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排行榜
八荣八耻:凝聚社会主义价值观的精髓
特别策划:“八荣八耻”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道德基石
新农村建设中的乡镇政府改革
“换届改革”考验干部心态
农民素质偏低已成解决三农瓶颈
新农村的梦想和现实
从《乔家大院》看现代人荣辱意识
谁给9000亿元一个说法?
  热点话题

牢记“八荣八耻” 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

关注三农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后农业税时代如何建设新农村?

从张德江书记的硬话看执政理念

发展县域经济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

学习五中全会精神 解读“十一五”规划

环境友好型社会 人与自然的和谐

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 发展循环经济
 
 
胡晓登:整合泛珠三角电力资源,开拓东盟电力市场
 
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 胡晓登
 


  内容简介:本文从开拓东盟市场的必要性、东盟电力市场的供求情况入手,通过对“泛珠三角”电力资源现状及区域电力资源整合中存在问题的分析,提出区域电力资源开发整合与协调开拓东盟电力市场的基本思路和方略,以促进“泛珠三角经济区”进一步的实质性形成和发展,促进与东盟经济圈的全方位对接互动,推动两大经济区资源共享与双赢发展。

  关键词:电力资源整合  东盟市场   思路与方略

  一、开拓东盟电力市场的必要性

  面向东盟的经济合作为“泛珠江三角洲经济区”带来国际经济合作和发展的新机遇,通过加强在电力产业方面的合作,对于促进与东盟的经济合作具有重要的基础性作用和意义。

  (1)为国际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产业支撑。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是世界经济的发展潮流和趋势。“泛珠江三角洲经济区”与东盟的全方位紧密合作对于形成全球第三大区域经济区有着实质性意义。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必须要有产业的基础性合作,而不能仅仅停留在定期或不定期的“经贸洽谈”、“论坛”、“交易会”等商贸层面。东盟电力市场的开发将使电力成为面向东盟的深层次合作与发展,对区域经济的构建提供基础性产业支撑和稳定发展平台。

  (2)东盟电力市场潜力很大。东盟能源结构主要是石油和天然气开采。随着东盟各国的经济复苏和发展,电力短缺日益突出。电力匮乏和电费昂贵是柬埔寨经济社会发展中一个严重问题。到2002年底,柬埔寨电力总装机容量约为14万千瓦。据柬埔寨电力主管部门分析,市场需求量缺口为30%以上。根据其经济发展预测,到2010年柬埔寨装机容量应达到38万千瓦,比目前提高约2.5倍,才能基本满足需求。越南缺煤、缺水,导致缺电情况严重。近几年来,越南北部区域内经济的快速发展,用电量平均每年都在以两位以上数字增长。巨大的用电缺口,成为了影响越南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泰国的能源业较贫乏,电力较大缺口,为了缓解电力缺口,泰国四处投资开发水电,大量从境外购电。早在1998年10月,中泰政府就签订《关于泰国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购电的备忘录》,双方还达成共同建设云南景洪水电站等若干合作协议。计划2013年以150万千瓦电力装机容量向泰国送电,从2014年起增加到300万千瓦电力装机容量。老挝、缅甸等国就向中国长期购电问题正在展开接触。在未来20年内,仅中南半岛5国的电力需求缺口就有5268万千瓦。在南亚次大陆的大国印度,电力市场开拓空间也较大。近年来,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印度的电力需求缺口增大。印度人均年耗电量约为350千瓦时,只有中国的一半,每年新增装机容量也只有中国的1/3。包括首都新德里在内,印度全国电力供应十分短缺,在炎炎夏日拉闸停电更是家常便饭,2002年4-11月,印度全国电力短缺率为9.1%。在电力方面,预计到2006-2007年,印度对电力需求量将增加到782亿千瓦小时。而1997年到2007年这十年间,总发电容量将增加98000兆瓦,在发电、输电和配电领域将需要57500亿卢比的投入。除发电外,相关待发掘的电力市场还有输电工程、配电工程等。菲律宾的电力市场也由较大开拓空间。2003年,中国向菲律宾出口电力机械、器具及其电气零件较上年增长了133%。今后十年菲律宾将需要额外6000兆瓦的电力。这为中国电力设备的出口和在菲承包电力工程提供了广阔的空间。据泰国电力部门预测,东南亚国家2002年的电能需求为620亿千瓦,到2010年需求上升为1160亿千瓦,2015年达1630亿千瓦。从现在起到2015年,东盟地区对电力的需求将增加1000亿千瓦,所需建设资金至少要1000亿美元。

