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南方理论>最新文章

建设支撑高质量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

2018-05-10 09:32 来源:经济日报 黄汉权

  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重大判断,并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目标。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和关键所在。在这一过程中,要系统全局考虑,坚持问题导向,优化向实体经济集聚组合、协同发力的要素配置,提高供给体系质量效率,切实推动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

  建设现代产业体系是实现高质量发展关键所在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年均增长9.5%,创造了大国经济体连续保持30多年高增长的奇迹,成绩世界公认。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实现这个转变,需要闯过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三关”。如果这“三关”跨过去了,我国经济就会迈向新台阶、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反之则会面临较大挑战。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三关”的迫切要求。现代化经济体系涉及经济社会活动各个环节、各个层面,是由多个子体系相互联系构成的有机整体。产业体系是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点。党的十九大报告对产业体系建设提出了新要求、做出了新部署。与以往不同,党的十九大报告打破了传统以一二三产业划分产业体系的做法,从实体经济和要素投入关系的角度赋予产业体系新的内涵,把产业体系从以往的三产领域,拓展到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四个协同”。这是我们党根据时代变化对我国产业体系做出的新论述,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指导意义。

  从理论上看,这一论述体现了现代经济增长理论的核心思想。根据现代经济增长理论的生产函数模型,影响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是资本、劳动和技术,其中技术创新是经济增长的源泉,专业化的人力资本、金融资本及其配置直接影响创新效率。党的十九大报告关于产业体系的新论述,强调了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要提高科技创新在实体经济发展中的贡献份额;现代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要增强现代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人力资源是经济增长的第一资源,要优化人力资源支撑实体经济发展的作用。这些观点与现代经济增长理论的思想是一致的。

  从实践看,这个论述把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区分开来,强调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本等高端要素要重点投入到实体经济上,同时要求注重要素优化配置以达到有效组合和协同发力,共同推动经济增长。这是对近年来我国经济“脱实向虚”、实体经济与金融和房地产发展失衡、科技和经济两张皮等突出问题的回应,体现了坚持问题导向,具有重要的时代意义。论述背后的“四个协同”存在严谨的逻辑关系:实体经济是我国经济的根基,科技创新是引领经济发展的第一驱动力,现代金融是经济的血液,人力资源是第一资源,只有把科技、人才、资金等要素组合起来投入到实体经济当中去,才能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四个不协同”制约现代产业体系建设

  受多种因素影响和制约,我国实体经济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才资源之间仍然存在诸多不协调现象,特别是实体经济发展得不到有效的要素支撑,缺资金、缺人才、缺科技“三缺”问题突出,陷入成本高企、结构失衡、转型困难等困境。

  一是科技创新对实体经济支撑能力不足。改革开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科技创新步伐加快,不仅逐步缩小了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也推动了我国产业不断升级。但必须看到,我国科技发展仍然存在自主创新能力不强、科技资源分配不合理、科技创新激励机制不足、科技创新与实体经济联系不够紧密、科技成果转化率低等问题。

  二是现代金融与实体经济发展脱节。金融和实体经济是共生共荣关系,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的天职。但是,近年来我国金融发展出现与实体经济脱轨现象。一方面,社会中的大量流动性资金在金融系统内空转或流向房地产,导致金融、房地产业快速膨胀和过度投机行为,造成金融、房地产“虚假繁荣”;另一方面,受回报收益率低、资产抵押困难等因素的影响,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壮大需要的资金得不到金融部门的有效支持,致使实体经济发展困难。

  三是人力资源对实体经济发展的作用发挥不够。中国的劳动者总体素质较高而且能吃苦,这已被世界所公认。但是,随着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人才供需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专业人才队伍大而不强、缺乏世界级科技大师和“高精尖”人才、工程技术人才培养同生产脱节等问题逐步凸显,实体经济提质增效升级面临人才瓶颈制约。

  四是金融、人才与科技创新协调性不强。当前,我国存在的实体经济结构性失衡、金融与实体经济失衡、房地产与实体经济失衡的“三大失衡”,与实体经济领域低端产能过剩和虚拟经济领域流动性过剩有较大关系。由于产能过剩,实体经济回报率低,资本不愿进入,只能在金融、房地产领域乱窜。科技创新可以有效破解这些问题,一方面科技创新可以改造提升传统产能,提高中高端产品和服务的供给能力,解决中低端产能过剩和实体经济结构性失衡问题;另一方面科技创新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可以减少金融领域流动性过剩问题。但是,由于金融、人才与科技创新三者之间发展不协调、传导机制不畅,科技创新得不到金融和人才的有力支持。有分析表明,优秀人才大量流向金融行业,真正进入实体经济部门搞科技创新的比例很低。

  可见,目前我国无论在实体经济和科技、人才、金融等要素的协调性方面,还是在三大要素之间的相互关系方面,都还没有形成有效组合、协同合力的发展格局。

编辑: 张琳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