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党建研究 南粤学人
南粤大看台
理论文章
学术思潮
理论专题
理论动态
 
朱锦昌:关于“两个立足”的思考
 
--------------------------------------------------------------------------------------------------------


  编者按:《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的发布,标志着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将踏上新的征程,为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舞台。在2004年度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会议上,陈奎元院长作了题为《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为繁荣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作出新贡献》的报告,就如何认真学习、全面贯彻《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的精神,提出了明确要求,作出了具体部署。本期摘登朱锦昌秘书长在中国社科院哲学片、社会政法片2004年年会上的讲话,以飨读者。


关于“两个立足”的思考

中国社科院秘书长 朱锦昌

    胡锦涛同志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要立足国情,立足当代,以深入研究重大现实问题为主攻方向,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努力担负起认识世界、传承文明、创新理论、咨政育人、服务社会的职责。更好地为党和政府决策服务,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服务,不断增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吸引力和感召力。《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通篇贯穿了这一重要讲话精神。奎元同志在院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也要求我们 “立足国情,立足当代,以深入研究重大现实问题为主攻方向”。从锦涛同志讲话到中央文件,到奎元同志的讲话,都反复强调“两个立足”问题。“两个立足”不但有重大的意义、丰富的内涵,而且有很强的针对性,为我们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工作指明了方向。

    第一,“两个立足”是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任务决定的。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旗帜,是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是历史赋予我们党的神圣任务。然而,目前哲学社会科学界有两种迷信、两种教条主义阻碍与干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第一种是迷信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个别字句,把前人探索社会主义建设和发展规律的理论观点和具体方法当作教条,企图原封不动地照搬照用;第二种是迷信西方当代资产阶级的理论,企图以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和所谓“民主”、“人权”理论取代我们立党立国的理论基础,改变中国基本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正如奎元同志所说,我们曾经吃过照搬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亏,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我们也看到了原先的社会主义国家照搬资本主义的模式,毁灭社会主义事业的下场。因此,我们应当倍加珍惜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为主要代表的三代领导集体指引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取得的辉煌成就,深刻领悟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巨大理论意义。

    要破除两种迷信、两种教条主义,就必须坚持“两个立足”。“两个立足”是克服两种迷信、两种教条主义的前提和基础。只有立足当代,才能从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个别字句的迷信中解放出来;只有立足国情,才能从对西方当代资产阶级理论的迷信中解放出来。也就是说,只有立足当代,立足国情,我们才能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才能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才能沿着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发展轨迹,进行理论创新,才能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第二,“两个立足”是以深入研究重大现实问题为主攻方向的时代要求决定的。锦涛同志的讲话,在“两个立足”之后,接着就是“以深入研究重大现实问题为主攻方向”。在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关于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的意见中进一步提出,以重大现实问题为主攻方向,要以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为研究重点。既有主攻方向,又有研究重点,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坚持“两个立足”。

    哲学社会科学的意义,既在于认识世界,更在于改造世界。哲学社会科学的价值,只能通过深入研究重大现实问题才能得到充分体现,才能获得丰富和发展。理论研究大体可分为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两大类。基础研究虽是应用研究的基础,但基础研究归根结底是为应用研究服务的。哲学社会科学要以深入研究重大现实问题为主攻方向,而研究重大现实问题必须要融入到党和人民的伟大事业之中。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着眼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运用,着眼于对现实问题的理论思考,着眼于新的实践和新的发展,就必须立足国情,立足当代。否则,就无法揭示社会发展规律,就无法分析各种社会现象,就无法指导解决社会问题。“两个立足”是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前提和基础,更是研究重大现实问题的前提和基础。只有坚持“两个立足”,我们才能正确认识我国历史和现实的实际,掌握我国的经济、社会、自然的特点和发展规律;才能站在时代发展的最前沿,科学地判断我国所处的历史方位;才能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国内局势中,破除迷雾,把握本质,抓住机遇,巧妙应对。

    第三,“两个立足”是哲学社会科学发展规律、研究方法和研究现状决定的。人类的历史如同川流不息的长河,要懂得中国和世界的今天,就要懂得中国和世界的昨天;要知道中国和世界的明天,就要懂得中国和世界的昨天和今天。从某种意义上讲,哲学社会科学是研究昨天、分析今天、探索明天的学问。研究昨天要服务今天,为了明天要抓住今天。众所周知,从研究方法看,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大体分三个阶段:一是查阅“先期观点”阶段,也就是查阅相关资料,搞清楚此课题过去是否有人做过,研究到什么程度;二是调查“本土观点”阶段,也就是深入实际,深入群众,立足国情,立足当代,去体验、去观察、去收集、去提炼;三是形成“本人观点”阶段,也就是思考阶段、碰撞阶段、顿悟阶段、创新阶段。三个阶段是缺一不可的,但我认为现在最薄弱的是第二阶段。深入研究重大现实问题为主攻方向是一个动态过程,现实是不断变化的,我们调查研究自然也是一个不断深入的过程。而除了情况不断变化外,还有一个“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问题,不深入实际,不深入群众,就无法了解到真实情况,就无法提出真正有效的对策。另外,应用研究在研究某一问题时,不但要对这个问题的各个因素进行全面考察,还要考察这个问题与其他问题的相互关系。理论对政策有指导意义,但制定政策还要考虑到许多理论未涉及的因素;政策并不是直接由理论推导出来的,而是综合许多学科理论并从现实出发的结果,需要考虑各阶层的利益、各部门的意见、各学科的思考,需要综合、衡量、筛选。只有立足国情、立足当代,深入实际、深入群众,与有关部委加强沟通协商,充分重视信息的采集、整理、分析,才能产生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和对策建议。