  (3)对外开拓电力市场与“泛珠三角”电力产业跨越式发展。任何产业的发展都必须要以不断扩大的市场为导向。应当用前瞻性、战略眼光去开拓和积极培育国际性区域市场,只围绕“泛珠三角”电力市场做文章,就不可能获得区内电力产业跨越式发展的强大动力。“泛珠三角”电力产业发展必须立足长远,加强合作,共谋发展,做大做强“泛珠三角”电力产业。“西电东送”对于“泛珠三角”电力一体化、对于“泛珠三角经济区”能源开发、对于“泛珠三角经济区”的实质性构建提供和起到了重要的产业连接和产业支撑作用,有力的促进了西南电力资源开发,优化了“泛珠三角经济区”的区域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分工合作。面向东盟的电力开发与合作,将为“泛珠三角经济区”电力资源整合和电力资源开发的跨越式发展提供更为广阔的市场需求,成为继“西电东送”之后第二次发展机遇。

  (4)开拓东盟电力市场的国际经济意义与政治意义。首先,开展与东盟的能源交流,为这些国家提供电力和相关电力投资、技术、设备等,与区域国际区域市场进行能源交流和资源共享,有利于提升中国在相邻地区的国际经济地位和合作地位。第二,紧密的经济和产业合作有利于整合东盟的战略资源,如橡胶、天然气、石油等,其中尤其是石油对我国能源来源多元化构架的形成、能源安全、国家安全和政治安全均具有重要意义。第三,促进经济的发展和地区的稳定。通过泛珠江三角洲和东盟的紧密合作,对于南海主权纷争及其南中国海地区的稳定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
因此,“泛珠三角”区域合作及其各相关省区,在面向东盟的合作与发展机遇中,应当对区域电力产业发展与进入国际区域电力市场之间的关系进行全局性、前瞻性、战略性思维和决策。

  二、“泛珠三角”电力资源优势与存在问题

  “泛珠三角”主要具有以下四个方面的电力资源优势,即:电力资源优势、资金优势、工程技术优势和电力资源整合优势。

  (1)“泛珠三角”电力资源优势。“泛珠三角”是中国后起的电力大区,有良好的丰富的电力开发资源。中国水能资源的区域分布开发主要在西南。“泛珠三角”内地9省区中,广西、四川、云南、贵州都是电力资源大省。云南电力资源十分丰富。水电年发电量可达4500亿千瓦时,居全国第二位,占全国可开发量的四分之一;广西水电蕴藏量为1 751.83万千瓦,年可发电1 534.6亿度,占全国2.6%,位列第八。贵州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达1 874.5万千瓦,居全国第六位,水能资源可开发量已超过1 683万千瓦。远景可开发电力装机容量超过4 000万千瓦。四川水能资源的理论蕴藏量是1.68亿千瓦,可供开发量为1.1亿千瓦,占全国总量的22.2%,位列第二。可建设装机容量在百万千瓦以上的水电站有10余个,最大的装机容量可达到1 440万千瓦,仅次于三峡水利枢纽电站的装机容量。4省区水能3.155亿千瓦,占全国6.67亿千瓦的47.3%。年发电量可达23045.6万千瓦。此外,“泛珠三角”煤炭资源也十分丰富。贵州省累计探明储量510亿吨,保有储量507.26亿吨,预测储量达1866亿吨。云南煤炭资源丰富,保有储量246.5四川全省已查明的煤炭资源总量为  477 亿吨,三省煤炭保有储量1230.76亿吨。经过“泛珠三角”电力资源整合,可形成区域“水火互济”优势。

  (3)资金优势。经过改革开放27年的发展,“泛珠三角”格省(区)经济实力得到大幅度提升,具有相当的资金基础。其中尤其是广东以及香港、澳门都是经济发达地区,属于资本密集型地区。对具有相当程度的资源垄断性、政策保护性、行业排他性、市场空间巨大的电力产业的开发投资,对于“泛珠三角”各省区、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来讲都是一个有着极好投资回报的投资面向,对本地经济能起到很好的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和发展的作用。

  (3)工程技术优势。由于东盟存在着电力缺口和电力需求,从而对相应得电力设备、如水力和火力发展厂的成套设备、输电线路、变电站设备、地下输电线路等都有着投资和设备需求,对电力工程施工、设计、技术等也有一个长期的市场需求。在大湄公河次区域内的国家中,多数国家正处于工业发展的起步阶段,电力需求量大,电力技术设备落后,人才缺乏,而“泛珠三角”各省区通过多年的积累与发展,电力正在形成优势产业,在电力设计、设备制造、工程建设、电网运营、管理等方面都相对成熟和领先,可以大量介入,与之形成互补和良性互动。

