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组学习






 
(五十八)推进祖国统一的基本方略
 
--------------------------------------------------------------------------------------------------------


  维护和实现中国最根本国家利益是解决台湾问题的最高准则

  台湾问题事关我国领土完整、民族尊严,统一前途绝不允许讨价还价。同时,它又是一个牵动周边大国关系的敏感问题,是各大国在亚太地区进行全方位竞争较量的重要关节点。外部势力干预台湾问题的目的和实质就是阻挠中国统一,延缓中国发展强大的步伐,以继续维持其世界霸权。而现阶段,我国最大的国情就是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还比较低。这就决定了我国在处理类似台湾问题这样的重大问题时必须从长计议,反复斟酌,研究确定最能维护和实现中国最根本国家利益的方针策略。这就要求我们按照“三个代表”要求,抓住时机,加快发展,尽快增强综合国力,从根本上改变敌强我弱的战略态势,在国际竞争中占据主动地位,唯其如此,中国的统一、国家的安全和发展、民族的复兴,才能得到最根本的保证。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

  这一方针,有以下基本点:(一)一个中国。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央政府在北京。这是举世公认的事实,也是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前提。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分裂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言行,反对“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一国两府”,反对一切可能导致“台湾独立”的企图和行径。海峡两岸的中国人民都主张只有一个中国,都拥护国家的统一,台湾作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地位是确定的、不能改变的,不存在什么“自决”的问题。(二)两制并存。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台湾的资本主义制度,实行长期共存,共同发展,谁也不吃掉谁。这种考虑,主要是基于照顾台湾的现状和台湾同胞的实际利益。这将是统一后的中国国家体制的一大特色和重要创造。两岸实现统一,台湾的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不变。诸如私人财产、房屋、土地、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华侨和外国人投资等,一律受法律保护。(三)高度自治。统一后,台湾将成为特别行政区。它不同于中国其它一般省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它拥有在台湾的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党、政、军、经、财等事宜都自行管理﹔可以同外国签订商务、文化等协议,享有一定的外事权﹔有自己的军队,大陆不派军队也不派行政人员驻台。特别行政区政府和台湾各界的代表人士还可以出任国家政权机构的领导职务,参与全国事务的管理。(四)和平谈判。通过接触谈判,以和平方式实现国家统一,是全体中国人的共同心愿。两岸都是中国人,如果因为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被分裂,兵戎相见,骨肉相残,对两岸的同胞都是极其不幸的。和平统一,用于全民族的大团结,有利于台湾社会经济的稳定和发展,有利于全中国的振兴和富强。

  和平统一是中国政府既定的方针。然而,每一个主权国家都有权采取自己认为必要的一切手段包括军事手段,来维护本国主权和领土的完整。中国政府在采取何种方式处理本国内部事务的问题上,并无义务对任何外国或图谋分裂中国者作出承诺。因此,加紧准备、在不得已时实施武力统一,是解决台湾问题、维护和实现中国最根本国家利益的必要方式。


  “八项主张”是对台方针政策在新形势下的重大发展

  “八项主张”充分体现了我们党对台方针政策的一贯性、连续性和在新形势下的重大发展,是解决台湾问题的纲领性文件。江泽民同志强调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和平统一的基础和前提,并就在两岸关系中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立场作了新的阐述;提出要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同时决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提出了新的系统的两岸谈判主张,特别是在一个中国前提下什么都可以谈和分步骤进行两岸谈判、逐步实现和平统一的主张;丰富了贯彻更寄希望于台湾人民方针的内涵,提出要大力发展两岸经济合作,加速实现直接“三通”,共同弘扬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强调台湾问题不能无限期拖延下去,等等。

  “八项主张”立足于已按“一国两制”与英国、葡萄牙政府谈判解决港、澳问题的基础,立足于全球趋向经济一体化、政治多元化的现实,顺应“和平与发展”的世界潮流,发扬中华文化“和合”与“容融”的“特长”,在实现中国完全统一和全面现代化的进程中,推动中国特色的制度创新,丰富了中华文化的内涵。


  “新三句”和“三个可以谈”体现了十六大对台方针政策的原则性和灵活性

  十六大报告指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可以谈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问题,可以谈台湾地区在国际上与其身份相适应的经济文化社会活动的空间问题,也可以谈台湾当局的政治地位问题。”这代表了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也体现了我们对这个问题的一贯的原则性和高度的灵活性。

  “新三句”的意义。首先,体现了包容和善意,表现祖国大陆已体认到台湾大多数人的想法,把工作的着力点放在台湾人民身上。反映了我们党尊重民意,尊重历史和现实,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自信和诚意。第二,“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是历史事实的客观表述,也是在国家未统一前恰当的定位。针对国家未统一前海峡两岸对台湾的政治定位分歧很大,表述以高屋建瓴的思维和视角统领一切,既找到了交集点,又包含了解决问题的空间。第三,“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不容挑战,是“台独”的致命克星。这是和平统一和发展两岸关系最起码的要求,两岸绝大多数中国人和海外侨胞接受起来毫不困难。这句话也可以说是双刃剑,谁反对和挑战它,都将暴露其“台独”的本来面目,以失败而告终。第四,“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是中国人自己解决问题的思路方向,它为两岸关系的渐进统一发展带来广阔的天地。“新三句”体现了“以最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的精神,内涵十分丰富;其核心是强调一个中国,至于一个中国叫什么,不是现在要讨论的,也不是非彼即此。这正是为了求同存异,顾及全局,也体现了两岸互相尊重,共同参与,共商国是,共缔统一的精神,从而避免因分歧而危及对一个中国原则的肯定。

