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南方搜索
站内 网页
2004年03月26日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理论频道首页 > 理论专题集 > 广州人文社科交流会 > 名家讲座
二月河:康雍乾文学创作

2003-12-21 07:55:59 南方网

欢迎来到直播现场。
嘉宾简介:二月河,著名作家,本名凌解放。1945年生于山西省昔阳县。1968年入伍,1978年转业至南阳。40岁开始创作生涯。主要作品有《康熙大帝》,《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等系列小说。现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红楼梦学会河南分会理事。
二月河先生
19日晚,南方网对二月河先生做了独家专访,二月河先生向南方网记者讲述了他的创作体会及成长经历,激情之处豪气迸发。详情请看:南方网二月河独家专访
19日晚的访谈现场
主持人:非常欢迎各位参加我们今天的广州讲坛第九讲。广州讲坛是我们广州市委宣传部为了适应广州社会发展的需要,开办的一个高品位的学术讲座,自从开办以来,我们邀请了国内各个方面著名、知名的专家,莅临我们的讲坛,为我们讲述各个方面的有关最新发展,最新的一些观点。今天是我们的第九讲,我们非常荣幸的邀请到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作家二月河先生到我们的讲坛跟大家见面。二月河先生创作了一系列我们叫帝王小说,康熙大帝乾隆王朝雍正王朝,二月河先生平时写作也很繁忙,据说很少出来,这次应广州讲坛的邀请,专门到我们广州市与广州市的广大文学爱好者和历史学的爱好者见面,探讨关于历史小说有关的创作问题。
     今天早晨的广州日报专门发布了一篇专访,对二月河先生的,有很多同志应该都看到了,二月河先生敞开心扉,表达了自己对于历史小说的创作,和他本人这次到广州来参加广州讲坛活动的一些愿望和想法,我想这都是对广州市广大读者的一种厚爱。
    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二月河先生为我们讲座,大家欢迎。
二月河:我事先要感谢诸位先生、诸位女士,今天是一个双休日,能够抽出空来听二月河在这里瞎掰伙,我这次来是为了胡雪岩这部电视剧到湖州、杭州,然后从湖州、杭州赶到这里来,第一感觉就是这里天气很暖和,昨天中午到的,经过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这段时间,我感觉到这个地方不仅天气暖和,而且人对我二月河这份情谊,也非常的温馨。
    我原来也有一些担心,我的口音是北方的,到这里来怕广州朋友听不懂,但是下午、晚上来了比较多的记者,经过采访我发现广州人认知普通话,或者对于中原文化的交流能力,要远远的超过杭州,这里天气温暖的象春天一样,人心温馨的象最好的朋友相见,再加上语言的交流障碍不大,原来我带着几分忐忑的心也化解了。
二月河先生在讲台上就座
二月河:今天我要跟朋友们交流的是关于我的几部书,就是康熙、雍正、乾隆的这三部书。我先谈一下我自己创作方面的感受和想法,以及创作过程中的思索,然后诸位朋友们,如果要有什么疑问,我们在这个地方进行交流,有反面的意见,或者是有什么不同的看法,不要紧,我们都可以作为朋友之间,相互交流。我也可以跟大家说老实话,我原来听不同的批评意见,感觉很紧张,因为我进入文学艺术的圈子要比其他的作家要迟,我算是文坛里的后生之辈,听到不同的意见感觉很紧张,经过这一段思索,经过雍正王朝播出之后,更多读者的接触,以及对自己的反思,我现在感觉到我能够很平心静气的对待批评我的意见,包括很多读者也表示出对二月河不同的看法,表示反感,或者对我的书读不进去,不喜欢读我的书,我都觉得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二月河:回想我过去自己读书的历史,可以说我在读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读了五次,最终还是没有读进去,找不到感觉,现在也是一样,那是不是说托尔斯泰的书不好,或者二月河没有阅读水准呢,都不是,只能说明读书需要缘分的。至今也有很多的读者,读不进去《红楼梦》《三国》或者《西游记》《水浒》,这可能是你跟这本书没有缘分,所以我觉得如果提出一些批评的意见,那都是很正常的意见,所以我要打消对我有所批评的读者的顾虑,或者考虑到要给二月河一些面子,当然你表扬我也是很高兴的,但是批评需要一些蕴含量,需要一些肚量,这是开场跟大家讲的。
二月河:我本人可以做一些简要的介绍。1966年我在河南的南阳市是一个高中毕业生,经过二年文化大革命,68年入伍参军,到了山西太原、大同挖煤,我是解放军,下煤窑干了将近一年,上来之后,正好是党的九大召开,69年时从山西太原调到辽宁一个深山里施工,前不久我到北京领了一个奖,奖的名字叫“姚雪垠”历史小说奖,是这样一个奖,获奖有五个人,其中四个人是老转业军人,这么一个现象怎么解释呢,二月河也是一个转业军人,我在北京的几个战友现在都是将军了,我跟他们在一起探讨,在文革期间军队是一个相对正面的封闭教育,没有什么书读,结果有一批军人利用这段时间学习了历史,读了一些历史的书籍,等到能够发挥他们能力时,他们就把这些历史知识,或者学习历史的这段经历,或者对历史的感受逐步的写出来了,就有了五个获奖者当中有四个人是军人,并不是军人对历史情有独钟,也不是历史对军人有特有的吸引力,我们这几个人的年龄都差不多,从年龄的结果来说,大家都是一拨人,这种现象说明了这么一个情况,我自己自身的经历实际上也是这么一回事,有人问二月河你作家梦终于做成功了,我可以告诉诸位朋友,我在最初读书的过程中,是没有任何野心,也没有任何功利的目的,在文革这个特定的历史时期里,没有任何书可以读,就是八个样板戏,没有任何其他可以让人可以解决精神饥饿的精神食粮,我也是为了解决自己的精神饥饿问题,为了读书而读书,为了解决自己的精神困惑为了这样的目的而读书。
二月河: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当然正规的历史书籍,比如说《二十四史》基本上读完了,还有象《资治通鉴》《贞观政要》,还有先秦诸子百家的书等,也都看了一些。除此之外,我在军队里是连队的副指导员,军队里有一些手抄本,比如说《第二次握手》《一双绣花鞋》等诸如此类的手抄本,今天读《第二次握手》,明天可能传过来的书是《奇门遁甲》,或者是《聊斋志异》,有一些书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名字,前面没有头,后面也没有尾,在这样的情况下,读了大量的书。