  (4)电力资源整合基础优势。自国家实施“西电东送”战略以来,“泛珠三角”的电力资源整合取得了长足进展,有了相当的整合基础和经验。近几年来,广东、香港、广西等采取各种方式与西南电力资源丰富的贵州、云南、四川等省区来联合开发电力资源,主要采取股份制、独资建设委托经营、购买产权、购买电量等方式。例如,广东粤电集团已基本完成了其电源点的战略布局,从珠三角到东西两翼到粤北山区,一直延伸到云南、贵州;粤电集团控股、参股的新建、续建和重点前期电源项目多达27个。目前,粤电集团在建和规划建设的电源项目有:珠江三角洲区域8个、东翼地区3个、西翼地区4个、山区7个,合计容量达到1599万千瓦。除在建的11个控股项目外,启动前期工作的项目有11个,投资贵州盘南电厂、北盘江流域水电站、云南临沧水电站等电源项目建设也正在如期推进。从2002年至2005年年末,广东省广电集团将投资79亿元建设“西电东送”配套工程。 此外,广西参股50%投资贵州盘南电厂,香港电力龙头企业——香港中华电力控股集团投巨资参与贵州省电力建设,其全资子公司中华电力(中国)安顺有限公司与省电力公司、省基本建设投资公司合资成立了贵州中华电力公司。总之,“泛珠三角”区域电力资源整合已经从单一电量购买向资本与资源直接结合的深层次资源整合转换,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多元产权结构,区域电力产业一体化正在形成,从而为开拓东盟电力市场提供了较好的电力资源整合前提,有利于构建“泛珠三角”电力资源统一体,整体面向东盟电力市场。
“泛珠三角”电力资源开发和整合取得了显著成效,有力地促进了区域电力资源开发和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但是,面对“泛珠三角”加强与东盟的合作发展的新形势,有些问题凸现出来,应当引起思考、重视并逐步解决。主要问题有:第一,电力开发政策取向。到目前为止,除云南、广西等少数省份意识到与东盟合作、开发东盟电力市场外,“泛珠三角”整体的电力开发政策取向基本上仍然处于“西电东送”阶段,“西电南送”和“电力产业南下”的产业政策还未形成。第二,电力资源开发和整合力度亟待加强。面向更大的国际性区域电力市场,以“西电东送”为主的电力资源开发和整合力度已经明显不适应新的需求。第三,各自为阵、地区保护、利益机制失衡、区域整体竞争力未形成、无序竞争和竞争的恶性化趋势等问题不同程度存在。这些问题严重制约着“泛珠三角”电力资源整合、开拓东盟电力市场的历史性进程,理应加以相当关注。

  三、区域资源整合与东盟电力市场开拓的基本思路方略

  要实现“泛珠三角”电力产业面向东盟的合作与发展,首先和最重要的是必须要有一系列的思路观念转换和方略调整。当前主要应当考虑等“三大转换”与“两大协调”方面。
“三大转换”是:

  第一,产业开发政策的取向转换:从“西电东送”与“西电南送”并重。“泛珠三角”各省区、无论是拥有资本、市场的购电省区还是电力资源富集省区,在面对东盟的新形势下,应当跳出单一“西电东送”的开发政策取向,以东盟大市场为导向,激励和盘活“泛珠三角”电力资本和资源,区域内电力资源开发和电力产业发展才能有更为广阔的视野和发展空间,才能抓住机遇谋求区域电力产业的跨越式发展。

  第二,开发主体构造转换:从行政主体开发到区域共同开发转换。“泛珠三角”应当在电力资源开发和电力产业方面形成“区域产业”概念,取代“地区产业”概念。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动员和整合区域资本和资源,加大电力资源开发力度,在“泛珠三角”内形成区域电力产业合力,扭转目前总体上的孤立、分散和小规模状态,为做大做强区域电力产业、大规模进军东盟市场提供整体、协调的强大竞争力。

