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排行榜
八荣八耻:凝聚社会主义价值观的精髓
特别策划:“八荣八耻”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道德基石
新农村建设中的乡镇政府改革
“换届改革”考验干部心态
农民素质偏低已成解决三农瓶颈
新农村的梦想和现实
从《乔家大院》看现代人荣辱意识
谁给9000亿元一个说法?
  热点话题

牢记“八荣八耻” 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

关注三农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后农业税时代如何建设新农村?

从张德江书记的硬话看执政理念

发展县域经济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

学习五中全会精神 解读“十一五”规划

环境友好型社会 人与自然的和谐

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 发展循环经济
 
 
王自立:湖南在泛珠三角、东盟合作中的战略构想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王自立
 


  内容提要:本文从地缘、人文因素、基础设施条件、湖南的对外开放政策和区域合作与交流的历史,分析了湖南与泛珠三角、东盟合作的基础。介绍了湖南的资源优势、产业发展政策、湖南的优势产业、湖南能够给泛珠三角与东盟各地提供的发展机会。论述了在泛珠三角与东盟合作中要实现多赢的格局,必须建立以政府首脑为最高级别,政府职能部门、科研机构和中介服务机构、企业组成的五方联动的多元化的合作机制。提出了湖南在泛珠三角、东盟合作的总方针是“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和而不同,联动发展”。具体体现在:“和而不同”,资源共享的合作方式;以经济发展为中心,文化、教育、社会、法制、安全和环境全方位发展的合作内容;整合资源,形成合力、左右逢源、交叉发展的合作规则;分三步走的合作步骤,即湖南在泛珠三角、东盟合作中根据不同国家、地区的发展水平、产业结构以及自身的特点,将合作分为三个不同层次。第一,自觉接受以香港国际金融、国际网络及新加坡等资本密集城市为依托建立的资本、技术辐射中心的辐射。第二,以广东、广西、云南为基础,建立与港澳、东盟经济合作的桥梁。第三,以东盟次发达地区为目标,继续扩大湖南优势产业的对外输出,实施湖南“走出去” 的战略;以提高湖南经济整体竞争实力的合作目标以及优化和完善投资环境,构建开放和谐的市场体系,鼓励投资、加强合作的保障措施。


  近年来,湖南积极参加泛珠三角、东盟合作,赢得了许多发展机会.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中部地区的湖南省,应该怎样进一步抓住机遇,打开大门,积极参加区域合作;在合作中通过建立什么样的合作机制进行交流与互动;湖南在泛珠三角、东盟合作中选择什么样的发展战略,获得最大的发展机会,最有效地实现“双赢”,并在区域合作中积极做出应有的贡献以及如何借鉴世界区域经济合作的经验与教训,使湖南在泛珠三角、东盟的合作中持续健康发展。这是本文要探讨的主要问题。

  一、合作基础

  俗语说:“湖广熟,天下足”湖南与泛珠三角地区不仅有着悠久的人文历史渊源,而且还有便利的交通区位优势。湖南位于中国东南腹地,北枕长江黄金水道,南与两广接壤,毗邻港奥、东南亚;西与贵州、重庆相连,是西进的门户;东与浙江、上海相近,是东南沿海与内陆中西部地区的结合部。优越的地理位置使湖南直接吸收来自珠三角和长三角经济的双重辐射,成为贯穿南北承接东西的交通枢纽。境内上瑞、长渝、京广高速公路和京广、浙赣、湘黔、湘桂、枝柳、石长等铁路线纵横交错。特别是即将开通的武广客运专线更是将湖南至广州的车程缩短到三小时,大大地拉近了湖南与粤港奥的距离。
浓郁的湖湘文化孕育出吃得苦、霸得蛮、敢为人先的湖南人,从历史上首倡洋务运动的曾国藩、左宗棠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刘少奇都为人类历史撰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今天湖湘文化的传承人更是高举改革开放的大旗,积极参与泛珠三角、东盟合作。他们有的贡献着自己的知识与智慧,“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有的贡献着自己的劳动与汗水,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一件件产品流向世界各地。从“湘粤经济”关系、“改革过度试验区”到“泛珠三角”,湖南人一直在探索与珠三角区域合作的道路。他们敞开自己宽阔的胸怀,通过泛珠三角和东盟合作主动融入全球化的进程。

  二、合作机会。

  “WTO”所提倡的是“双赢”和“多赢”。湖南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合理的产业发展政策、优势产业特点十分鲜明、人力资源丰富、经营成本低廉等优势。成为粤港澳地区经济纵深拓展的腹地和资源支撑。湖南广阔的市场前景十分诱人,给泛珠三角与东盟各国提供了更多地发展机会。