二月河:自己写书,是从78年转业回来之后,正赶上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那是一次思想解放的运动,对于我来讲有冰河解冻的意义,当然二月河这个名字,有多重释义,其中一个含义就是冰河解冻,过去如果说整个写帝王将相,这样的题材的,如果说过去是冰封的禁区的话,通过这样的阶段之后,就有了胆量。这就是一个过程。当然里面有一些细节很复杂,因为我是从学校门毕业之后就进入了军队,在军队里我进步也不算慢,我是68年入伍的,69年入党,70年提干,然后在部队里做到了副指导员这么一个职务,我入伍时已经23岁了,我为什么要给大家讲这个过程,是要告诉大家我是怎样进入文学界的。我从部队转业回来,整个的学历只有高中文凭,用现代的词来说,要表现自我价值非常的困难,因为你文凭不够,没有人承认你,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肚子里读了很多书,积累了很多历史方面的知识,或者是历史方面的感受、想法,有一种表现欲,或者是说有一种,说白了成名成家的思想,有这样的一种东西。
二月河:当知识积累不够的时候,是解决精神饥饿的问题,等到你知识积累差不多,或者有了一定积累的时候,那就需要有一个渲泄口,水库里的水积累多了就需要有一个泄洪口,把水放出去,那么也就是说荀子也讲过,积土成山风云兴焉等,也就是说明了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我读书读多了,从高中生那样的一个格局,已经不能满足我对于社会的认知渴望了,因为想要一个突破口,当时文革刚刚结束,我在宣传部工作,可以看到全国的杂志,我把杂志铺在桌子上,当时就选择了红楼梦的选刊,当时我也不认识媒体或者新闻界的朋友,怎样才能够进去呢,怎样才能混进知识分子的队伍里去呢,我就选择了红楼梦选刊这本杂志,这本杂志是一个贵族杂志,现在看来仍旧是贵族杂志,里面的作者大部分都是教授,而且都是各个大学里比较精英式比较棒的教授,撰文的都是这样的一些人,我当时也不认识这本杂志的编辑,我就给写了一篇论红楼梦理论,寄了出去,我当时想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老一辈的红学家还心有余悸,还没有新的文章出来,新一辈的红楼梦研究者还没有崭露头角,可能这里是一个青黄不接的地方,可能仍然搭进去,就抱着这样的想法,写了一篇论文投进去,结果寄出去了半年,人家也没有给我回信,也没有同意采用,也没有给我退稿,总而言之,人家是没有理我。
二月河: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心里很难受,也很生气,我就给红楼梦学会,我看到编委头上都带有米子花,我找到了常务编委的第一位冯其涌先生,我说我是一个业余红楼梦爱好者,写这么一篇文章不容易,寄到杂志之后不给退稿也不回信,这个刊物的架子未免太大了,红楼梦是人民的,不是红学家的,我原来想红学家早晚有一天是要死的,我说冯先生的岁数不会太小了,红学家早晚会老的,人民不会死的,我说冯先生,我再给你寄这篇文章,你再看看,如果我凌解放还有可能,你就回一封信,我就继续努力,如果我不是研究红楼梦的这块料,也请冯先生回个字,我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结果过了几天,冯先生就回了信,说稿子看见了,很好,已经向红楼梦选刊推荐,发表你的文章。这样的话,我和冯先生就建立了师生的友情,一直到现在,我来前不久,还和冯先生通电话,他是我的恩师,终生受益。
二月河:这样我进入了红楼梦的研究领域,在1982年召开的全国红楼梦学术第三次研讨会上,在上海召开,我到那里参加会议,也是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冯其涌先生,他在讲台上坐着,我在讲台下坐着,等他讲完下来我就讲我是凌解放,他说哦,晚上到我房间来坐坐聊聊。这位老先生对我的扶持是多方面的,我写了红楼梦的一篇论文之后,冯先生就对我说有写小说的天才,有这一份才情,不妨在这方面做一点努力试试。
  这也是一个很大的会,全国性的学术讨论会,分组讨论时,因为我们研究红楼梦,不可能不涉及到康熙、乾隆、雍正这一段的历史,对于朝代的兴衰也要进行研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是比较密切的接触到了清史,也就是在这次会议上,有人谈到这样的一个观点,说康熙这样一个人,八岁登基,十五岁智擒鳌拜,十九岁撤番,二十九岁解决台湾问题,三次亲征准噶尔,六次南巡,这样一个一生做了很多丰公伟业的政治家,为什么没有一部象样的文学作品,大家在小组讨论会上,有人提出了这一点,当时我脑子一热,就说我来做这个事,当时有出版社的人,也有新闻界的人,大家都是一笑置之,但是我是在认真做这个事情的,因为写康熙大帝,也有朋友认为你这样熟悉清史就可以了,但是事实上读一部清史,清史本身就是浩如烟海,但是要想写好象康熙这样的人物,对中国的历史对中国的封建史如果没有大致的了解,写这样的一部书是不可能的。
二月河:我刚才跟诸位的朋友也讲了,我在文革期间,读了很多书,对道教、佛教都有所了解,对儒家的理性概念的了解,对各种朝代的更替、兴衰的了解,对奇门遁甲都有所了解,恰好构成了这样的一个题材,和我自己本身比较博杂,但是不够专业的特点能够印证起来,正好适合。剩下的问题,你比较高密集度的来做一些准备,对于清史这段集中力量进行研究,这件事发生在1982年。
图片:二月河正在演讲
二月河正在演讲
二月河:从1982年开始,我就注意收集清史的资料,开始读清人的笔记了,对清代的社会生活方方面面有所了解。我跟大家打一个比方,为什么要了解当时的社会生活,比如说今天上街买东西,花钞票,但是清代用的是两种东西,一种是制钱,一种是银子,制钱很好量化,一个钱是多少,但是银子的含银量不一样,你到街上买东西或者卖东西,常常看到一些电视剧里,江湖好汉从口袋里一掏就是一锭银子,说打酒来,这位作者就不知道银子值多少钱,这么一锭银子是中产阶级一个家的全部财产,不可能在这里喝一顿酒吃几盘小菜就把一锭银子掏出来,简直就是傻瓜了,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图片:难道这位小观众也是个“皇帝迷”?
