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组学习






 
(五十)世界新军事变革方兴未艾
 
--------------------------------------------------------------------------------------------------------


  世界新军事变革的基本情况

  自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来,世界军事领域兴起了一场新的深刻变革,被称之为“新军事变革”。这场新军事变革兴起的主要背景,一是国际战略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冷战结束,两极格局解体,新的格局尚未形成,世界大战在一个较长时期内打不起来,但局部战争仍时起时伏;二是随着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的迅猛发展,对武器装备的发展、军事思想和战争形态的变化,以及军队建设及编制体制的调整均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这场新军事变革具有划时代的特征,实质是信息化革命在军事领域的反映。

  一是武器装备智能化。其重要标志是各类精确制导武器逐步成为战场的主角。在历时14年的越南战争期间,美军使用的精确制导弹药只占使用弹药总量的0.2%。到了1991年海湾战争,美军使用的精确制导弹药占使用弹药总量的比例增至8%,当时主要使用的是“战斧”式巡航导弹。而这一比例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和2001年阿富汗战争期间更分别上升到35%和60%。二是编制体制精干化。提高质量、减少数量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军队建设的普遍趋势。据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统计,1985年全球兵力总额为2794.66万,1999年降为2187.59万,减少607.07万,减幅达22%。通过裁减数量、调整编制体制、优化军兵种结构等措施,军队规模更趋精干,战斗力普遍增强。

  三是指挥控制自动化。自20世纪60至70年代起,为使指挥控制实时高效,世界主要国家军队纷纷着手开发CI系统,把情报系统获得的信息通过通信这条生命线用于指挥部队和控制武器装备。90年代后又进一步发展为CISR系统,增加了监视侦察。目前这一系统又发展为CKISR,增加了信息“杀伤”。

  四是作战空间多维化。随着科学技术在军事领域内的广泛运用,作战领域正逐步由传统的陆、海、空三维空间向陆、海、空、天、电(磁)五维空间扩展。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表明,谁拥有制信息权,谁就能掌握高技术战场的主动权。而制信息权又离不开制天权。据统计,美国等国在海湾战争中共动用军事卫星33颗,在科索沃战争中共动用军事卫星50多颗,在阿富汗战争中也先后动用军事卫星50余颗。

  五是作战样式体系化。近期几场局部战争表明,高技术条件下的战争是系统与系统之间的对抗,诸军兵种的协同作战已发展到诸军兵种的联合作战。

  由于当今世界新军事变革受到信息化技术装备为主的影响,世界各主要国家的军队建设变化都出现一些新的趋势。首先是提高质量、减少数量。保持适度缩小的军队规模,战斗力不仅没有削弱,反而由于广泛增加了信息化技术装备,战斗力不断提高。其次是调整军兵种建设力度。各国陆军裁减比例较大,同时优化陆军结构,增加高技术兵种。此外,各国军队还普遍加大海、空军的建设力度,在经费投入、装备更新和人员编制方面予以较多倾斜。第三是突出天、电(磁)等高新技术部队的发展。军事航天力量、导弹部队及导弹防御部队、电子战和信息战部队等成为军队建设新的重点。俄罗斯不久前将战略火箭军一分为二,分别组建火箭兵和航天兵两个兵种。预计到2015年左右,美国还可能考虑组建天军。这些军队建设变化的情况,都值得我们在研究世界新军事变革时深入探讨。


  从伊拉克战争看世界新军事变革的动向

  与1991年海湾战争、1999年科索沃战争以及2001年阿富汗战争相比,美国发动的这场战争技术含量更高、信息化特征更为明显,反映了世界新军事变革加速发展的趋势。

  首先,伊拉克战争进一步反映了武器装备智能化的发展趋势。主要标志是精确制导武器得到更多应用、军事航天力量在战争中发挥更大作用以及导弹防御系统有新的发展。在1991年42天的海湾战争期间,美军共发射288枚“战斧”式巡航导弹。而在此次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共发射巡航导弹约800枚,总投弹量约2万多枚,其中精确制导弹药约占总弹药量的70%。在这场战争中,美军动用了更多军用卫星,多达90多颗,为作战提供了不间断的情报保障,为指挥作战特别是精确打击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此外,在这场战争初期,伊军向科威特发射了10多枚短程弹道导弹,其中7枚被美军的“爱国者”导弹系统拦截。这反映海湾战争以后美国重视导弹防御技术研发,在导弹防御系统方面有新的发展。

