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组学习






 
(三十五)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文明,
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理论的创新发展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文明是一种新的政治发展观

  关于“政治文明”,《中国大百科全书·政治学》中的表述是:人们改造社会所获得的政治成果的总和。一般表现为人们在一定的社会形态中关于民主、自由、平等、解放的实现程度。在人类历史上,代表生产力发展方向的先进阶级,通过社会革命改造旧的社会关系和社会制度,建立新的社会形态。在新的社会形态里,统治阶级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统治,需要建立与生产力、生产关系状况相适应的社会政治制度、法律制度、民主制度。在这些制度中,人们的民主、自由、平等实现的程度相应获得新的提高,这就是政治文明的进步。

  2001年初,江泽民同志在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首次郑重地使用了“政治文明”这一概念,此后又多次进行了具体阐述,并在十六大报告中把它作为党建的目标,使“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内涵,已经由一般政治学意义上对政治现象或因素的描述和对人类社会政治进步状态现实的总结,转化为一个国家、一个特定的政治系统对发展目标和发展途径的探索和追求,使政治文明建设和发展成为了一种自觉的行动。这是一种新的政治发展观,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理论的创新发展。


  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丰富内涵

  首先,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包括社会主义政治思想文明。政治思想包括政治理论、法制观念、政治理想、政治道德、政治态度、政治情感等,其中政治理论、政治观点、政治理想在政治意识和政治活动中起主导的、支配的作用。能不能坚持先进的社会主义政治理论、观点、理想,并不断提高政党、团体和公民政治活动的文明程度,将一直是小康社会政治文明建设的艰巨任务。

  其次,社会主义政治文明,也包括政治行为文明。政治行为文明是指政党、团体和公民政治生活、政治活动方式的文明程度,是政治思想文明在行为上的反映。由于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政治思想的影响,加上我国政治文明规范尚处在系统建设之中,政党、团体及公民的政治生活还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许多不文明行为。这些不文明行为不仅直接阻滞我国政治建设和民主发展,而且严重影响和制约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阻滞整个社会的进步。

  再次,社会主义政治文明,还包括政治制度文明。政治制度文明是指政治与法治规范、政治与法治程序的文明程度,是政治思想文明在制度上的表现。我国基本的、主要的政治制度是符合我国实际的,是具有民族特色,已经和正在发挥巨大的作用的。但是,由于现存的一些政治意识、政治行为问题的存在,加上政治制度还不完善,政治制度的认可程度,政治制度在执行中的合理性程度,政治制度化程度,也都还存在诸多的问题。因此,进行政治制度文明的建设,特别是法制建设,是十分重要的。


  小康社会呼唤政治文明

  当我国开始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的发展阶段,我们党必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当前政治发展的水平,能否使国家和政府充分发挥主导作用,并有力地推动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这就是江泽民同志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要加强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缘故。

  发展市场经济需要政治文明建设。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在国家(政府)强有力地推动下产生的,并逐步加大改革的力度,扩大市场机制的作用。为适应市场化方向的改变,党的领导方式和政府的行为也在不断地积极调适。但政治发展的步伐与蓬勃发展的经济形势相比还是显得过于滞后,产生了所谓的“制度差距”。如果任由这种差距扩大,将严重阻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因此,必须加快政治文明建设的步伐,保证市场经济的发展环境。

  社会的变化也要求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加快建设步伐。我国处于社会发展的转型期,在有着很多“后发优势”的同时,也存在着很多劣势,如资源问题、人口问题、就业问题、腐败现象、社会治安等一系列问题不仅制约着社会的发展,对党的长期执政也提出了严峻挑战。同时,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发展对执政党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些,都要求我们党必须加快政治文明建设的步伐。

  政治发展本身要求政治文明的进步。政治发展是指不发达的政治系统向发达的政治系统变迁的过程。政治发展主要是由经济发展推动的,它与经济发展的一定阶段相适应。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不发达国家,都面临着政治发展的问题。江泽民同志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目标,反映了我党在新形势下政治发展道路的正确选择。


  树立政治文明的新思维

  学习江泽民同志关于政治文明的论述应该得到哪些启示,应该确立什么样的新思维呢?

  第一,应确立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家和地区的政治文明程度可以相互比较的新思维。从政治文明的基本指标来看,应该包括政治(法律)意识、政治(法律)行为、政治(法律)制度和政治(法律)组织四个方面。每一个方面又各自存在一系列先后相继的具体特征,共同构成政治文明进化的一个完整链条。比如,在政治制度上,人类社会就经历了一个从君主制到君主立宪制再到民主共和制这样一个完整的进化过程,在政治意识、行为、制度、组织等方面也是一样。这样不同政治制度以其在四个方面甚至更多领域所体现出来的特征进行对比,便不难得出特定政治文明是先进还是落后的客观结论。

  第二,应确立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家和地区的政治文明可以相互借鉴的新思维。在政治文明的层面既可以相互比较,更可以相互借鉴。邓小平同志曾经指出:“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所谓人类社会的一切文明成果,当然也应包括政治文明成果。江泽民同志也指出,“要坚持从我国国情出发,总结自己的实践经验,同时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可以说,政治文明框架的确立为我们借鉴西方政治文明中的有益成果打下了基础,对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发展必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第三,应确立政治文明可以共创共享的新思维。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不同发展程度的人们的政治活动对政治文明的进步都起着重大的作用。不仅资本主义国家政治活动以其所创造的代议制民主、政党政治等等在历史上推进了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活动所创造的人民民主、多党合作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等也为人类政治文明作出了巨大贡献,同样,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以其富有民族特色的政治活动也为人类政治文明增添了光彩。因此,在政治文明的框架下,应善于总结自己政治活动的经验,使其升华为符合本国本民族政治活动规律的意识、行为、制度、组织,推动本国本民族政治文明的进步,并丰富人类政治文明的内涵。

  第四,应确立新的政治文明的创新思维模式。人类政治文明同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一样,不是一成不变的,在本身呈现出明显的发展阶段性的同时,自身也通过不断吸取各国各民族政治活动的经验、规律而不断地进行自我更新、自我完善。政治文明的演进也是一个不断创新的过程,使人类政治文明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现代民主制。这种创新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宏观视角来说体现为政治意识、行为、制度、组织文明的演进,同样从特定国家的特定民族这样的中观层面看,也表现为这些国家和民族在政治意识、行为、制度、组织方面的创新和进步。当然,这种创新也可以体现在更为微观的层面上,比如公民个人民主法制意识的增强,一个单位一个部门民主风气的养成等等,这些都是人类政治文明演进的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编辑:莫凡)

 

 2004-10-12 10:29


相关新闻:
本栏目由广东省委宣传部讲师团主办 南方网承办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