  湖南被誉为“有色金属之乡”、“非金属矿之乡”,有25种矿藏居全国前三位。湖南是全国粮食主产区之一,不仅粮食产量位于全国第一,号称“鱼米之乡”, 杂交水稻享誉世界。而且苎麻、芦苇产量全国第一,生猪产量位列第三。八百里洞庭湖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湖湘大地上。舜帝陵、炎帝陵昭示着中华民族的精神;岳阳楼、南岳衡山、岳麓书院向人们低低地诉说那久远的历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张家界更是以她那独特、秀美的旅游资源享誉中外。   

  近年来,湖南制定了:以工业化为重点,以制造业为核心,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农业产业化进程的发展思路,实现由农业大省向经济强省的转变。为承接泛珠三角制造产业转移提供了政策支持。湖南的优势制造业、冶金工业、先进的农业育种技术、文化产业、旅游业为泛珠三角、东盟区域合作提供了极大的发展空间。 

  湖南历来重视与粤港合作,粤港两地与湖南经济互补性强,合作领域广泛。湖南不仅成为粤港两地“产业转移的前沿基地、农产品供应基地、人才和劳务输出基地”。粤港两地还是湖南企业“融资的首选之地、出口产品的转口之地、走出去的练兵之地”。到2004年止,香港对湖南直接投资实际到位资金达到45、65亿美元,占湖南实际利用外资总额的50%以上,在湖南的外商中有70%是港商。

  有资料表明,湖南籍的人在广东外来人口中居首位。2004年,湖南转移的1200万劳动力中,有400多万人在粤港澳地区。湖南的对外贸易也大部分通过香港转口。2004年湖南对香港的贸易额为5、5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41、6%。

  近年来,湖南积极开展与东盟各国的合作。2004年湖南与东盟的贸易额为3、3亿美元,比上年增长39%。湖南从东盟进口贸易的国家有七个,他们依次是: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泰国、菲律宾、缅甸和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和泰国4个国家占湖南从整个东盟进口的99.20%。其中,马来西亚占40.00%,印度尼西亚占24.88%,新加坡占18.26%,泰国占16.06%。湖南对东盟出口的国家有9个,他们依次是:印度尼西亚、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柬埔寨、缅甸和文莱。湖南对印度尼西亚、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和越南5国的出口占对整个东盟出口的91.13%。其中,印度尼西亚占26.68%,泰国占25.13%,新加坡占18.48%,马来西亚占11.72%,越南占9.12%。

  东盟是湖南对外投资最多的地区,湖南对东盟的直接投资从2000年的25.5万美元递增到2004年的1695.86万美元。主要集中在越南、泰国、缅甸、老挝、印尼和文莱。其中越南是湖南省对东盟直接投资的第一大国家,累计对越南投资达1226.7万美元,占全省境外投资的17.86%,占湖南对东盟直接投资的33.95%。2004年,湖南省对东盟直接投资项目有19个,投资领域涉及化工、农业、水泥、医药、轻工、电器、冶炼、机械制造等行业。

  湖南与东盟不同发展水平的国家之间有着很大的产业互补性。在农业方面,湖南的水稻育种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近年来,湖南帮助越南、印尼、泰国、菲律宾等东盟7国培养育种技术人才。另外,从农产品对东盟出口的情况来看,湖南的玉竹、生猪、黄花菜、甘蓝占对东盟农产品出口总额的43、9%,在东盟市场具有一定的潜力。而东盟国家生产的橡胶、热带水果、棕榈油都是湖南从东盟进口的主要产品。在工业方面,湖南工程机械、冶金制造业、生物制药、化工产品具有一定的市场优势。旅游也应该是湖南与东盟最具有互补性的产业了。目前,湖南游客出境游的主要目的地仍然是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而湖南的人文、山水资源对东盟国家的旅游企业来说也是极具开发意义的。

  湖南如何在合作与交流中创造发展机会?这是湖南人民努力探索的问题。“具备创新意识,不能人云亦云,亦步亦趋。要在世界区域合作的基础上寻求新的合作机制与合作模式。”这是湖南人找到的最好答案。

  三、合作机制。

  根据世界上区域合作的成功经验,一个区域性的合作组织,只有在各级政府部门授权组成的、具有高度权威性的共同机构领导下,通过制定统一的经济贸易政策才能消除经济发展的壁垒,实现区域共同协调发展。在泛珠三角与东盟合作中要实现多赢的格局,建立以政府首脑为最高级别,政府职能部门、科研机构和中介服务机构、企业组成的五方联动的多元化的合作机制尤为重要。