  第二,伊拉克战争进一步反映了军队编制体制精干化的发展趋势。与海湾战争空袭38天后美军才发动地面战明显不同,这次美军在开战两天后就马上投入了大量的地面部队,并根据战场情况,采取了“南线长驱直入,北线空中机动”的方式,迅速向巴格达推进。而无论是南面的长驱直入,还是北面的空中机动,都反映了美军经过这十多年的编制体制调整,使部队更趋精干化、轻型化,具备了更强的机动能力。

  海湾战争结束后,美军从实战需要出发,较大地压缩了军队规模特别是陆军规模,通过调整编制体制,不断提高部队机动能力。据统计,美军现役总兵力从1991年的198.5万压缩到目前的139.8万。其中,陆军的减幅最大,从71万人减至48.1万人,减少46.3%;海军从57万人减至38.2万人;空军从51.1万人减至36.2万人;海军陆战队从19.4万人减至17.3万人。其中,美陆军将作为基本战术单位的现役诸兵种合成师由16个减至目前的10个。在继续保持装甲师、机械化步兵师等重装部队的同时,注重加强空中突击师、空降师和轻步师等轻装部队的建设。此外,美陆军还将第4机械化步兵师改建成世界上第一个数字化师。

  第三,伊拉克战争进一步反映了作战样式体系化的发展趋势。美英联军在这场战争中,按“先发制人”军事战略和“震慑”作战理论的要求,更加突出地体现了陆、海、空、天、电(磁)五维一体的联合作战思想,力求在战场上形成各军兵种全方位、全时程的统一行动,达成“快速主宰”的优势,其行动包括空中打击、地面进攻、海上发射、卫星保障和信息对抗等诸多方面。

  这场战争大体上经过了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都具有明显的一体化联合作战样式。战争第一阶段是3月20日至22日名为“斩首攻击”的行动。美首先动用人力和高技术等各种侦察情报手段,对伊拉克领导人的藏身地点和行踪进行全方位的实时监控。在获得情报后,首次攻击就投掷了40多枚巡航导弹。尽管“斩首攻击”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但美军的整个作战体系仍呈现出以信息化技术为主导进行精确打击的联合作战行动的特点。从3月22日,战争进入名为“震慑”的第二阶段。美军在这一阶段更多地使用了精确制导弹药对伊进行打击,出动作战飞机的架次每天少则约1000架次,多则2000多架次,空袭强度非常之高。与此同时,还出动地面重型装甲部队多路进击,快速推进。在天、电(磁)力量支持下,这里有海空一体化,空地一体化,还有多种形式的心理战、情报战相配合。由于伊拉克采取了一些非常规的作战方式对美军进行反击,“震慑”行动初期美军的进展不太顺利。但经过调整后,美军很快恢复了进攻势头,并于4月6日兵临巴格达城下。从4月9日美军占领巴格达起,作战行动进入第三阶段,即“扩大战果和清剿”阶段。在这一阶段,美军原来准备从土耳其进入的第4机步师从科威特进入了伊拉克。作为美军第一支完全数字化的部队,该师的各种作战平台,从单兵装备到坦克、装甲车、火炮、直升机等均实现了数字化信息共享和通联。而且通过数字化的指挥系统,该师还能与海、空、天等美军其他作战系统实现实时信息共享,作战样式体系化的能力更加突出。

  总之,通过这场战争可以看出,武器装备智能化的发展带来了更加精确的打击效果,更加精干的编制体制,使部队机动能力大大提高,作战行动在陆、海、空、天、电(磁)等多维空间的展开使作战样式呈现体系化的特点。我们研究这场战争,要坚持辩证分析的方法,要注重用全面和发展的观点看问题,既要看到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世界新军事变革的大趋势,又不要因为高技术武器装备的作用愈益突出,就否定人的作用。要防止认识上的片面性和绝对化。

(编辑:莫凡)

 

 2004-10-12 10:20


相关新闻:
本栏目由广东省委宣传部讲师团主办 南方网承办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