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南方理论>理论粤军

西方普世价值的危害与后果

2017-05-31 11:26 来源:南方网 周静 巩建华

  近年来,“普世价值”经常见诸于国内报刊网络等媒体,并成为普通大众口中的流行词。然而,当我们从其抽象的词语转向具体的内容时,就会发现普世价值存在诸多的错误和危害。

  首先,“普世价值”论者企图将西方价值标签化。“普世”一词源于西方对内整合、对外扩张的宗教概念。一战之后,西方基督教会发起了普世教会运动,寄望通过基督教的普世主张建立超越阶级、民族和国家的价值共同体。此后,西方国家为其所主张的价值观贴上“普世”的标签,并向全世界兜售其所倡导的自由、民主、人权等是绝对、永恒和神圣的价值观。从表面上看,“普世价值”因其具有“普世”这一标签,似乎具有了万古不易的永恒性和绝对正确的真理性。实际上,这些观念是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的高度凝结,是资产阶级论证自身合理性的文化呈现,是一种适合西方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价值,具有鲜明的西方特色和资本主义烙印。实际上,这种价值在东西方资本主义产生之前显然是不可能存在的,即便在资本主义之后的社会,也未必就是绝对、永恒和神圣的。作为具有五千年文明历史且从未中断的中华文明而言,无论为西方价值贴上何种标签,中国不可能对自身价值出现否定性的价值评价和颠覆性的价值转向。

  其次,“普世价值”论者企图将多元价值单一化。西方世界的对外扩张是建立在经济殖民、政治打压和宗教扩散基础上的,这种对外扩张在和平时期体现为西方的文化渗透和观念辖制上,其目的是建立一个以西方为中心的单一化世界体系。问题是,无论从纵向还是从横向来看,价值观从来都是多元的。从纵向来看,中国人的传统价值立足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与关系化的熟人社会,作为一种古老文明已经内化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中国传统文化的灵根生生不息,其强大的生命力绝对不可能被国人所抛弃,因此,传统价值并未因进入现代而消失,恰恰相反,中国人民始终将自己独特的价值作为传统文化中的文化传统坚定地予以传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提出就是很好的证明。在未来,中国的价值体系必然也会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基底的 “一核多元” 的价值构架,绝对不可能出现服从于以西方为中心的单一世界体系的价值认同。从横向看,不同的民族与国家的价值观念同样也呈现出多元异质的特点。即使全球化时代的价值交流与碰撞日趋频繁,不同民族、国家、地区、族群的文化仍然会是保有自身本色的、丰富多彩的多元文化,因此,其所持有的价值观必然也会以多元化的方式而存在。在当今时代,全球从两级格局转向一超多强,多极化趋势继续加强。西方发达国家企图凭借工业、工具理性传播、输出其价值观念,建立世界范围的单一化的普世价值体系注定徒劳。

  再次,“普世价值”论者将包容发展异己化。围绕发展的主题,各族群、民族和国家有各自不同的发展基础、发展阶段,必将会形成各具特色的发展模式、发展道路。这需要国际社会对发展问题有更深刻和更科学的认识。在全球化背景下,尊重包容不同的发展模式,惠及所有国家和不同层级的人群,尤其是欠发达国家和弱势群体。倡导包容发展,需要不同族群、民族和国家的积极融合、参与和共享。为此,围绕不同发展模式的价值解释需要留存融合空间,运行规则需要不同主体的有效参与,发展成果能够惠及全人类。然而,西方价值观是对其发展道路的观念解释,着力于普世的西方价值明显带有一种傲慢与偏见,其内在的优越感和强大的排斥性,充分表现在对待不同发展道路的傲慢态度上。在国际上,西方国家所建立的“G7”已经成为“富人的俱乐部”,很少将发展中国家纳入其中。他们不仅对其他经济体的发展成效视而不见,而且不肖与其他落后的经济体展开对话、沟通和交流,相反,西方凭借自己掌握的话语霸权,总是对其他落后经济体指手画脚,强势要求这些经济体按照西方的意愿变革其发展道路,肆意推行所谓的普世价值,甚至不惜采取武力手段和颜色革命颠覆不愿走西方道路的异己者。显然,这对经济共荣、和谐共生和成果共享的包容发展构成了观念排斥和现实挑战。

  最后,“普世价值”论者企图将中国实践西方化。西方倡导的普世价值,是其资本主义历史进程的反应和凝练,其所解释的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实践。他们借助所谓的普世价值对发展中国家进行经济殖民、文化渗透、思想控制和族群离间,利用掌控的意识形态话语权,遏制和颠覆其他国家,以获得各种利益。当普世价值进入我国以后,引起了不少人的学术好奇和研究兴趣,纵观其扩散的理论逻辑,无非是以价值判断替代事实判断,用抽象人性替代科学研究,其目的在于以此削弱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这些人套用普世价值标准,衡量指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否定中国的政党制度,否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销西方民主政治制度,有意或无意地服务于西方全球霸权活动。然而,中国人民绝对不可能接受西方的普世价值,原因是,中国近代以来的民族独立与国家发展,有着自身特殊国情,有着源远流长的文明传承,有着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艰难探索。最终走上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并在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而努力奋斗。这些恰恰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的,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充分体现,也恰恰是远离西方普世价值的结果。

  西方的发展模式不可能是社会发展的唯一模式,西方价值观也不可能是普世性的价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已经形成了中国发展模式和中国发展经验。我们不需要为普世价值站台,相反,只有根植于自身文化的价值观为精神支撑,我们国家的发展才有绵绵不绝的血脉和牢不可破的基石。

  作者简介:

  周静,博士,广东海洋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巩建华,教授,广东海洋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硕士生导师。

编辑: 庄媛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