难道这位小观众也是个“皇帝迷”?
二月河:而且我们现在看到的银子都是白花花的,基本上就是纯银了,我们现在在电视上看到的银子,大致上都是纯银,事实上在当时使用时,银色很杂,一个店铺的伙计,银子交到他的手上,就要凭自己的经验和眼力,一眼分辨出银子的含银量,如果判断不了的话肯定不能做生意,而且还要找银子,比如说找五钱或者是七钱、八钱,怎么弄?当时每家店铺的伙计,都有象今天坐的长条凳子一样,上面有一个剪子,把银子往上一放,屁股一坐,银子就剪下来了,而且不能相差太多。在小铺里买一个烧饼或者面什么的,都是用铜钱。如果不能进行银子成色的分辨,我在小说里想写好一个店铺伙计都不行,别说写康熙这样的人。
二月河:再比如说住店,我过去没有读书之前,以为过去住宾馆,进去跟今天的宾馆一样把钱一交到房间里住就可以了,但是后来看到资料不是这样的,一路上都是自己要带被子和褥子的,旅店里只提供房子、提供热水,行李以及穿的衣服、晚上铺的盖的都要自己带。这些资料我们如果不去掌握,在写书的时候就会闹出笑话来。
  我们看到一个戏剧名字叫《十五贯》,很多人应该都看过这部戏,剧作者对情况就不是很了解,十五贯钱喝醉了酒还能背回去,十五贯钱是背不动的,二百多斤,作者还说这个人背回钱去,还跟自己的女儿开玩笑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写小说要给读者真实性,要以历史的真实性、艺术的真实性打动读者。
二月河:我自己来说,我的案头就放了康熙皇帝的起居著,每天早上什么时辰他起来,什么时辰换什么衣服,什么时辰接见了某一个人,接见的时候说了什么样的话,什么时辰起身更衣,进厕所解手去,都有详细的记载,二月河把起居著拿过来翻译成白话,对我二月河来说象喝凉水一样,有哪个读者愿意看,我必须把他写的象小说,才能够把今天的读者,他们的艺术品位,和我写这个小说结成某种缘分时,这部书才有今天的价值。
  资料性的准备,包括清人笔记的阅读,我刚才说到的银子成色,过去有一个银谱,几成颜色的银子,什么形态的银子是百分之的含量,都是有的,这是过去开店的人必须要读的书,是带有专业性的书,今天读起来,因为我们今天不用银子了,读起来象劈柴一样,但是我也要找过来,慢慢的读。
二月河:这样进行了二年的准备,到了1984年、85年这个期间,开始进行康熙大帝的创作,到了1985年四五月份时,有了十六七万字,这时冯其拥先生从北京到四川开学术研讨会,从洛阳经过绕道到南阳去,我们见面了,冯其拥先生跟我说,这么长时间了你在做什么事情啊,我说冯先生来了正好,我有三个十七万,我有十七万字的红楼梦论文,还有十七万字的“扫红集”,还有十七万字的《康熙大帝》。冯老师跟我讲,你的红学论文我已经读了不少,已经领教了,你的“扫红集”也不会超过邓拓,请把《康熙大帝》拿来看,我就把前面十章拿给冯先生看,冯其拥看了之后就跟我讲,你不要搞红楼梦的研究了,你也不要搞什么扫红集了,康熙大帝就是你的事业,就是你的前程,如果你在出版社或者在出版界有什么困难,你来找我,我来解决,你只管写好你的书就可以了。
  这非常大的鼓舞了我,我开始加快了速度,在年底时有了康熙大帝的第一卷,这本书是34万字,写一遍再抄一遍,都是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这个时候河南省当时叫黄河文艺出版社社长和责任编辑顾任九先生到了南阳,他们在火车上还在犯嘀咕,二月河这个人是研究红楼梦,搞的是逻辑思维,写小说是需要形象思维的,他行不行啊?他们两个人在火车上一直交流这个事情,我们见面之后,先是没有看稿字先谈,一般的宾馆他们要了一个房间,这边一个床,那边一个床,他们两个人坐在一个床上,我坐在对面的床上,他们两个人就提问问清史,不单是康熙了,前面的皇帝后面的皇帝几代皇帝的生活起居,以及皇帝怎么吃饭、穿什么等等方面的生活习俗都问到了,搞了两天的考问,我问他们为什么这样,他们说需要了解一下你有没有资格来写康熙这个人,因为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你是研究红楼梦的,而且你的学历仅仅只有高中毕业,你能不能把康熙大帝这部书写好呢,最后我问你们考虑的结果如何,他说你都对答如流,我们能不给分吗,最后把冯其涌看过的十章看过之后,当场拍板说给我出书,这就是康熙大帝第一本出的过程。
陈道明在由《康熙大帝》改编的电视剧《康熙王朝》中扮演康熙
二月河:接下来的二卷、三卷以及雍正的书,我就感觉容易多了,就象搞不搞计划生育的妇女,今天一胎明天一胎接着往下生一样。作为我自己来说需要有别人的认知过程,稿子最早是写成电影剧本,给《萌芽》,《萌芽》退回来,给长春电影制片厂也是退回来,又给了上海电影制片厂也是退回来,还给了河南电视台,结果也是退回来,河南的本地杂志也是退了回来,在这样的情况下,黄河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现在的编辑很多根本不看你的书,就是看你这个人的知名度如何,给我写一封回信有时候就是铅印的东西,尊稿阅过,不予采用,希望你继续写稿等,很无用的客套话,一大堆,然后把你的稿子退回来,那种心理状况是什么,投稿子的心理状态,希望给这个编辑送稿子,是希望你这个编辑不要在,你这个地方有一个桌子,我把稿子放在桌子上,某某老师我刚刚来过,你不在,我把稿子留在这里,希望你多多指教,出了那个办公室的门才松一口气,有点象过去新媳妇见婆婆一样。
  二月河的成就再大,我不能忘记我的恩师对我这样的一段情谊,这次到马来西亚,我也对我的朋友讲,冯先生当时也在场,都为他鼓掌。
唐国强在《雍正王朝》中扮演雍正
图片:讲台一角
讲台一角
二月河:整个创作的意图是这样的,涉及到我们今天讲的第二点。
