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组学习






 
(六十五)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
 
--------------------------------------------------------------------------------------------------------


  从历史进程看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作用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这是党在长期革命斗争中起领导作用的必然结果,是全国各族人民基于一百多年的历史经验所作的郑重选择。为了揭示出中国共产党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所起的伟大作用和所担负的历史使命,我们选取以下三个参照系,以便层层深入地进行对比研究。

  第一个参照系:新中国建立50多年来三大阶段之比较

  新中国建立50多年来,大体上可划分为三大阶段:“新中国建立初期头8年——曲折发展22年——改革开放20多年”,总的来看是一条“高——低——更高”的螺旋曲线,最终迎来了改革开放、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黄金时代”。其中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现代化起飞初始阶段,90年代是中国现代化起飞的加速阶段,也是关键时期。

  改革开放20多年与曲折发展的22年相比,无疑是带根本性的历史转折和历史进步。中国社会经济发生了巨变,这主要表现在:一是根本结束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乱,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经济建设为工作重心,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重新起步;二是实现了经济体制的根本转变,从传统计划经济体制转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型体制,解决了苏联东欧未能解决的历史性难题;三是与经济改革相适应的政治体制改革逐步展开,发展社会主义新型民主,建设法治国家,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型政治文明的建设目标与显著特色;四是中国共产党的建设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得到了日益高度重视与大力加强;五是九亿农民走上了联产承包制的共同富裕之路,两千多万家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开辟了一条中国工业化与农村社会化的新道路;六是对外开放使中国经济焕发生机并成为世界上居第六位的外贸大国,进出口额已占国内生产总值45%左右,成为开放度最大的国家之一;七是文化教育走向百花齐放、万紫千红;八是中国社会生产力正在发生从传统型到现代型的变化,国民经济以每年9%左右的速度持续发展;九是中国综合国力显著增强,2001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迅速上升到世界第六位;十是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中国已经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时期。

  改革开放20多年同新中国建立初期头8年相比,同是新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高峰时期、黄金时代,但不仅持续发展的时间更长了,而且质上更高了。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六个方面:一是根本突破苏联僵化模式、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道路的方向更加明确了;二是中国现代化的目标更明确、更全面、更系统了,从“国家工业化+农业近代化”,发展到四个现代化,乃至全面整体系统的现代化;三是指导思想上有重大的继承发展,从毛泽东思想,发展到邓小平理论,在此基础上,江泽民同志提出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可见,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不仅同中国新民主主义的实践相结合,而且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相结合;四是体制现代化的总体框架更加明确了,形成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新概念,并以此为主体,加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型民主政治、新型精神文明为两翼,作为新型体制的总体框架;五是对外开放更大胆、更全面了,从当时条件下“一边倒”式的局部开放,发展为新形势下的全面开放;六是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的持续性大大增强,我国经济以每年9%的增长速度,已保持20多年的持续发展,而且可望这种持续发展不断出现新局面,基本上实现现代化。

  改革开放新时期是新中国建立以来最为辉煌的黄金时代,不仅根本扭转了中间一段低潮时期的社会经济停滞状态,而且也从总体上继承并超越了新中国建立初期的伟大探索——这就是历史的结论。

  第二个参照系:中国近代160多年来比较

  近代160多年来,尤其是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这109年的中国近代史,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残酷压榨中国人民的血泪史,是中国落后挨打的国耻史,是一部内忧外患、备受煎熬的中华民族磨难史,也是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前仆后继、奋起反抗的民族斗争史、阶级斗争史。在这100余年间,经济发展最迅速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全面侵华之前的这段历史机遇,大体上是1920年-1936年这16年间。有些中外学者把这个阶段称为中国民族资本、民族工业、民族经济发展的“黄金季节”。但即使如此,也只维持了十来年,就被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战争所打断,日本入侵后则因战乱而使中国经济走向衰弱,“黄金季节”成了“昙花一现”。无论从发展的速度、持续的时间、发展的广度和深度来看,旧中国的“黄金季节”与新中国改革开放的“黄金时代”,都是很难相提并论的。

  第三个参照系:与“文景”、“贞观”、“康乾”三大盛世比较

  三大盛世的共同特征是:社会生产力增长较快;多民族国家政治局面的统一稳定;科技文化繁荣昌盛;国际交往领先一时。然而,这三大盛世却都有两个不可逾越的根本局限:第一,它们虽然分别在中国封建社会的早期、中期、晚期,把有中国历史特色的封建经济、君主专制、封建文化发展到极致之点,却是“有增长、无发展”,只有社会经济的恢复和量的扩张,却没有科学技术与生产力的革命,没有社会经济形态的根本变革(当然,这是一种历史的局限性,不应苛求);第二,由于缺少科学技术与生产力的革命,因而经济增长的速度,实际是相当有限的,不能说得过于理想化。因而,无论就社会经济发展的质而言,还是量而言,这三大盛世都难以和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伟大创新相比。

  站在这样的历史关头,回首中国历史发展的九曲黄河,纵观上述三大盛世,我们的确应当说:“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中国现代化起飞,在不很长的时间内,走完了西方近代发达国家二三百年走过的历史道路。


  中国共产党执政与西方国家执政的比较

  领导核心与执政职能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概念。执政是实现领导核心的前提,领导核心是执政的政治基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核心地位和作用是通过其执政过程来实现的,执政方式的科学选择对于领导核心作用的实现具有重大的意义。

  西方国家有执政党、在野党之分。西方国家政党的起源和职能,和我们党有很大的不同。西方政党在议会政治中产生,为了取得议会的多数,而组织各种党派,他们的基本职能是争取选民,以争得本党在政府中的首脑和议会的多数,而这些活动主要是通过政党的上层活动来实现的。当选举结束以后,党的职能就弱化了,主要是通过各级政府和议会来实现对国家的领导。共产党执政和西方的执政党有很大的不同。一是共产党本质上是一党执政,不存在在野党,也可以说共产党是领导党;二是共产党执政、组织政府以后,党自身的功能并没有弱化,它仍然肩负着制定党的路线、纲领、政策,制定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战略,领导着国家和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繁重职责。三是中国共产党的组织与国家政权组织的关系密切,各级党组织对国家政权实现领导。在整个执政体系中,党是领导者,党的主张和政策,通过法定程序,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变成国家的法律和意志。政府处于执行者的地位,政府对人民代表大会负责,实际上也是向执政党负责。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其执政职能实际上就是党承担并履行着国家的社会职能。因此,共产党执政和西方的执政党在组织形式、活动方式上有很大的不同,执政规律当然也有区别。

  在现代世界各国政治体系中,国家、政府实际上是一种框架和形式,要由执政党来充实内容、驾驭整合、激发生机、注入活力。在西方,执政党与在野党在领导职能上有着明显的区别,在整个社会与国家权力体系中能起领导核心作用的只能是执政党。在这点上中外政党是相似或相同的,即由执政党来组织政府,并维护政府权威,而政府支持和执行执政党的主张及政策。

(编辑:莫凡)

 

 2004-10-12 10:02


相关新闻:
本栏目由广东省委宣传部讲师团主办 南方网承办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