  第三,从单一电量产品向年多元电力产业产品转换。目前,“泛珠三角”一些省区与大湄公河流域国家的电力合作大都只围绕电量市场做文章,即“卖电”。这对于“泛珠三角”区域电力产业的发展有相当局限,同时,与面向东盟的电力产业性、深层次合作有相当距离。“泛珠三角”除了电量销售之外,还应当在电力设备销售、电力工程承包、水电投资和建设等方面全面参与和大力进入东盟市场,使区域化产业向国际化产业层面提升。

  “两大协调”是:

  第一,区域用电与“西电南送”矛盾协调。就目前状况而言,“泛珠三角”电力供求状况总体上还是比较紧张,电力缺口较大。从各省区情况看,不同程度的电力紧张在相当长一段时期仍将存在。例如,根据对广东省国民经济发展速度和电力增长预测,到2010年广东省电力缺口约将达近2000万千千瓦。对云南省未来十年电力平衡的分析,到2005年,云南省电力负荷富余仅9万千瓦,2010年为10万千瓦,仅能满足省内自身经济发展需要,尚无多余负荷输往省外;同时还承担着“西电东送”的供电任务。由于经济发展对电力需求量的骤增,兼之以水电为主,特别是在枯水季节,云南电网满足电力供应的缺口还较大,电力供应还显得十分紧张。广西区电源结构也是以水电为主,火电资源极其匮乏,总体上是属于缺电省份,丰、枯水期均缺电。从2006年开始,随着部分电力项目建成投产,缺电状况将有所缓解,2008年龙滩水电站建成投产后,丰水期电力开始有盈余,枯水期仍将缺电。湖南省是净购电省。今后十年,由于用电增加较快,而新装机不多,将面临严重缺电局面。预计2010年将缺电近500万千瓦。海南电力也较吃紧,在用电高峰季节之后和雨季水电发电量增加情况下,才能实现供求大致平衡。贵州电力资源丰富,近年来电力工业将有较大发展。除满足省内用电外,可外送电力500一1300万千瓦,兼之水火互济,可部分解决广东省,以及湖南省和广西区电力急需。但是同样面临着满足“西电东送”与省内用电紧张的矛盾。对此 “泛珠三角”一是在思路上必须坚持对东盟开放、开拓东盟市场的方向,不能因为区域内总体缺电就对面向东盟的重大合作与发展机遇采取回避消极态度,而应当用战略性、全局性、前瞻性思维和国际化视角统筹两大区域电力市场。二是确立通过发展解决两大电力市场矛盾的基本理念。“泛珠三角”应当在面向东盟电力市场方面首先形成共识,然后动员和激活区域资本和资源,加大电力资源开发力度,以此为契机推动区域电力产业的大发展,满足“泛珠三角”区域和东盟的电力需求。第三,区域电力资源富集,开发程度低,为区域电力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前提。这几年,随着“西电东送”的发展,区域电力资源开发程度有了较大提高,但是总体上看,开发程度不高,开发潜力巨大。例如目前云南的水能资源只是开发了6%~7%;贵州省发展火电的煤炭资源条件很好,具有开发强度低和开发潜力大、分布相对集中、煤层赋存条件好、地理位置优越,原煤盈余量大等优势,兼之水资源条件好、交通运输条件迅速改善等,为火电资源开发提供了有利的基础和前提。四川、广西等省也具有很大的电力开发潜力。

  第二,区域送电通道协调。从区域电力资源开发的角度看,“西电南送”关键要解决通道协调问题。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国家与广西、云南山水相连,送电的基础设施建设及送电成本相对较低,目前,广西和云南都在分别向越南和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送电。应当将广西和云南协调成为“泛珠三角”整个区域的送电通道,使之成为“泛珠三角”与东盟建立“经济大通道”的有力支柱。应当加大协同规划和投资力度,最终将可实现“泛珠三角”——东盟电力联网。

  作者简介

  胡晓登,男,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经济学研究员、教授。武汉理工大学产业经济学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成果:主持完成重要课题25项,科研成果300余万字。研究方向:区域经济 制度经济 产业经济。

  (本文由“泛珠三角面向东盟的合作与发展”国际论坛向南方网供稿,未经作者审阅。)

(编辑:莫凡)

 
南方网 2005-11-07 11:18
 
返回上页】【关闭窗口
理论关键词
科学发展观 执政能力 政治局集中学习 广东学习论坛 党的先进性 新农村 “三农”问题 县域经济
五中全会精神 “十一五” 哲学社会科学 医疗体制改革 和谐社会 宪法知识 股权分置 泛珠三角
减免农业税 循环经济 环境友好型社会 房产新政 和平崛起 企业文化 审计风暴
 
相关文章: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