二月河:我最初的创作意图,和我后面的创作过程加深对这一段时代的理解,我创作康熙大帝时,我想借用满洲人出入关时的虎虎生气,那样勃勃的生机,来激励比较退化的文化风气,两种文化的融合这样一个激化的过程,表示出社会思索的理念。但是我写了康熙之后,就逐步的转向了这样的自觉性,要写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次辉煌。康熙、雍正、乾隆皇帝号称清代的三大盛世,在中国史学界长期以来认为,是秦始皇到中国近代中国整个二千多年的封建社会里,康熙、雍正、乾隆这三代皇帝,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回光返照时期。所以说这部书最后定名为“落霞系列”,晚霞有什么特征呢?一个是它的文化摧残性,经济达到了极致,政治的统治也达到了极致,文化也达到了顶峰,出现了象红楼梦这样的及顶之作,这是一个特点,它的灿烂性。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文化的落后性、腐朽性,或者说它不可逆转的走向灭亡走向衰亡的性质。应该看到太阳的落山、黑暗的来临,是不可逆转的历史发展的趋势,所以我定名为落霞系列,就是基于这样两点,一个是看到文化的无比灿烂性,非常好看非常迷人,晚霞是非常璀璨的,但是毕竟要看到这是晚霞,不是朝霞,是逐步的走向黑暗和灭亡的。我同时认为,象1840年的鸦片战争,以后就是中国堕入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社会形态,非常黑暗。康熙、雍正和乾隆,这三代杰出的皇帝,他们应该负一定的历史责任。所以作为我来说,最后的创作,从康熙大帝第三卷开始,有意识的往这边转型了,整个十三部书要体现这样的一个精神,所以说在这几部书里,除了我们说一般的历史故事和朝代更替演变之外,同时在书里注入了大量的文化理念,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甚至军事的,包括很多作家都不写的赋税制度、官吏制度以及官吏制度沿革改革等,都在作品里,我尽可能运用我掌握的历史知识,来驾驭这样的一个重大历史题材。
图片:这位观众一派学者风范
这位观众一派学者风范
二月河:可能有一些读者看到《康熙大帝》这部书写的是比较干净的,到了雍正、乾隆皇帝这两部书时,整个社会生活变的非常复杂,同时在这里边,也有污泥浊水,要真实的体现这一段历史,就要把这些东西写进去,这样的话造成了一些负面的影响。
二月河:康熙本人在位61年,雍正是13年,乾隆皇帝是60年,合下来是134年,这样的一段相对来说已经相当不短的历史阶段中,中国经历的这样一个过程,是什么样的一个时代呢?正是西方英国工业革命时期,也是俄国彼得大帝进行国内政治改革时期,而中国正在不停的加强和巩固自身的封建制度,不停的进行固步自封,政治越来越保守,不停的在那里翻烧饼,我的书写到最后,还是翻烧饼的镜头,造成中国落后的原因,应该有他们几个来负责,但是这并不是他们个人的问题。我看到康熙的资料,是搞过开海禁的,在广东、福建、云南、浙江设过四省海官,如果开放的政治能够维持下去,如果中国的工业革命可能和西方的工业革命基本接轨,基本同步的进行,那么我们后来中国能够变成什么样子,很难预测,康熙这个人三次停止了科举考试,也是因为看到科举考试的弊端,也想搞改革开放,但是都没有维持下去。为什么?因为他自身是一个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封建帝王,当时就有人跟他讲明代朱三太子就在现在的马来西亚或者是新加坡活动,如果你继续开海禁,象广东这样的地方,很可能跟朱三太子互相联系,共同造康熙的反,那么你的江山还坐不坐?康熙基于这样的考虑,停止了海上贸易。
二月河:当时海上贸易是怎么的情况呢?从广州、香港这个地方运出去的是瓷器、丝绸、茶叶、香料,是这样的一些东西,我们运回来的是一串一串的银子,这种贸易顺差我们是非常占便宜非常好的状态,他们宁可牺牲经济利益停止了改革。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说到,康熙这个人实际上是中国的潘多拉,在希腊神话里有一个女神叫潘多拉,她有一个盒子,打开盒子从盒子里飞出去的是战争、瘟疫、饥饿、灾荒,结果她惊坏了,把盒子赶紧关上了,但是把希望和和平关在盒子了。康熙就是这样,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也应该看到康熙是最为清心的一个人,雍正和乾隆皇帝,我称康熙为大帝,这一点我和姚学垠见面,他说我用的不合适,因为中国没有伟大这个词,我说中国有伟大这个词,但是这个伟大词,不是说人的形象伟大,而是特指人的个头大,比较魁梧,这在清人的笔记里可以查到。
  转换一下思路,难道说玉皇大帝是外国人?俄国人可以称彼得是大帝,我们中国人也可以称康熙为大帝。康熙这个人执政初期,彼得还没有上台,到彼得死的时候,康熙仍然在位,他整个统治的期间,包容了彼得大帝的统治期,应该说政治才干康熙大帝高于彼得大帝。从经济方面来说,康熙也搞的比彼得好,两个人甚至还打过战,而且是康熙大帝取得了胜利。说不同的是,我们看到彼得大帝,西方的工业革命已经进入了俄国,彼得大帝已经在那里疯狂的修铁路,康熙大帝没有,也就是说中国的政治、经济没有这种机制,康熙大帝还不可能认识到中国也要进行工业革命,也要进行政治上的改革,中国才能强盛起来,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个人再有能力,也不可能引入这种先进的东西。
二月河:康熙称之为大帝,原因是多方面的。我昨天下午和记者在一起探讨这个问题,康熙二十几岁就解决了台湾的问题,同时解决了满汉比较强烈的民族矛盾问题,同时他又三次亲征准噶尔、六次南巡,这些丰功伟业,解决吴三桂问题,无论哪一件拿出来都是很大的功劳,而且本人的素质,通七国的异言,按照现在来说,当然不可能是英语法语,是日本等东南亚国家的七国语言。数学水准是全国最高的,他到河南去视察工地,测量河工都是用自己制造的仪器,我们数学里现在讲到的元次根,外国老师跟他讲元次根时,怎么都说不清楚,康熙最后定名为这个东西叫元次根,现在数学里还在运用这几个词,他自己还写了一篇地震的论文。音乐、医学、诗词、书法,一样一样都是顶尖的,这个人如果活到现在,也是非常了不起的高级知识分子。他有忠厚长者的风度,心胸比较开阔,如果今天的人跟他相处,也能够相处的比较好,因为他的个性比较好。
