还可能导致贫富差距扩大,社会矛盾增加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因此,超大城市主要是防止其过度膨胀,其需要向深度发展,通过高新技术产业和服务业的发展实现对各种专业人口的集聚。同时,许多新型产业,特别是研究开发、现代服务业(如金融和保险业、信息和计算机服务业等),必须依托城市发展才能得到扩张。而珠三角大城市带上的其它各城市,本身具备了强大的自我成长能力,需要在合理的规划下,引导其向深度发展,实现其不断自我发展壮大。这是符合弦区域整体特色一个科学的策略选择。

  其次,对于广大的人口在50万以下的中小城镇而言,其许多发展条件都不具备,扩大发展这些城市需要大量的投入来改善其发展条件。但是,中小城镇不应该成为广东新时期城外化建设的重点,这是由广东的社会经济特点所决定的。广东需要保留大批各具特色的中小城镇作为大城市带的辐射范围。

  第三,城市化的重点就当是在东西两翼和北部分别建设三到四个大城市,实现两翼展开、中心突破的弓箭形城镇化道路。从全省情况来看,“弓形”区域则是广东发展相对落后的地区,形成了发展的巨大反差,也制约了广东经济的整体进步,可以说一定程度是广东落后江苏的重要原因。因此,在这次以城镇化建设为主题的经济发展中,应当以东西北三个方向发展的中心城市的建设问题,力争通过这一轮建设后,使广东省的经济不再固守珠三角一线,也使人口不再单方面向这一线集中,而是形成东西两翼向中部合龙的形势,并从中间突破建设一条新的“箭”形大城市带。即,对于东西北弓形地带三个重要支点(梅州、韶关、湛江)应建成3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推动广州到韶关的各级城市快速发展。

  最后,上述策略和路径需要相应的政策和措施来保障,包括投资倾斜、税收倾斜以及产业转移等方面,并结合生态文明建设,实现生态文明与城镇化建设相统一的新型城市化。

  参考文献:

  [1][4] Friedman J. Four theses in the study of China's urbanization [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Urban and Regional Research,2006, 30(2):440-451

  [2] Ebanks G. Edward, Cheng C. China: A unique urbanization mod-el[J]. Asia Pacific Popul. J.,1990, 5:29-50.

  [3]Liu S, Li X, Zhang M. Scenario analysis on urbanization and rural-urban migration in China[R]. Interim Report,IR-03-036,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Applied Systems Analysis,Laxenburg,Austria,2003:2-15.

  [5] 吴璞周,卫海燕,杨芳.城市化水平与城市资源压力关系研究——以西安市为例[J].城市问题, 2008,(1): 39~44.

  [6] 吴玉明,柏玲.广西城市化与环境系统的耦合协调测度与互动分析[J].地理科学, 2011,31(12) :1474~1479.

  [7] 宋建波,武春友.城市化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评价研究——以长江三角洲城市群为例[J].中国软科学,2010,(2):78~87.

  [8] 孜比布拉•司马义,苏力叶•木沙江,帕夏古•阿不来提.阿克苏市城市化与生态环境综合水平协调度评析[J].地理研究,2011,30(3) :496~504.

  [9] 郑华伟,刘友兆,王希睿.中国城镇化与土地集约利用关系的动态计量分析[J].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 2011, 20(9): 1029~1034.

  (作者单位:韶关学院

见习编辑:张禹

作者: 龙游宇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