  “三个可以谈”是根据“两岸关系的基本格局和发展趋势没有改变。台湾同胞求和平、求安定、求发展的意愿日益增强”的现实情况提出的。“三个可以谈”富有新意和回旋空间。第一个“可以谈”过去多次提出,现在重申,增添了一个新作用,使民进党不能以国民党已下台、国共内战的敌对状态不复存在为口实,制造分裂条件。第二个“可以谈”以“与其身份相适应”取代“民间性”的限定,显然给予台湾方面以更大的想象空间,也切合台湾民众某些现实要求,是一个具有吸引力、针对性强的谈判议题。第三个“可以谈”直指两岸关系僵局的症结所在,相对于过去避免直接触及,是一个明显突破。“三个可以谈”体现出与时俱进、创新发展的时代特色,既不失原则性又富于创造性,既有前瞻性又有可操作性,合情合理、有理有节,体现了祖国大陆的恢弘胸怀和务实精神,对于打破两岸政治僵局、推动两岸对话与谈判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对争取和平解决台湾问题、最终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将产生富有建设性的深远影响。“三个可以谈”的重要意义在于:第一,谈“正式结束敌对状态”,意味着两岸从此不再对抗,不再视对方为敌人,战争的阴影不再笼罩在海峡两岸上空,两岸紧张局势不再出现,大家都会有安全感。双方结束了敌对状态,一切问题都可以通过非敌对的和平协商方式求得最好的解决。这对两岸人民来说,是大家都乐意看到的。可是直至近日,台湾当局某些人还声称:“中国大陆是我们的敌人”;一家媒体煽动说:“'促通'等于为'通敌'大开方便之门。”这说明如果不通过谈判结束敌对状态,靠单方面宣布是难以真正结束这种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敌对状态的。

  第二,谈“活动空间”,这本来是台湾方面所关心的问题,我们回应台湾的要求,主动提出这个议题,表示愿意在统一之前,就这个问题进行谈判,求得某种程度的解决。这里指明的是“经济文化社会活动空间”,而没有提到政治,因为政治方面的问题,需要通过第三个议题的谈判来解决。如果双方能够坐下来谈“活动空间”问题,祖国大陆方面一定会认真听取并尊重台湾方面的意愿,在不违背“一个中国原则”的基础上,尽可能给予比较满意的解决。诸如,采取什么原则,运用什么模式等等,这对台湾只会有利,不会有害,不谈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第三,谈“台湾当局政治地位”,这绝不是矮化台湾,实际上要谈的就是大家所关心的“两岸政治定位问题”,这是困扰两岸的最大难题,它包括对一个中国的理解、对“中华民国”的看法等问题。不过,不管有什么困难,这个问题迟早总是要面对和解决的。把它作为议题提出来,不一定可以立即进行谈判,但可以促使双方考虑提出自己的方案,也可以考虑对方可能接受的方案,所以提出这个议题是很有意义的,也表示出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诚意、善意、信心和决心。

  总之,提出这“三个可以谈”是涉及两岸关系的最敏感、最关键的问题,一旦双方能够开始谈判这些议题,两岸关系的僵局就可能打破,解决了三个问题中的一个问题,两岸关系就会出现新的局面。两岸之间存在分歧,这是事实,但分歧并不可怕,它可以通过谈判逐步理清,通过谈判得到互相理解,通过谈判取得一定的共识,最终得到比较满意的解决。


  实现祖国统一要尊重历史和现实的实际

  “两德模式”不能用于解决台湾问题。台湾有些人主张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被分裂为两个国家后又重新统一的所谓“两德模式”来处理两岸关系。这是对历史和现实的误解。战后德国的分裂和两岸暂时分离是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主要有三点不同:第一,两者形成的原因、性质不同。一九四五年德国在二战中战败,被美、英、法、苏四个战胜国依据《鉴于德国失败和接管最高政府权力的声明》及其后的波茨坦协议,分区占领。冷战开始后,德国统一问题成为美苏两国在欧洲对抗的一个焦点,在美英法占领区和苏联占领区分别相继成立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德国被分裂为两个国家。显然,德国问题完全是由外部因素造成的。而台湾问题则是中国内战遗留的问题,是内政问题。第二,两者在国际法上的地位不同。德国的分裂,为二战期间和战后一系列国际条约所规定。而台湾问题,则有《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条约关于日本必须将窃取于中国的台湾归还中国的规定。第三,两者存在的实际状况不同。在美苏两国对抗的背景下,两个德国都分别驻有外国军队,被迫相互承认和在国际社会并存。而中国政府始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李登辉上台前的台湾当局和李登辉上台初期也承认一个中国,反对“两个中国”;一个中国原则也被国际社会所普遍接受。因而,德国问题与台湾问题不能相提并论,更不能照搬“两德模式”解决台湾问题。

  两岸统一的方式,不能采用联邦制,更要反对邦联制。联邦制不符合我国的基本国情。我国现行的国家结构形式,有利于国家统一、民族团结、政治稳定、地区协调发展。如果实行以大陆为一元、台湾为一元的所谓“二元联邦制”,必然引发一系列新的矛盾,留下长期的隐患。按“一国两制”实现统一后,台湾作为特别行政区不仅享有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而且还可以拥有军队,中央政府不派军队和行政人员驻台,不收税,这些都超越了联邦制国家组成的一种联合,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如果实行邦联制,无异是台湾先变成一个独立的国家,然后通过协议与中国主体部分形成一个松散的国家联合。这不是统一,而是分裂。

(编辑:莫凡)

 

 2004-10-12 10:14


相关新闻:
本栏目由广东省委宣传部讲师团主办 南方网承办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