二月河:但是康熙的儿子雍正就不一样,雍正是一个工作狂,他待人就不象电视里一样宽厚,雍正的电视剧播出之后,中央电视台到我家里采访,问我对雍正皇帝的印象如何,我说59.5分吧,如果苛刻一点的话,你就不及格,如果宽厚一点的话,就及格了。去年唐国强到南阳去,我们见面了,问我凌老师好象对雍正皇帝颇有微词,我说不是对你也不是对电视剧,按你的演技我打八十分,按焦晃是九十分,按收视率是95分以上,我指的是剧本的创作。当然来讲,剧本创作人刘和平也很尊敬我,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也很好,但是这个人的毛病在什么地方呢?他太爱雍正了,雍正个性里的优点,他把它绝对的扩大化了,雍正个性里的缺点,他偷梁换柱删掉了。在乾清宫里有一副对联,唯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这副对联的作者就是雍正,现在我们是讲法治,他是中国人治思想达到顶端的一位皇帝,除了秦始皇,第二位就是雍正了,是一个最大的独裁者,这一点在电视剧里没有很好的体现,把他搞成一个公仆了,甚至做的事情比公仆还要公仆,待臣民,给天下人下跪,有没有?所以这种东西,都违背了我创作的基本理念,所以说我不能给他及格,再好的朋友也要讲理啊,刘和平爱雍正是爱什么东西,雍正反腐败的力度比较高,刘和平就偏爱雍正在这一点上,所以说他就把雍正很多缺点都删掉了,优点无限的发扬光大,就构成了雍正在电视剧里的光辉形象,就不符合我在创作雍正小说时的一些初衷,所以说我不能给和平打及格。
对雍正的性格分析深深吸引了在场观众
二月河:但是对故事情节的忠诚,我要给和平起码要七八十分,不会说连及格都不给他,他在创作的理念上,和平这个人有毛病,偏爱起来这个人就疯狂了,雍正这个人在工作时是工作狂,我甚至认为雍正皇帝本人是累死的,因为我们从故宫里看到雍正,我是在我们图书馆里看到雍正的朱笔批谕旨,有一千多万字,他再位时间是十三年,刘和平写五百多万字,就一身病,雍正十三年,管理这么大的国家,还写了一千多万字,是相当厉害的,我曾经说过泡妞也是需要时间的,他没有时间,工作量这么大,所以他没有时间会荒淫。
二月河:康熙是一个创业的阶段,雍正皇帝是一个守业的阶段,同时雍正又给乾隆皇帝盛世铺垫了比较好的政治基础、经济基础,同时也交给了乾隆皇帝比较清廉的干部队伍。我们知道康熙皇帝死的时候,国库里只有七百万两银子,到了雍正执政的鼎盛时期,国库里有五千万两的银子,我们如果说五千万两银子是通过增加赋税,或者是增加下层老百姓的赋税力度,这五千万两银子也不值得我二月河到处去说,这五千万两银子全部来自于没收官员的腐败资金。乾隆皇帝搞了很多事业,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他爸爸雍正给他留下的很好一笔资金,而且留下了一批比较能干的官员,这是造成乾隆盛世良好的基础。
二月河:再说这几个皇帝的更替问题,可能有同志也很关心这方面的问题。
  康熙自己是36个儿子,活下来是24个,这些儿子当中,衍成了历史上著名的争夺,互相竞争起来打的头破血流,大阿哥是明珠的外孙,二阿哥是皇后的儿子,三阿哥是一个学问家,在家里搞了一群大文豪,用钱养起来,写《古今图书集成》,他知道康熙喜欢,都是投康熙所好,老爸爸喜欢这样,他们就会做什么样的事情,是这样的一种形态,互相之间也是勾心斗角,老八、老九、老十,这三个人是一派,最初太子和老四,就是雍正这是一派,老三也算是这一派,等到太子被废,其他人都有了自己的想法,老八就不动声色,康熙就问大臣们推荐谁当太子我就立谁,结果呼声一致,都推老八,所有的人有困难都找他,要官给官,要钱给钱,甚至碰到要饭的都要帮助,老八有了八贤王的名字,待人绝对和蔼可亲,我们平常无论是贪官还是清官还是知识分子或者是贫寒的人,见了老八都能够从老八那里得到所需要的东西,所以最有人缘的就是他的八儿子。
图片:现场观众中不乏装备精良者
现场观众中不乏装备精良者
二月河:我们看电视剧都知道,康熙是不同意老八当皇帝的,老八见了康熙之后从殿里往外走,康熙目送他的背影,说此人心有山川之嫌心有城府之想,我见了都害怕,所有的人都拥护他,所以康熙在太子当权时,看不到这一点,一让大家都投票选举,所有的票一集中,都是老八的,康熙反而害怕了,说这个人不能当皇帝,威望达到这样的一种程度,让他当太子他要篡我的位我都控制不了,所以康熙改变了主意,就压着这个东西不往外发,最后他找了一个原因,说老八的母亲出身下贱,不能来继承皇位。这当然是很年轻了,因为你当初下了圣旨,你们推举谁就是谁,这样一搞使拥护老八的人也不服气,反对老八的人都感觉到有机可乘了,于是太子党分化瓦解,雍正皇帝自成体系。跟其他的皇子不同的地方,别的皇子都是表现自己的才干和能力,比如说三阿哥,就是表现出我会著书,我可以笼络知识分子。十四阿哥带兵可以。雍正跟别的阿哥不一样,别的阿哥在那里表现自己的工作能力,而雍正一味表现出我孝顺,他每天见了康熙皇帝,都是说老爸你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你的身体是国家的我们的幸福。你想想,别的人都是表现自己的工作能力,而康熙是害怕你的工作能力,雍正关系爸爸的身体,最后雍正是毫无疑问的把自己的传位遗诏给了雍正。
    至于说今天社会上流传的传位于十四字诏书的更动,我可以告诉诸位的,绝不可能。为什么呢?我不讲我刚才那种理念的推理了,我就讲事实。第一,满洲人的诏书,好象是象这样重大的国书是两种文字,改得了汉字改不了满文。第二,我们今天用的“于”,在当时的民间有使用,但是在这样严肃的政治文件里,是不会用这个“于”字的。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传位十四子,必须写传位皇十四子,在位次之前必须加上皇帝的皇,必须表示出民间与阿哥的区别。
