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大众健康
水、电、成品油等涨价的前提与背后的伦理
2009-08-10 09:10:00 来源: 羊城晚报网络版  暂无网友评论
浏览字号:  | 打印本页 | 通过Email推荐给好友:

  话 题

  水、电、成品油等能源资源价格的改革,关系到民众切身利益,备受关注。

  国家发改委近日在肯定上半年能源资源产品价格改革成效时,进一步提出:各地在调整水价的过程中,要合理把握水价调整的力度和时机,防止集中出台调价项目;而在认真落实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方案的同时,还要充分考虑社会各方面的承受能力,适时调整并适度控制成品油价格。

  毋庸置疑,面对日趋严重的资源短缺形势,通过价格杠杆提升资源性产品价值,有助于杜绝浪费,促进节能,因此,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势在必行;与此同时,如何兼顾各方利益和社会公平,也是值得充分考虑和深入探讨的话题———

  前提:厘清各种关系兼顾各方利益

  □尹卫国

  水、电、气、油等能源资源产品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是一根敏感“神经”,牵一发而动全身,调价很可能带动其他公共服务,如城市公交、铁路、航空等跟着涨价,同时拉动面广量大的下游产品水涨船高,导致市场物价大范围上涨,故需郑重行事。

  当然,资源性产品调价有一定道理,随着经济快速发展,我国正面临日趋加重的资源短缺,通过价格杠杆提升资源性产品价值,有助于科学、合理地使用能源,促进节能,从这个角度分析,能源资源价格改革符合国家利益。但在目前错综复杂的利益格局下,涨价的必要前提是厘清各种关系,兼顾各方利益和社会公平,让群众心服口服。

  不否认目前我国部分能源产品,如水价、电价等比发达国家偏低,但应看到,中国老百姓收入水平比发达国家要低得多,如果水、电、气价与美国、日本完全接轨,绝大多数群众是无法承受的,因此价格改革需要充分照顾群众承受能力,循序渐进,谨防冒进。譬如说中国油价与美国持平甚至高于美国,显然是不公正不合理的,一方面鼓励群众买汽车拉动内需,另一方面用奇高油价限制石油消费,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资源性产品涨价不能成为垄断企业的“美味大餐”。水、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属于国家资源,调价后的增收部分理应归国家所有,由国家通过税收二次分配用于扶贫济困或社会公益事业。可现实情况是,资源性产品涨价收入大部分落入企业口袋。如果涨价的好处被垄断企业收括囊中,群众势必不能接受,其价格改革就是不成功的。

  资源性产品涨价要充分照顾贫困阶层利益。据《中国全面小康发展报告(2006)》蓝皮书统计,截至2005年底我国有4800万人处于国家贫困线以下,而按照联合国划定的每人日支出不足一美元的国际贫困线计算,我国尚有1.35亿人口没有脱贫。居家过日子都要用水用电,烧气烧煤,资源性产品调价不仅波及城市贫困家庭,也影响到农村贫困人口,调价一定要充分考虑社会弱势群体利益,千万不可增加他们的生活负担。

  背后:不能缺乏基本的行政伦理

  □周义兴

  发展改革委和住房城乡建设部近日联合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在推进水价改革过程中严格履行水价调整程序,充分考虑社会承受能力,尤其要做好低收入家庭的保障工作,保障其基本生活水平不降低。

  不用说,这次国家发改委和城乡建设部联合下发的这个水价调整文件,显然应该是针对近期因上海等13个城市已经或准备上调水价,而引起社会强烈反响而发的。然同时应该不难预期,如果没有新的措施出台,两部委这个只泛泛而谈的“要求”,将很难扭转各地一哄而上的水价上调之风,结果也可能只有一个———泥牛入海!而之所以会出现如此行政状况,其中有一个相当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在水价调整的背后缺乏基本的行政伦理。

  首先,就行政伦理上讲,正如社会所周知,现代社会的行政机关,由其所有的社会公共管理性质所决定,行政机关所应追求、也只能追求的中心目标无疑应当是社会公共与公众利益的最大化。这也就是说,不论是行政行为在必要情况下对经济的干预和宏观调控,或者是对社会公正与公共秩序的维护,只有在其所有的行政目标都指向公共与公众福利最大化并有相应具体体现时,这样的行政行为才能说是符合社会要求,也就是符合行政伦理的。对此就以当前各地的水价上调来说,虽然城市自来水生产成本、节约用水在理论上的确是上调水价的一个重要理由。但要指出的是,与追求市场利益最大化的商家不同,衡量行政行为是否正当、是否合理的标尺只能是:相关的行政行为是否在最大程度上使社会公共与公众福利水平有了相应的提高,并且这样的行政行为还必须是以不降低社会弱势群体福利为前提的。

  还有,从行政取向角度看,在事关千家万户利益的社会公共福利问题上,市场化应该不会是任何行政行为的首要选择。因为其中的道理很简单,由政府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所决定,更多地为社会公共与公众福利水平提高创造条件,理应是所有行政工作努力的中心。而在水价上调问题上,纯市场化方法的选择,必定会损害弱势群体利益,而结果也就会像众所周知的“木桶原理”所说,因为低收入群体这块社会“短板”因水价上调而被截得更短,就此社会总体福利水平也会因此而降低。所以,显而易见,如果没有刚性的保障性托底机制保证,水价上调,只能说是一种缺乏基本行政伦理的行为表现。

  在社会公共产品问题上,任何离开社会公共与公众福利水平提升的行政行为,不但有违社会起码要求,同时也是缺乏基本行政伦理的表现。

图/采 采

  民意民智是“宝贵资源”

  王旭东

  水、电、成品油等能源资源价格的改革,因为关系到民众的切身利益,所以备受关注。但是在这些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中,民众基本上处于“被动”状态。

  油价最近降了,依据成品油定价机制。民众给予“稀稀拉拉”的掌声。但是,新机制施行后,“涨幅大、降幅小”的问题也暴露出来。有人指出:新机制里没有给出“升降计算公式”,这就留下升降多少的“操纵空间”。发改委在确定油价增幅与降幅上,没有做到“明算账”,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

  在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上,民众基本上没有话语权,只能发几句“牢骚”。其实,大家并不是不知道,资源节约的重要性,环境保护的重要性;也不是不懂“价格和税收杠杆”的作用等。但是,被动接受,这种感觉让大家难以接受。

  事关公众利益的任何改革,公民都有参与权。事实上,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民意民智才是“宝贵资源”,民意民智不能“缺席”。

  (编辑:林湄)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