  1、以政府首脑联合组织协商对话。一个区域合作组织,首先要具有权威性。政府作为一方行政最高权力机构,具有最高组织协商能力。目前,世界上的南南合作、南北合作组织都是以政府为首建立的。在泛珠三角区域合作中,这种特色尤其突出。不管是沿海开放地区、中部地区还是西部地区的各级政府领导人,为积极打造泛珠三角的合作模式,寻求各自的发展机会携手召开一年一度的泛珠三角最高领导人论坛,积极开展互访,共谋发展大计。这也是泛珠三角区域合作发展之快,声势之大的原因之一。然而,各地政府在组织区域合作的过程中,怎样加强政府体制改革的同步性,进一步消除体制性障碍,降低合作的制度成本。这乃是泛珠三角合作中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

  2、以政府职能部门联合制定各项合作政策。泛珠三角区域内各个政府职能部门大都相继建立了联系会议,保持一年一度的对话交流,并且制定了:环境发展规划、能源发展规划、科技发展规划等各项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政策。但是,如何保持这些政策的系统性、规范性、连续性、稳定性仍然值得我们思考。虽然各种平台已经搭建,怎样保证各种合作平台的有效运转,怎样使各种平台的资源进行整合,以提高合作的效率依然是任重道远。

  3、以科研机构联合探讨合作对策,总结合作规律。在区域合作组织中,科学研究人员原则上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其意见比较容易保持客观公正。加之科研人员长期从事某一领域的研究,对问题的认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加具有深度和广度。广泛地吸纳科研人员及其成果参与决策,对促进区域合作的发展有着积极的意义。

  4、以非政府机构、中介组织联合搭建信息平台,提供各项服务。从目前我国政府体制改革的内容来看,转变政府职能,实行小政府大社会的市场经济发展模式,就是要充分发挥中介组织的作用。在泛珠三角、东盟合作与交流中,怎样使各级商会、行业协会和各种中介组织出面,通过市场对资源进行最有效地配置。特别是各种招商引资,大型的贸易洽谈会,以市场的方式进行运作,将有效地节约成本,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率。

  5、以企业为区域合作的动力登台唱主角。企业是市场经济的主体,无论是泛珠三角,还是东盟合作都要以企业为主要发展动力,离开了企业都会成为空谈。当然,在已有的泛珠三角和东盟区域合作中,许多企业作出了极大地贡献,尤其是粤、港、澳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他们积极寻找机会参与内地经济建设。那么,内地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对参与区域合作的积极性似乎不像沿海地区和港澳企业那样高。有许多中小企业处于信息的真空地带。因此,要加大宣传力度,扫除信息的盲点和真空,加快搭建中小企业信息平台。制定相关鼓励中小企业参与区域合作的政策,吸引和鼓励内地中小企业积极参与泛珠三角、东盟区域合作。

  6、加强全方位对话交流机制。在区域合作中,展开充分地对话与交流是一种消除隔阂达成一致的传统有效的方法。特别是政府与政府之间、政府与企业之间,政府与学术机构之间,企业与企业间的对话。

  总之,这种多元化的合作机制,就好比政府是总指挥出题目,科研学术机构是导演出思路,职能部门是编剧出本子、非政府机构和中介组织是剧务进行服务,企业是主角登台唱戏。共同唱响一台气势恢弘的区域合作交响曲。

  四、合作设想。
  
  湖南在泛珠三角、东盟合作的总方针是:“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和而不同,联动发展”。其具体为:

  1、“和而不同”,资源共享的合作方式。

  即湖南与泛珠三角、东盟国家之间、地区之间存在各种不同的差别。如:社会制度不同、资源禀赋不同、产业结构不同、经济发展水平不同。正是这些不同构成了区域之间优势互补、资源共享的合作基础。同时,泛珠三角面向东盟的合作它不是替代现有的国家和地区关系的架构“而是在现有架构的基础上,寻求共处的合作机制。”[1]这种机制具有开放性和极大的包容性,因为,它将不同的国家和不同地区融合到一个区域框架合作中。这又要求合作多方在不同中求同存异,相互交流、相互借鉴,在合作中和平竞争,在和谐中共生共荣。

  2、以经济发展为中心,文化、教育、社会、法制、安全和环境全方位发展的合作内容。

  作为泛珠三角与东盟合作的重心是区域经济的合作与发展。湖南在区域合作中要紧紧抓住经济建设的牛鼻子,创造发展机会,促进经济增长。但是,这种经济增长应该是与社会、环境可持续发展相吻合。不能为了经济发展而牺牲环境、不能为了眼前的发展而牺牲长远目标。因此,在经济技术合作与交流的同时,也要加强区域合作中文化、教育、社会、法制、安全、环境与经济的协调发展,实现小康目标,构建和谐社会。