    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从故宫的档案里,已经找到了康熙的传位原件了,雍正得位绝对是正统的。这种说法在雍正获位是已经有了,一直流传到现在,雍正本人也听到了有这样的说法,雍正听了之后,当然是极端的愤怒,并写了一部书,在电视剧里表演到和曾进、两位囚犯对话,谈自己的一些心理话,因为他没有机会跟别人讲自己的心理话。
二月河:雍正这个皇帝做的是比较苦的,他一生没有多少时间去享乐,雍正也有一个爱好,喜欢玩狗,我在书也是写到他特别钟爱一条狗,给的待遇是很高的。我们在资料里也见到雍正有其他的爱好,比如说喜欢女人、喜欢喝酒等,他自己在书里也有替自己辩护。现在的历史学家偏心眼,你说他有多少优点都可以,你说他是封建帝王的代表,谈他的优点都需要承担政治方面的责任,我也可以跟在座的朋友互相共同探讨,如果说错了可以批评。我在创作康熙、雍正、乾隆,从一开始创作,我就排除了成分论,不管你是什么成分,只要是对发展当时的生产力,对推动当时生产关系的积极演进做过贡献,你对改善当时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做出过贡献,你对于加强国家和民族的团结做出过成绩,你对于科技的发展做出过努力,不管你是谁,我都一视同仁,我就要颂扬。反之,如果你摧残当时的老百姓,对当时的生产力、生产关系有破坏,破坏了当时国家的统一和民族团结,不管你出身再好,我也要在我的小说里对你自己文学方面的批判。我的这个观点对不对可以探讨,我不要成分论,不能因为你是贫下中农就歌颂你,也不因为你是封建帝王就小看你,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对于康熙、雍正和乾隆,他们个人的素质,我是有所赞扬的。如果对这个就批评,说这就是奴才意识,是对封建制度的歌颂,我感觉完全是两码事。
二月河:按照我的创作理念,比较历史唯物主义的来认识,认同这样的一个历史阶段,对于我们了解康熙、雍正、乾隆这个漫长的统治历史阶段,也是我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次回光返照时期,对他们的表述,我感觉很可能是比较客观的。在这种情况下,创出了康熙、雍正和乾隆皇帝的三部书。称为帝王系列,我们可以打开书看看,作为他们三个人,个人这方面的表述,是很有限的,大量的篇幅是表现在当时纷繁复杂的政治斗争,政治、经济各种复杂结构的交叉,使我们对封建社会的这一滴水有全方位的了解,目的是通过对封建社会的虚伪性,那种蕴含在温情脉脉背后的血淋淋事实,使我们对封建社会有一个更为深刻的认知过程。 我大致上就讲到这里,我留多一点时间给诸位听众,你们有什么样的问题,我们可以在这里进行交流。
主持人:二月河先生非常体验广大读者的心愿,特地留下了一段时间进行交流,和今天参加讲坛的听众进行现场的交流。现在请大家抓紧时间,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
现场提问:雍正皇帝比如说他设置了军机处,的确在人治推到最顶峰,我不太同意你对康熙大帝的看法,在法国有路易十四大帝,在俄国有彼得大帝,我觉得康熙大帝在维护自身的权利和地位方面,的确是非常的厉害,但是他对整个历史进程的脉搏把握上,可能要比彼得大帝和路易十四大帝弱很多,所以相比起来,我认为康熙大帝产生的影响是最弱的也是最消极的,不能相比。请问对三个皇帝之间,您更赞成哪一个皇帝呢?
  二月河:我同意你的观点。或者从中国文化角度思索康熙大帝这个人,我主要是拿康熙和彼得大帝进行比较,代表先进的生产力,彼得大帝和路易十四对于他们国家的贡献,对于欧洲那一块的贡献,如果是把世界按人口来划分的话,康熙也不弱于他们。但是作为全球的理念来说,康熙确实在政治上的影响,不及那两位外国大帝。但是我们中国人,我们就这一个大帝,我不想随便把他删掉。
现场提问:请问你对于姚学垠先生的李自成有什么评价,您的创作理念和他有什么不同,你们作品的相比,优点和缺点是什么?您跟他是有交往和交流的,可以坦诚的说一下这个问题吗?
 二月河:
李自成这部书,前一两卷还是杰作,后面的东西,我想应该这样说,一个是姚老师年事比较高了,体力和精力有点薄弱,另外我考虑到主要的方面,他是受了文革对农民起义,也就是说我刚才所说的受成分论影响太多,把农民起义搞的“高大全”,在创作理念上发生了矛盾,和自己的创作基础碰撞不起来,就产生了后边的书,和前面的书比起来,落差就比较大。我没有全部看完姚老的书,但是我看了前两卷,和后面的片断比较,有很大的落差。但是对姚老这个人,我在学术上还是很尊敬的,他整个一生有很多著作,他是邓县人,邓县人有一个毛病,说话口蛮,写后汉书的人也是邓县人,在狱中给他的侄儿写了一封信,说我这个文章是创天地以来最伟大的文章,我找不到适当的文字来形容我文字的伟大。这样来吹牛,后汉书我也是读过的,确实有一些章节确实写的生龙活虎,也相当的好看,但是并不象他自己所表示的,说这是最伟大的文字,找不出适当的形容字来形容他的伟大,所以他是犯了这样的毛病。姚老可能年纪大了,说话也不注意,潜水精神不够,所以影响了他作品的声誉。
现场提问:二月河先生您好,我想请问一下您是不是写过《绝火五羊城》的作品,你对他有什么看法?

二月河:那时我还没有来过广州,那时有一本杂志需要五六千字的短篇文章跟广州有关系的,我想我没有来过广州,无缘无故忽然想起来写,我感觉很困难,后来我回过想,反正下一部书要写第二次鸦片战争,广州沦陷,要写这样一段,所以我就构思了这么一个东西。但是二月河写惯了长篇小说,七八千字收不住,写成了七八万字,在其他地方登出来了,实际上是第二次鸦片战争过程中,我原来构思的一个片断插进来的,我认为作为书里的一个片断还是可以看的,但是作为一个独立的篇章进行深思的话,远远是够不上什么象样的标准的。

现场提问:有人说你写了三个皇帝,所以大家很想知道你会不会继续再写皇帝?如果写的话,第四位皇帝是谁呢?

