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大众健康
冲破既得利益藩篱是改革成败的关键
2013-11-15 11:25:53 来源: 河南日报网络版  暂无网友评论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启中国改革新时代,而此次改革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不能战胜既得利益。因为目前的基本事实是,既得利益实际上已经成为改革的最大阻碍。

  既得利益成为阻挠改革的最大危险。所谓既得利益,是指通过非公平竞争的手段和方式,借助公权力和政策资源所获取的巨额利益的相关体。解读这个概念有三个关键词:一是既得利益的出现主要是通过非公平竞争的手段和方式;二是主要是借助公权力和政策资源,这是既得利益的本质所在;三是通过上述两个路径获取巨额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利益。从这个角度看,尽管既得利益主要是指经济利益,但决不仅仅指经济利益,还应包括政治利益和社会利益等。因为很多以经济利益、社会利益为表征的既得利益,如果没有政治上的结盟,这些领域的既得利益是很难获取的。因此,既得利益在政治上的结盟往往更具有根本性。比如中石油的腐败窝案,首先是从政治结盟和垄断权力开始的。

  从中央高层近来释放出的一些重要信息,也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和解读既得利益对改革的阻挠:一是对改革形势的判断。比如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要啃骨头;改革没有坦途,要准备付出改革成本;实践发展永无止境,解放思想永无止境,改革开放永无止境,改革只有起点,没有终点。这说明改革的难度大,风险也大。二是高层对既得利益的认知与判断。李克强总理强调“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动灵魂还难”,习近平总书记讲“要以更大的勇气和决心,冲破既得利益的藩篱”。这说明既得利益成为改革的最大阻力和风险。

  现阶段我国既得利益的基本形态大体可以分为三大类型:一是以贪腐官员为代表的权贵既得利益;二是以垄断行业为代表的垄断既得利益;三是以房地产和资源行业为代表的地产和资源既得利益。这三大既得利益相互交织、相互渗透,在市场经济活动中兴风作浪,掠夺财富。

  既得利益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危害十分严重。一是激化了社会矛盾和冲突;二是扭曲整个社会的利益格局。从激化社会矛盾和冲突看,目前我国社会矛盾的许多方面都与既得利益有关。比如说群体性事件后面常常看到既得利益的影子。从扭曲社会利益格局看,既得利益加大了中国的四大风险:经济风险、社会风险、信任风险、政治风险。比如社会整体利益格局被扭曲,使得分配制度更加不合理,城乡收入差距、贫富差距、城乡差距、地区差距进一步被放大;使得企业和企业的发展、人和人的发展都不在公平竞争的起跑线上,使社会阶层相对被固化,社会底层的人往上流动的机会越来越少;既得利益活跃在政商两界,又加速社会利益格局的整体扭曲,成为当今中国改革的最大阻力。

  政府过多干预、垄断是既得利益形成的两个重要条件。在中国社会中,既得利益的形成,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值得高度重视的问题。既得利益的产生和发展,肯定与中国由计划经济体制走向市场经济体制的痛苦经历有密切关联。但从本质上说,与另外两个因素有关:一是政府过多的行政干预,导致公权力的膨胀和扩张;二是垄断,抑制了市场、社会竞争的活力。前者可以看作既得利益形成的权力条件,后者可以看作既得利益形成的社会条件。

  从政府过多的行政干预看,又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即对市场的过多干预和对社会的干预。对市场过多的行政干预,突出地表现为市场门槛过高,行政审批、许可过多过滥,不仅严重地束缚了社会经济的活动力,降低了人们创业的意愿,而且助长了公权力的滥用,为权钱交易、权力寻租提供了巨大的空间。这些年出现的官员腐败案件,绝大多数都与土地出让、项目审批、工程上马等息息相关。从对社会的过度干预看,主要是社会组织发育不良,为市场和社会服务的成熟社会组织体系没有建立起来,客观上也为政府过度地干预社会提供了条件。从这个意义上说,既得利益形成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公权力过度扩张和滥用的过程。而过多的行政干预,恰恰为既得利益的形成提供了丰厚的土壤。

  既得利益形成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垄断。这种垄断既包括市场中的自然垄断和行政垄断,也包括对权力的垄断。前者为既得利益的形成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和社会空间,后者则为既得利益的形成提供了充足的权力资源,使其有更大的能量为资本并购、企业上市的运作乃至掠夺社会财富提供保障。

  破解既得利益要从政府自身改革入手。破解既得利益对改革的阻挠,有多重路径和选项,如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校正被扭曲的社会利益格局,开放市场,打破垄断等,但最核心的还在于约束公权力,打破政府对市场、社会的过多干预和公权力的过度膨胀、扩张,如果不改变既得利益掌握资本、资源和权力这样“三位一体”的格局,想冲破它将是非常困难的,也是有很大风险的。因此,打破既得利益的根本之道,必须从政府自身改革入手。这样的选项既考验我们的勇气,也考验我们的智慧。

  具体而言,从政府自身改革入手冲破既得利益的藩篱,关键要解决四个问题:一是减政放权,减少政府对市场和社会的过多干预,重构政府和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特别要在完善社会主义市场体系方面有实质性举措。而这项改革的前提是,政府向市场放权,政府向社会放权,以及中央政府向地方政府放权。要通过大刀阔斧地改革现行行政审批制度,大力削减政府的权力,把本该是市场和社会自主的权利还给市场和社会。所以开放市场、开放社会,是改革的应有之义。二是改革国有垄断行业。包括三个方面,首先,从长远来看,国有企业要逐步从竞争性行业中退出,确立国有企业在公共领域的主导地位。要改变国有经济的实现形式。其次,要取消国有企业的行政级别,从根本上改变国有企业官僚化、行政化的色彩,实现官商的制度性分离。再者,要改革国有企业管理人员的薪酬制度,国有企业中的人员,除了少数董事会、监事会成员可以保留公务员身份但不能享受天价年薪之外,其余的所有人员,包括总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都实行市场化机制,不能与公务员队伍互通。三是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秩序,为各类主体提供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和一整套政策框架。四是要从根本上遏制灰色权力、灰色资本、灰色暴利的蔓延和泛滥。包括严格限制官员参与商业活动,建立严格的重要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以及提高政府管理的公开性和透明度,接受人民群众监督等。

  (原标题:冲破既得利益藩篱是改革成败的关键

(南方网编辑:郊北)

作者: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汪玉凯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