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组学习






 
(四十八)重视消除各种不稳定因素
 
--------------------------------------------------------------------------------------------------------


  妥善处理突发性群体性事件,努力把矛盾和纠纷消除在萌芽状态

  突发性群体事件是指在较短时间内突然爆发的,群体与群体之间、群体与领导之间、群体与企事业单位之间的,以经济利益为主要内容的,采取围攻、静坐、游行、集会等方式对抗党政机关甚至破坏社会公共财物、危害干群人身安全、扰乱社会秩序的事件。近年来群体性突发事件的主要特点,一是参与的外延扩大,但仍以工人、农民为主,二是数量递增,规模呈扩大化趋势,三是来势猛烈,矛盾冲突的形式渐趋激烈,四是组织严密,呈明显政治化倾向,五是矛盾复杂,处置工作的难度增加。

  诱发突发性群体事件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社会转型引发的矛盾是突发性群体事件产生的基础性根源。在社会转型期,社会整体结构、社会资源结构、社会区域结构、社会组织结构及社会身份结构都在发生着重大转变,不同社会群体和阶层的利益意识会不断被唤醒和强化,利益的分化也势必发生。在各种社会资源有限的前提下,多元化的利益群体会不可避免地相互竞争和冲突。

  2.部分干部的官僚主义和腐败行为是突发性群体事件发生的政治因素。

  3.群众的民主意识在不断增强,但政治参与能力相对较低,法制观念淡薄,这是突发性群体事件产生的文化因素。

  4.基层组织社会控制弱化,社会权威结构失衡,是目前突发性群体事件产生的体制性根源。

  5.各种具体的利益冲突是引发突发性群体事件的导火索。由利益冲突引发的突发性群体事件主要反映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因对政府出台的政策、措施不满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二是因企业经营亏损、破产、转制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三是因征地搬迁问题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

  建立健全预防和调控突发性群体事件的运行机制,探索正确处理突发性群体事件的策略和方法。

  1.建立全面系统的防范机制。首先,要坚持社会公正原则,协调利益关系。其次,要建立健全社会安全阀系统。其三,要建立明察秋毫的社会监控与预警机制。

  2.改善政府形象,密切干群关系,营造互助、和谐的社会文化氛围。首先,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树立民主、秩序、廉洁、务实、高效的政府形象。

  3.注重策略,采取果断稳妥的处理方法。具体应把握“快、稳、化、活、公、清”六字方针。


  依法严厉打击各种严重刑事犯罪和经济犯罪活动

  当前的社会治安形势比较严峻:首先,刑事案件的总量在上升。根据司法部预防与犯罪研究所介绍:1996年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立案的数量为150多万起;1998年这一数字上升为198.6万多起,上升了23%。其次,犯罪行为危害性也在增大。在犯罪行为方式上,出现了一些凶残的犯罪手段。值得注意的是,黑恶势力的迅速蔓延严重威胁社会治安,一些地方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横行霸道;乡霸、市霸、路霸等一些流氓恶势力为害一方。此外,各种治安灾害事故不断发生,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严重。一些经营单位平时疏于管理,为了片面追求利益,不顾安全隐患,进行生产经营,是导致“洛阳大火”这样的治安灾害事故的根本原因。

  打击犯罪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首要环节,必须毫不动摇地依法从重从快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整治治安混乱的地区,解决突出的治安问题。要把“严打”落实到各个执法环节,把集中打击、专项整治和经常性打击紧密结合起来。要重点打击有组织犯罪和带黑社会性质的团伙犯罪等严重影响群众安全感的多发性犯罪,打击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金融犯罪、走私犯罪等严重经济犯罪。

  预防犯罪是维护社会治安秩序的积极措施,要进一步把严打、严管、严防、严治有机结合起来。要坚决纠正“重打轻防”的错误倾向,切实把思想观念、工作重点、警力配置、经费投入、考核奖惩机制等真正落到“预防为主”上来;要集中力量,切实解决好影响社会稳定和社会治安的重点、难点问题;要进一步加强群防群治工作,建立和完善全社会的防控体系,下大力气做好预防和减少违法犯罪工作。