二月河:写了三位皇帝,也有一些朋友建议我继续写下去,但是实际上嘉庆皇帝也好,道光皇帝也好,以至之后的光绪皇帝等,实在不能跟这三位皇帝编入一个系列中,是不合适的。比如说那个地方有一个泰山,这个地方又突然冒出一个小土丘来,感觉差距太大。但是也有朋友建议我说你乾隆皇帝没有写死,乾隆皇帝退位了之后,还当了几年的太上皇,嘉庆皇帝登台之后,乾隆皇帝还再世四年,而且还掌握主要的权利,嘉庆皇帝主要的政权,包括干部的任免,高级干部的提拔升迁等,乾隆皇帝还是要干预的,你写的仅仅是乾隆皇帝王朝的结束,作为乾隆皇帝本人一生还没有写终结,能不能写一写乾隆之死呢,我考虑是可以的,我想等身体好一点之后,把这个事情做一做,因为身体的原因,不允许我再做很大规模的创作了,大规模的文学创作,有一点象水泥浇铸,不可以中途停止的,水泥浇到半途,没有强劲的后援,隔一天两天再来浇铸的话,很难保证质量,所以我想二月河有比较完美的结局,不要有那么多的遗憾,所以我想把这件事情做完,再做下一件事情,宁可把事情的规模缩小,也不要全面铺开写,什么也做不成。有些书写到半中央,别人来叙可能也是很难做到满意的,结果是出版社不满意,大家也不满意,何苦呢?
现场提问:读了您的小说,我产生了一个疑问,这个疑问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也可能碰到过。不管是康熙、雍正还是乾隆,这三部小说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皇子在讲话时经常说的一些比较市井话的语言,比较粗俗的语言。我有一点疑问,根据当时的社会条件来推断,皇子是不可能讲出这样的语言,因为他生长在深宫大院,是不可能接触到这样的语言,即使他接触到,也可能讲不出口,因为碍于自己的身份。第二个问题,作为我们年轻人,听了您的讲话之后,也会产生一种冲动,比如说我现在也要创作历史小说,要读什么书呢?请给一点指点。

二月河:这个小朋友提的问题,不知道你有没有读过清朝的一个布政司跟皇帝的接触,白话文是从五四以来接触的,他记录了皇帝接见他时说的话,是非常通俗的,就跟我们今天这里说的话一样。再看明代的诏书,有些东西土的掉渣,“拉出去给狗吃了”等。中国的书面语言,和口头语言是有很大区分的,我们谁也没有听过康熙是怎么说话的,但是从当时的私人日记,或者从当时历史书籍里所看到的,当时在贵族里,也是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分的很清楚的。我们看红楼梦就是比较清楚的,我对这方面的研究,是根据我自身对皇家阿哥的语言,到了康熙初年,这个东西还不明显,满洲人入主中原之后,自身的满洲人语言,他们进入中原之后,贵族之间可以说是疯狂的学习汉族的语言,学到什么程度呢?学到忘了他们自己的语言。满洲这个民族,现在称二月河是他们伟大的朋友,但是也要指出这个缺点,这个民族太善于学习,学习到最后没有了自己,语言也没有了,风俗习惯统统没有了,造成了现在说满族语言只有极个别的,故宫的研究院里可以找到几个他们满族语言的专家,大多数人已经完全汉化了。
  你要写历史小说,当然基础的书读一点,你要读一下你写的这个朝代的书,我写的康熙大帝这本书,除了正规的康熙起居著等,还要更多读当使人生活环境的书,读《史伙记》,对当时人们生活习惯有了解。你还要读《食货志》,了解当时人们是怎么穿衣服的。我希望你在写历史时,千万不要写成历史故事,而是要把当时的历史风貌表现出来,要先了解当时的历史风貌,然后故事的问题是好解决的。
现场提问:二月河老师您好,我很幸运没有读作品先见到作者。我提三个问题。
第一,三部作品哪一部您最满意?
第二,您写的作品,有几成是真实的,有几成深刻,能否经得起历史岁月的冲刷?
第三,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能否举几个例子,严肃性和趣味性怎样结合起来?
幸运的读者
二月河:历史的真实性和艺术真实性的整合,我写这个书,首先要考虑这个书是给谁看的,如果说我这个书是给历史学家看的,那么我们就要严格按照历史这方面的真实性,严格的按照这个顺序把它写好,如果是给一般的读者看,我是写小说的,就要有大量虚构的东西。
《三国演义》,我们现在讲是三分虚七分真,那是过去人有这样的一个评论。我这个书,我可以这样给你来表述,在重大的历史事件和重要的历史人物,这些人物在这些事件中的主要走向是不会错的,不会是假的,是讲究历史的真实性,但是在比如说你今天穿什么衣服,你今天和我在一块交流,这是一个历史的真实,但是你留的是什么发型,你戴有没有戴耳环,你穿的是蓝衣服,还是红衣服,这是由我二月河来决定的,在细节上怎样表现我们对话时的心理状态,怎样有利于表现你的心理状态,我就怎样表达,但是我们两个人对话的主题是什么,你会提出怎样的问题,我不会虚构,但是你的一品一笑,这位女士站起来是亭亭玉立的,是非常优秀是杰出的形象,究竟是怎样的形态,是我创作的,因为我们现在谁也没有见过康熙,我们没有直观的资料来证明,只能根据当时的对话,找出康熙的性格,怎样符合他的性格走向,我们就怎样来表述他。所以我们看到《康熙大帝》里,康熙待人是相当宽厚的,但是康熙这个人也有不宽厚的事情,比如说康熙巡视承德回来,走到路上突然从路边上冒出一个人来,给康熙上了一个条陈,康熙看了条陈之后,也认为这个条陈写的不错,但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和康熙进行交流,康熙没有办法接受,最后康熙还是把这个人交到刑部,刑部根据当时的法律定这个人是死罪,这件事情我没有在康熙大帝书里写,就是因为违背了康熙的基本个性,个性温存的人也会发火,非常暴躁的人也可能表现出温馨,但是不能代表他的个性,如果在书里写出来的话,可能会破坏整体的形象,小说讲究的是形象思维,让读者能够接受这样的东西。
二月河:最初我在写康熙大帝的时候,我也写了有提纲,而且有第一遍写第二遍改动,有这样的一个过程,后来我接触了一种模糊思维的创作格式,我就基本上不再打草稿了,一遍准,明天我写什么我今天还不知道,模糊思维是什么意思呢?比如说在红楼梦里,有两句话来形容林黛玉的,此夕非夕含情目,写林黛玉初见贾宝玉的情况,我站在大街上看来来往往的美女,没有一个美女是这样的,但是一对比,就好象能够想象出曹雪芹写出这样的话是特指林黛玉的。我们怎样通过艺术的手段,能够把康熙的个性特征、雍正的个性特征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使我们今天的读者打开书一看雍正是怎么一回事,康熙是怎么一回事,他说出的话符合不符合雍正的个性,在整个创作的过程中这都是需要注意的。
现场提问:二月河先生,您好,我觉得您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如果说您跟姚学垠先生有什么区别的话,可能我概括的不全面,您是生逢其时,而姚老是生不逢时。你在创作作品之初是不是想到自己的作品现在能够如此得到欢迎?