    第四,“两个立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双重探索决定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13亿人民共同的小康社会,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我们已经取得了伟大成绩,但仍有很多问题。小平同志讲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先易后难。这些问题的解决,书本上没有现成的答案,别人也没有实践经验,是纵无前辙、横无旁例的开创性工作。我们只能立足国情、立足当代,进行实践和理论的双重探索,不断总结新的经验,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理论创新。锦涛同志在2003年“七一”重要讲话中指出:“理论研究只有同社会发展的要求、丰富多彩的生活和人民群众的实践紧密结合起来,才能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影响力,才能实现自身的社会价值。”理论研究和生产生活实践相比,应该更多地重视实践。“实践高于(理论的)认识,因为它不仅具有普遍性的品格,而且还具有直接现实性的品格” (《列宁全集》第55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183页)。实践证明,从1978年的改革开放到现在,我国发展非常好的那部分很多不是政府设计出来的,而是人民群众先创造出来后,政府及时肯定的,诸如 “土地承包”、“乡镇企业”、“苏南模式”,以及现在最红的“温州模式”,等等。有人这样说,今日长三角热,是资本先于概念,市场先于舆论,企业先于政府;也有人说,浙江的民营经济是“老百姓经济”,动力在于民营企业自身,它首先是老百姓干出来,其次才得到政府的承认和倡导。按照西方经济学公式化的理论,很难解释他们的实践。这种教科书上找不到的产业模式,在中国却所向披靡。

    我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表明,一项伟大的成就往往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在千千万万的普通人参与的过程中逐步形成的。生活之树长青,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要想解决问题,必须深入实际,深入群众,努力从人民群众广阔而丰富的实践中提炼研究题材,汲取思想养分,提出真知灼见,创造学术精品。应用研究是对社会生活中的经验现实的理论提炼,我们既要跟踪理论前沿,更要跟踪生活前沿、实践前沿。毛泽东曾说,我“凡是忧愁没有办法的时候,就去调查研究”;“我是靠总结经验吃饭的”。调查研究、总结经验,这八个字看似简单浅显,实则奥妙无穷。只有问策于民,才能突破个人才智、阅历的限制,进入一个广阔的天地;才能大有作为。

    第五,“两个立足”是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历史使命决定的。社会科学理论是解释社会现象的一套逻辑体系,当它能够正确解释全世界最重要的历史现象时,它就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理论,就会出现理论大家。中国既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又将在21世纪上半叶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实体之一。中国的崛起是艰难的,但也是不可遏止的。当过美国财长、哈佛校长的劳伦斯·萨默斯也说,我坚信,两个世纪以后,当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被载入史册的时候,柏林墙的倒塌和冷战的结束只能在历史中放在第二位,被放在第一位的应该是中国十几亿人迈入现代化的社会。我相信,在人类历史新的千年中,这一事件足以与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相媲美。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时代需要理论,时代也孕育理论;时代需要大家,时代也孕育大家。中国处在“一个必须紧紧抓住并且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有举世瞩目的成就和丰富的社会实践,中国知识分子又素有经世济民的优良学术传统。处在这样的时代,作为一个伟大的民族,我们不出大家是讲不过去的,不出传世之作是讲不过去的。而中国社会科学院作为国家最高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机构,更应当有所作为。奎元同志院在工作会议讲话中提出我院今年的八项任务,都非常重要。我们要认真学习贯彻落实,抓住机遇,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要抓方向、抓班子、抓成果、抓人才,把我院建成马克思主义的坚强阵地,建成党和国家重要的“思想库”和“智囊团”。

    总之,我们要有出理论、出大家的决心,也要有出理论、出大家的行动。我们的优势在中国、在变革之中,理论研究与深入实践相比,深入实践更重要。要想出理论、出大家,就必须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立足当代又继承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立足本国又充分吸收世界文化优秀成果,准确把握当今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努力建设马克思主义哲学社会科学理论创新体系,积极推动学术观点创新、学科体系创新和科研方法创新。

(编辑:莫凡)

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网 2004-06-14 15:28


相关新闻:
本栏目由广东省委宣传部理论处主办 南方网承办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