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党建研究 南粤学人
南粤大看台
理论文章
学术思潮
理论专题
理论动态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理论频道 > 南粤大看台 > 南粤观点
 
广东构建和谐劳动力市场的思考
 
张炳申


  在我国仍然面临劳动力“无限供给”的状态下,面对劳工工资偏低,劳工权益保护存在缺失,农民务工正发生着一次新的理性选择,以及面对户籍制度与城乡之间社会福利的重大差异造成的制度环境缺陷时;从建设和谐社会的高度必须思考包括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完善劳动关系,创新农业劳动力转移模式,加快户籍制度改革,建立城乡劳动力公平就业、社会福利共享制度在内的应对方略问题。

  广东劳动力结构性短缺的深层原因

  众所周知,在1990年代初我国出现过蔚为壮观的“民工潮”,然而2004年初,东南沿海一带出现了招工难的情况,媒体把它称为“民工荒”。实际上这是一种工业化过程中的劳动力结构性短缺现象。首先,从行业与工种看,招工难主要集中在制衣、制鞋、电子、玩具、家具制造、餐饮服务业等制造业为主的劳动密集型行业。诸如模具、数控机床、电子测试等技工的供给十分紧缺。其次,从年龄与性别看,企业急需年龄在25岁以下的女性工人为主,导致了这部分劳动力供给的紧张。珠三角不少企业用工的男女比例为1:5,年龄在18岁-25岁之间的劳动力占八成。可见,此次出现劳动力供给不足主要是制造业所需的青年女性劳动力。就成因而言,可以列出七八个原因,但从广东产业发展和经济运行状况看,最为重要的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从需求(企业)方看,工资偏低和劳工权益保障存在问题

  有研究表明,十几年来珠江三角洲地区外来劳动力的月工资提高缓慢,另一方面住房、食品、教育等费用则明显上升,导致工人的实际工资水平下降。例如,深圳市月工资在700元以下的企业招工十分困难,1000元左右的基本保持正常用工,1200元以上的能招到比较充足的工人。尽管政府部门下大力气实施《劳动法》,然而侵犯劳工合法权益的事件屡有发生。不少企业在聘用工人时连一纸合同都没有,发生劳资纠纷时无法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有的企业超时加班、拖欠工资、没有社会保障待遇、劳动保护条件差等情况仍然较为严重,加上对外来劳工在年龄上的歧视性使用恶化了劳动关系。

  从劳动力供给方看,农民对务工正在发生着一次新的理性选择

  农业比较收益提升使部分农民工回流。据国家统计局的抽样调查,2004年上半年农民收入同比增长16.1%,每月平均现金收入为224元。农民收入提高,非农产业工资不变表明名义工资下降。由于工农之间的比较收益发生了变化,必然促成农民在务农和打工之间进行重新选择。此外,长三角、环渤海等地的工业化迅速崛起也分流了原来到广东打工的农民工。

  户籍制度与城乡之间社会福利的重大差异是制度环境的缺陷

  尽管近年来我国尤其是广东省对计划经济时期形成的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进行了多次改革,然而,外来劳动力与本地居民在培训、子女教育、社会保障方面仍存在着严重的不平等待遇,从而造成外来劳动力难以作出在异地长期定居的个人决策,也难以融入当地的社区文化中去。从以上三个方面的主要原因说明,广东省在企业用工、企业文化、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和制度环境方面仍然存在一些不和谐的问题,构建和谐广东必须正视解决这些问题。

  从发展和谐社会的高度调整应对方略

  上述情况说明,广东省城乡之间分割的劳动力市场状况较为严重,使城乡平等就业的制度的建立有较大的差距,进而导致外来劳动力在选择广东企业时感到明显的缺陷。从广东对外来劳动力的需求结构可以看出广东省劳动密集型加工产业的明显特征,它对解决劳动就业具有优势;然而,现行工资率及其待遇偏低而无法像过去一样对外来劳动力具有绝对的吸引力,说明目前广东省有关企业的人工成本与利润的结构已不适应劳动力市场的供给要求,这预示着广东省产业调整的两种可能:一是在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基础上提高技术水平和劳动生产率;二是产业从劳动密集型向资本和技术密集型转变。我们认为最大的可能趋势是,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提高技术含量,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出珠三角,腾出土地空间被高一层次的产业替代之。为推进城乡统筹就业和建立较为和谐的劳动力市场,从泛珠三角合作的角度我们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提高珠三角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

  根据相关研究,综合劳动力再生产成本和农业比较收益变动的情况,总体上广东省外来劳动力工资水平偏低。因此,适当和适时地提高广东省的最低工资标准不仅是提高对外来劳动力吸引力,解决广东省劳动力市场不均衡的迫切需要;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提高工资水平,相应提高企业的人工成本,必然会推动企业的技术进步或管理革命,提高产品的附加价值,从而促进产业的转移和升级。

  促进和谐劳动关系建设

  目前,广东省的一些企业在超时加班、工资偏低、工人社会保障缴费以及职工其他合理权益保障方面仍存在不少问题,造成劳动关系的不和谐。为有效推进和谐劳动关系的建设,政府、企业和职工都要采取有力措施,政府劳动部门和行业协会要承担起对企业劳动关系进行考核的责任,设计简明、切实可行的指标体系对不同类型的企业实行考核。例如,可采取企业自评、职工代表参评、当地政府评价相结合的办法。企业要建立“以人为本”的企业文化和人文关怀的劳动管理模式,保证员工的合法权益。对员工而言,要树立诚信、勤奋、与企业共发展的观念。

  以劳动力向东南沿海城市带“异地”转移为主要方式,为劳动力流动合作提供城市结构载体

  长期以来,学界和政府都特别重视发展小城镇问题,这不无道理。但近年来的实践证明,小城镇遍地开花,规模偏小,严重影响了城镇的积聚功能与宏观效益。事实上一些山区和内陆地区并不适合发展非农产业,缺乏进行工商业积聚的基本条件;另一方面,大城市和特大城市正按照其自身发展的客观规律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并没有减慢的迹象,它们在吸纳和积聚劳动力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城市化模式的改变必然带来城市结构体系的调整进而决定着农业劳动力转移的方式。从企业群集和城市化发展的规律出发,我们主张实行异地转移为主的形式。因此,无论是从泛珠三角战略还是广东现代化建设考虑,加大大中城市的发展力度,支持劳动力的异地转移是必然的政策选择。

  推进户籍制度改革,为完善劳动力流动合作创造制度环境

  广东曾多次调整户籍政策,对促进劳动力城乡交流、促进劳动力合理流动和加强人口管理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为最终消灭城乡就业差别奠定了基础,也是泛珠三角建立劳动力流动合作机制的必备的制度环境。今后在建立平等的、开放的、竞争的劳动力市场方面,要加快改革步伐,处于全国领先地位。

  建立内外劳动力社会福利共享制度

  目前,农民工与本地工人所享受到的社会福利存在着重大差别,最为突出的是子女教育,包括医疗、失业、养老在内的社会保障待遇以及提供适合外来劳工收入支出水平的住房等方面。改革的趋势是,不论是本地还是外地农村劳动力,只要达到城市职工的准入条件,都应给予与城市居民同等的待遇。东莞市已经启动了市财政对外来劳工子女教育的投入,使其子女享受应有的接受教育的权利。外省有的地区还通过财政支持建设简易型住宅以较低租金租给外来劳工居住。这种做法值得借鉴。 (作者为暨南大学博士生导师、广东金融学院院长)

(编辑:莫凡)

羊城晚报 2006-01-08 20:32


相关新闻:
本栏目由广东省委宣传部理论处主办 南方网承办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