二月河:说我幸运,我承认,我昨天也跟南方网记者探讨过。我感觉一个人的成功,要有三气,力气、才气加上运气,我这个人的运气不坏,这位先生没有说错,一个是生逢其时,赶上了思想解放运动,使我们的思维更加的开阔。同时在出书时感觉困难时,就出来了一个冯其拥起来,再出来了两位出版家,不断的遇到了好人,这不能说不是运气,当然也需要自身有一些东西,如果没有一点力气 ,也没有一点才气给你运气也抓不住,这是常有的事情。
二月河:我创作初期有没有预料到后来会有相当的知名度,或者有这么大的影响,我对自己的创作,总体来说是拿起笔来老子天下第一,不能怕这怕那,提起笔来写稿子的时候就是这样,要有老子天下第一的自信,放下笔夹着尾巴做人。我在创作小说的过程中,我是想把它作为一部写给读者的情书,五百万字的情书,我希望能够打动读者,我也相信我这一部情书会拥有一批读者,长期以来,我就是这样看的,一部书的生命力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你拥有不拥有读者,第二你拥有不拥有将来的记者,所以为了拥有将来的读者,我在所有书的创造过程中,尽可能的注入更多的文化理念,因为我二月河是会死的,我的创作生命也是有限的,没有什么不落的太阳,二月河也会消亡,和所有有形的东西一样,都会消亡,但是我们这种文化理念,它消亡的过程要慢的多,为了延续一部作品的生命力,就必须在作品的文化含量上下功夫,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多读者认同它,一方面要归公于书本身有一定的文化含量,另一方面要归功于电视剧特别是雍正王朝对书的宣传力度,本来书是在读者的圈子里流动,但是通过电视剧,变成了整个社会的,所以这应该说宣传的力度也给二月河帮了不少忙,我今年获了不少的奖,给我奖当然我很高兴,但是我自己感觉到比较高兴的奖有两个,一个是香港中学生给我的一个奖,我很高兴,一个是美国人给我海外最受欢迎的中国作家奖,就那一个,而且就评了一次,给了我,我很高兴,倒不是因为是美国人给我的奖我高兴,而是这个奖的评奖方法有意思,第一是图书馆里的借阅率,电脑控制,打出来是谁就是谁,商店里的销售率,仍然是电脑控制,打出来是谁就是谁,第三是读者的投票率,谁得票多,然后专家汇合整理评选,这样的奖是读者参与的,而不是几个专业的读者,他们拿到书几个人坐在一个沙龙里一商量,我们几个人给谁一个什么什么奖,于是奖就给了,这些专家们,我就搞不清楚,谁选的他们?谁选他们来当评委了?
另外,我感觉中学生是比较单纯的,他们天不怕地也不怕,也没有官员管他们,也没有人塞他红包,而是真心实意的给我一个奖,我感觉比评委给我的奖值钱的多。所以我感觉一个是自己的运气不错,再通过先进媒体或者是先进的传播方式,使这部书的影响面超越了读者,变成了一个社会的形态,这样的话使我的幸运度也得到了提高。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现场的交流暂时告一个段落。 今天很高兴二月河先生给我们做了一场非常精采的学术报告,并且结合自己创作长篇历史小说的体会,与广大的读者听众进行了一场交流,我本人也是二月河先生作品的忠实读者,我买的都是盗版的,没有买到正版的,因为当时都是市场太火了。
二月河:盗版的事情我再插一句话,盗版的事情这些年闹的沸沸扬扬,我倒是对盗版有自己的看法,不象一些人过敏,一方面盗版对于国家的税收,对于出版社对作者本人的收益,我二月河要少找几个钱,出版社要少挣一点钱,国家税收上要吃一点亏,这是负面影响,应该是否定的。但是盗版对穷人有利,有一些下岗工人,或者是工薪阶层,工资很低的人,花个几十块钱可以买二月河一套书,我二月河不感觉很难受。
主持人:二月河先生对盗版书表达了他对于那些喜爱他书的读者的感情,但是并不代表他本人对盗版书的观点。 我们感觉到今天的交流气氛非常好,二月河先生我们读了他的小说,见到小说的作者,给我们的感觉是很朴实的,也非常的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大作家的架子,但是在朴实中也包含了一种渊博,在平易的同时也表现出他的深刻,我想在刚才他的讲座中大家已经体会到了,确实是读了很多书,下了很多功夫,他说三气中有一个是力气,是要下苦功的,我们对这位作家深表钦佩,也是我们很多人学习的榜样。最后让我们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二月河先生给我们做的精采演讲。
今天的讲座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图片:最后一个获准提问的观众想知道二月河对自己的作品有什么预期
“二月河先生,我觉得您很幸运。”

(本文根据现场速录整理,如有错误,敬请原谅!)

(编辑:莫凡)



  相关频道:南方理论
作者: 
关闭窗口
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法制 专题 理论 动漫 财经 体育 娱乐 教育 科技 IT 房产 旅游 人才 汽车 女性 订报 English 社区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