  切实维护国家安全

  严密防范和依法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的渗透、颠覆和破坏活动,依法坚决打击民族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

  西方敌对势力一直不遗余力地对社会主义国家发动各种攻势,就是因为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正在不断发展、日益富强。西方敌对势力不愿看到中国的强大、统一和繁荣,他们把意识形态渗透的重点转移到中国,用各种手段和方式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的政治战略,渗透内容和手段都出现了许多新的特点。

  一是宣扬政治多元化。极力鼓吹西方的三权分立制度和政党制度,标榜所谓的“自由、民主、平等”;贬低马克思主义理论,鼓吹指导思想多元化;歪曲党和人民奋斗的历史,夸大共产党内存在的腐败现象,甚至不惜造谣诬蔑,企图颠覆共产党的领导;诬蔑社会主义是“20世纪的怪物”,阴谋使我国放弃社会主义制度,按西方的那一套政治模式行事。二是宣扬经济私有化。大肆宣扬资产阶级经济学说,鼓吹自由经济,攻击社会主义公有制,否定国有企业的主导作用,极力夸大国有企业存在的问题,主张全盘私有化,妄图从根本上推翻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三是宣扬军队非党化。极力否定军队与党的内在联系,否定军队的政治作用,企图使我军脱离党的绝对领导。四是宣扬领土分治化。竭力为民族分裂分子呐喊助威,拓展其“国际生存空间”,阻挠我国的统一步伐,妄图使我国永远处于分裂分治状态。五是采用多种方式,推销西方文化、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进行思想文化的扩张和渗透。

  从渗透手段和渠道上看,西方敌对势力在大力加强报纸、电视、广播等传统手段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同时,手法不断翻新,而且越来越隐蔽化,越来越具有欺骗性。例如,他们利用国际互联网超越地域、时间限制,传播时间迅速和自由开放的特点,对我进行渗透破坏。又如,西方某些国家还把充满西方价值观念的文化产品装进游戏软件,向我国中小学生出售,发动文化攻势。西方敌对势力对我意识形态渗透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民族分裂势力近年日益膨胀。“台独”、“藏独”、“疆独”在国外敌对势力的支持上活动频繁,尤其是“东突”恐怖分子近年从事的一系列恐怖活动,对我国的社会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东突”恐怖分子指的是一些想通过暴力恐怖手段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建立所谓“东突厥斯坦”的民族分裂分子。他们同世界上大多数恐怖势力一样,热衷于制造爆炸,残害无辜平民。据不完全统计,自1990年至2001年,境内外“东突”恐怖势力在中国新疆境内制造了至少200余起恐怖暴力事件,造成各民族群众、基层干部、宗教人士等162人丧生,440多人受伤。

  邪教同样给我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危害。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因练“法轮功”死亡的人数超过1500人;还有600多人经医生确诊为因练“法轮功”导致精神障碍。李洪志惟恐天下不乱,频频挑起事端,煽动“法轮功”练习者围攻新闻单位和党政机关,1996年以来,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策划、指挥的非法聚集事件就达78起。“法轮功”邪教组织还极力物色所谓“政治精英和高参”,培植亲信骨干,煞费苦心地向党政机关特别是要害部门进行渗透,刺探党和政府的机密,并且有组织、有预谋地部署建立第二梯队,企图逃避打击,与党和政府长期顽抗。大量事实证明,“法轮功”组织完全是一个反政府反人民的邪教组织,他们策划、煽动的一系列非法活动,是对社会主义国家、民主和法制的公然挑衅,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如果任其恣意肆虐,国家将永无宁日。

  西方一些国家把民族、宗教问题作为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干预他国内政的借口,不断插手和利用职权族、宗教纠纷,纵容和支持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更加剧了民族、宗教问题的复杂性。民族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的活动,已危及一些国家的政局稳定甚至主权和领土完整,严重妨碍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并往往引起所在地区的动荡,对国际形势的缓和与稳定构成了威胁。

(编辑:莫凡)

 

 2004-10-12 10:22


相关新闻:
本栏目由广东省委宣传部讲师团主办 南方网承办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