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南方理论>理论粤军

从系统论出发提升经济治理效能

2019-12-24 14:24 来源:南方日报 刘金山

  最近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作的具体部署,是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的具体化。贯彻落实四中全会精神,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键环节之一,就是把我国制度优势更好地转化为国家治理效能。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治理效能是国家治理效能的核心组成部分之一。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各地区各部门要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上多下功夫,切实把党领导经济工作的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这既是对2020年经济工作的具体部署,更是对我国长期经济工作的导向引领,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关键路径。

  系统论是把制度优势转化为经济治理效能的关键理论认知

  把制度优势转化为经济治理效能,需要解决一个关键的理论认知问题。选择一种理论或理念,其背后的方法论和具体路径也就相应地确定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必须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方式,加强全局观念,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可见,系统论就是把制度优势转化为经济治理效能的关键理论认知。

  系统论的历史悠久,但常用常新。系统论的核心,是系统的整体观念,就是全局观念。其所强调的是,任何系统都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要素之间不是独立而是相互关联,构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从系统论出发,不仅在于认识系统的特点和规律,更重要的在于调整系统结构,协调要素关系,使系统达到优化目标。系统论综观全局,为现代经济社会的复杂性提供了有效的思维方式和科学认知。

  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方式的核心要义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方式,提升经济治理效能,具有与时俱进的新时代的丰富内涵。这是由我国经济改革与经济发展的历史和现实所决定的。1978年以来,我国的经济改革从“摸着石头过河”到逐步明晰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顶层设计、从增量改革到存量改革、从易到难,经济改革进入了深水区、关键期,任何单兵突进式的改革都很难完成高质量发展的宏大任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必须清醒认识到,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经济发展,不仅包含数量概念,更强调质量与协调的内涵,体现经济规模、结构与效率的协调,体现经济系统与人口、资源、环境等系统的协调。这意味着,推进高质量发展的经济改革和经济政策,已从全方位、多层次的推进进入到顶层设计阶段;从“点式”或“面式”的突进进入到立体式、系统化的秩序设计;从相机抉择式的政策层面进入到理性设计的制度层面。这是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方式的核心要义。

  发挥政策合力是从系统论出发提升经济治理效能的核心路径

  针对当前经济发展呈现的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现象,从系统论出发,既要深化理性认知,又要形成政策合力,才能够真正解决问题,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

  结构性问题,更多的是生产力层面的问题,是可以点、面突破的,关键在于创新。经济发展的核心,在于生产力的创造性破坏,在于扬弃:扬报酬递增的部门,弃报酬递减的部门。扬弃的过程就是调结构的过程。调结构就是遵循报酬递增规律,就是做大蛋糕,做大GDP。结构性问题,知难行易,需要抓住技术前沿,需要充分把握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的关键技术所在。

  体制性问题,是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的问题。体制性变迁,短期内可以单兵突进,但长期而言,必须具有系统的、清晰的、可实施的顶层设计,即形成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的经济治理体系。其目的在于成熟的经济社会运行游戏规则,充分发挥体制性规则的规模经济效应。体制性问题的解决,伴随并推进结构性问题的解决。体制性问题,知易行难。都知道问题所在,但就是很难解决;有时候可以部分解决,但很难整体解决。

  周期性问题,表面上看,繁荣、衰退、萧条、复苏循环往复的经济波动问题,需要采取逆经济周期的调控政策:经济过热时,采取紧缩性的政策;经济萧条时,采取扩张性的政策。但实质上,周期性问题往往伴随结构性问题和体制性问题,这是仅依靠逆周期的政策解决不了的。必须从历史的动态视角进行考察。我国经济改革的逻辑起点是自然经济和计划经济。这决定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具有双重意义的转型:从自然经济迈向发达经济,这是发展意义的转型;从计划经济迈向市场经济,这是改革意义的转型。这一双重意义的转型,也决定了解决周期性问题的复杂性,即不是单纯的逆周期调控所能解决的。周期性问题,知难行难。对于经济周期处于哪个阶段的科学研判,是不容易的:宏观调控,既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即使能够科学研判,但想要根本解决,也是不容易的,既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极其精准地把握政策效力的时机,有时候,天时地利人和的改革有利时机会稍纵即逝。

  正因为从系统论出发的理性认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要同消费、投资、就业、产业、区域等政策形成合力,引导资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数效应的先进制造、民生建设、基础设施短板等领域,促进产业和消费‘双升级’。”

  作为宏观调控的两大支柱,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本来的要义是逆经济周期调控。但在改革与发展双重转型过程中,本应是普适性的周期性宏观调控政策,却不得不采取精准调控的政策。比如,作为货币政策组成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调控,对特定金融机构和特定产业领域优惠,就是要解决结构性问题(如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特定地区发展),就是要解决体制性问题(如对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支持)。但普适性调控转变为精准调控,会产生分配效应。任何政策都是利益的分配:有人受益,有人受损;解决一个问题,可能会产生其他派生问题。所以,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要同消费、投资、就业、产业、区域等政策形成合力。

  综上所述,充分发挥政策合力,是系统论的核心要义,是提升经济治理效能的核心路径。

  作者系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

编辑: 杨雪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