  3、整合资源,形成合力、左右逢源、交叉发展的合作规则。

  湖南与其他地区一样参加了多种区域合作,如国内的中部崛起、泛珠三角和西部大开发。国外与欧盟、中亚、东亚、拉美等国家城市间的交流与合作。这些区域合作的贸易安排,从涉及的内容、制度安排、机构设置等方面都有很大的重叠性,从某种意义上造成了资源的浪费。湖南应该将不同的合作组织与合作形式有机地结合起来,组成一个系统工程,如,将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区域合作机构合署办公,在商务厅或者是负责宏观经济管理的发展改革委员会内,建立统一的国际区域合作管理委员会,以下设立不同的区域合作分部。根据地区发展的需要,设置统一的机构,制定相互协调的发展政策,系统地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而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捡起芝麻,丢了西瓜。将泛珠三角与东盟合作及其他区域合作有机地结合起来,整合资源,最有效地节约合作成本,使区域合作发挥最大效益。

  4、分三步走的合作步骤。

  湖南在泛珠三角、东盟合作中根据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水平、产业结构以及自身的特点,将合作分为三个不同层次:第一,自觉接受以香港国际金融、国际网络及新加坡等资本密集城市为依托建立的资本、技术辐射中心的辐射;积极借用以香港、新加坡国际港口物流中心所打通的区域内交通运输经脉,建立全方位的区域物流网络和信息平台,加强区域之间的经贸合作。湖南将继续通过合理的融资政策、改善内部投资环境、开发各种吸引外资的渠道,熟悉和了解香港、新加坡金融服务体系,创造与香港、新加坡国际融资中心的合作机会,组织湖南有条件的企业到香港市场上市融资。湖南在对外经济合作中,贸易始终占有极大的份额。其中大部分对外贸易是借香港转口。而新加坡、香港是国际物流中心,既有掌握国际一流水准的技术人才,也有世界先进的信息网络平台。合作构建湖南信息平台和现代化的物流网络,对湖南、新加坡和香港的企业来说,是一块诱人的大蛋糕,三方都有充分的合作空间。
第二,以广东、广西、云南为基础,建立与港奥、东盟经济合作的桥梁。湖南与两广山水相连,利用其有利条件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尽快开通武广专线湖南段的建设项目,修建永州至湛江的铁路专线。落实永州经广东清远到湛江的高速公路。配合泛亚铁路和泛亚公路的建设,改造与广西、云南的交通基础设施,为与香港、东盟各国的合作创造便利的交通条件。

  第三,以东盟次发达地区为目标,继续扩大湖南优势产业的对外输出,实施湖南“走出去” 的战略。对于“走出去”,湖南许多企业已经开始大胆尝试。比如,湖南的农业输出在某些东盟国家建立了育种基地,农产品加工企业等。工业方面,湖南的许多工程机械制造商很有兴趣开辟东南亚市场,参加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为楚有才,于斯为盛。”湖南的教育事业也很发达,与东盟国家开展教育合作与交流,也大有可为。

  5、以提高湖南经济整体竞争实力的合作目标。

  湖南广泛参与区域合作其目的是要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种资源,努力开辟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继续加强与泛珠三角区域内其他省市、东盟其他国家的合作,更进一步扩大对内对外双向开放,创造各种发展机会,提升整体竞争实力。

  6、优化和完善投资环境,构建开放和谐的市场体系,鼓励投资、加强合作的保障措施。

  建立健全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和法制体系,营造吸引投资的软环境,是区域合作的基本保障。湖南与泛珠三角和东盟国家大都一样,主要是靠吸引投资,扩大出口拉动经济增长。泛珠三角大多数省份和东盟各国的经济实力与西方发达国家比较不算太强,而且产业结构也较为雷同。在此情况下,没有完善的市场机制、没有健全的法律体制,诚信制度失缺,就会影响投资环境,造成经济发展的资金瓶颈,阻碍经济发展。新加坡的创业环境居世界前列。我们应该借鉴其先进经验,优化投资环境,构筑开放和谐的市场体系,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注释:[1]张蕴岭《如何认识东亚合作的发展》载《当代亚太》2005年第8期

  作者介绍:王自立、女、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中国新闻社《湖南经济参考》专家委员。相关成果有《民营企业怎样参与国际竞争》、《湖南在泛珠三角区域合作中的对策研究》、《湖南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发展战略研究》等。主要研究方向区域经济、国际经济。

  (本文由“泛珠三角面向东盟的合作与发展”国际论坛向南方网供稿,未经作者审阅。)

(编辑:莫凡)

 
南方网 2005-11-06 11:42
 
返回上页】【关闭窗口
理论关键词
科学发展观 执政能力 政治局集中学习 广东学习论坛 党的先进性 新农村 “三农”问题 县域经济
五中全会精神 “十一五” 哲学社会科学 医疗体制改革 和谐社会 宪法知识 股权分置 泛珠三角
减免农业税 循环经济 环境友好型社会 房产新政 和平崛起 企业文化 审计风暴
 
相关文章: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