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组学习






 
(二十七)当前我国改革处于攻坚阶段
 
--------------------------------------------------------------------------------------------------------


  改革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这使我国目前的改革处于攻坚的时期。

  第一,目前的改革在开放压力下的改革。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我国就已经进入开放倒逼改革的阶段。世贸组织是以市场体制为基础的,“入世”是政府入世,因而我们必须适应世贸组织的要求,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体制,不断深化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这是履行我国“入世”承诺的基本要求。为了提高我国的国际竞争力,我们还不能仅仅停留在“基本适应”的被动改革层面上,我们必须主动加大改革的力度,以改革解放竞争力,以改革提高竞争力。否则,我们不可能得“入世”之利,反而可能尽尝“入世”之弊。在融入全球化的过程,就会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同时,我们还必须看到,“入世”以前,我国的改革是按照自己预定的时间表进行的,而“入世”后我国的改革将在很大程度受世贸组织的影响,这也对我们改革的推进、部署提出了新的课题。可见,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我国的改革外在压力加大了,改革的风险和难度增加了。

  过去20年,改革的重心和重点是企业改革。我国加入WTO,从一年的实践以及从未来几年的分析看,政府的改革将是改革的重点之一。这是中国市场化改革进程的需要,是加入WTO的需要,更是改革深化的需要。我国市场经济进入到今天,特别是加入WTO以后,我们要按照国际通行的经济规则办事,要从制度安排上改变计划经济条件下或者彻底改变计划经济的“游戏规则”,最重要的是政府角色的根本转变。例如,第一,政府扮演的某种市场主体的角色要改变。到目前为止,国有垄断部门和国有经济部门,政府还在扮演着部分的主体作用。第二,政府的职能要转变,制定规则、执行规则就是公共职能的重要内容。第三,在中国经济转轨进入到今天,无论是政府的角色转换、作用发挥,以及当前社会稳定的需要,都把政府改革提到比企业改革更为突出的位置。而政府改革是我国改革的最难啃的“骨头”之一。

  第二,目前的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十一届三中全会尤其是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我们的改革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市场体系已经基本建立,多元化所有制结构逐步演化成型。但是,由于新体制主要是在传统体制周围逐步发展起来的,对传统体制最核心的部位刚刚有所触动,在少数扼制全局的领域,经济运行仍处于探索阶段中,我国改革还很不平衡。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改革滞后于开放。我国对外开放的不断扩大,是适应经济全球化和新技术革命大趋势的正确战略选择,以加入WTO为标志,我国经济将进一步成为全球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但是,由于我国扩大对外开放是在国内市场开放尚不充分和市场制度远未完善的条件下实现的,国内外体制方面的差异以及经济技术实力、管理水平方面的巨大差距,构成了对国内改革的压力和挑战。

  二是宏观改革滞后于微观改革。当前我国虽然初步形成了市场经济的宏观调控框架,但相对于微观领域的重大变革和经济运行机制的变化,宏观领域的改革还是滞后的。特别是作为宏观调控的重要杠杆,财税与金融体制依然不能适应经济运行的客观要求。

  三是政府改革滞后于企业改革。我国改革的初始进程是以企业为中心展开的。政府作为改革的推动者,如何根据改革的进展实现职能上的转变,始终是建立新体制的必然要求和重要内容。政府改革滞后,不仅直接制约了国有企业改革的推进,而且难以理顺市场经济体制下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这也影响了整体经济效益的提高。

  四是政治体制改革滞后于经济改革。改革在本质上是利益格局的调整,在这个意义上,即使单纯的经济改革也不可能不涉及政治层面。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化,现实利益格局乃至权力架构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如果不改变政治改革滞后的状况,进一步的经济改革和经济发展都会受到制约。

  第三,目前的改革是深层次的改革。中国的改革是市场取向的改革,即打破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中国的改革走的是渐进的道路,即外围突破、稳步推进、逐渐过渡、不断接近最终目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大厦有五个重要支柱。就是产权清晰、政企分开、责权明确、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以间接调控为主的宏观调控体系,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分配制度,健全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这五方面的改革都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是都有许多深层次的问题亟待解决:第一,一些改革不到位或难以到位,重要原因是产权制度改革滞后;第二,改革发展中的贫富差距逐步拉大,根源在于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滞后;第三,某些集团性、体制性的腐败问题比较严重,反映出政治体制改革的滞后。我们如何去分析改革进程中出现的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是由于改革本身造成的还是由于改革没有到位造成的。现在有两种观点:一是认为失业、贫富差距和腐败问题是改革中出现的问题,和改革相关联。另一个判断是很多改革还不配套。在我看来,出现这些问题和改革直接相关,这个相关不在于改革本身出了什么问题,而在于改革不到位。这里有三个问题需要搞清楚。一是改革的路子不对。如有些改革无非是方法、政策性的调整,有的方法、政策性的调整同改革的基本取向相矛盾、相背离;第二是改革不到位。收入分配中产生的很多问题、产权制度的很多问题属于改革不到位,有的是因为改革不及时,有的是因为改革不彻底,有的是因为改革还没有真正的展开。第三是改革不配套。突出的是,经济体制改革对政治体制改革的要求越来越直接,越来越强烈。

  第四,目前的改革是普遍触动人们切身利益的改革。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些改革,可以说是能给人们带来现实利益的改革,不仅较少触动旧体制已给人们带来的利益,而且通过建立新体制给人们带来了新的实惠。改革以来,人们收入水平的普遍提高就是例证。而攻坚阶段的改革,从根本上说将有利于把经济蛋糕做得更大,给人们带来更长远的利益。但是一些改革措施的出台也不可避免地会触动一些人的现实利益。比如,住房的商品化,医疗、退休保险等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将使人们原来享有的一些福利待遇变成需要自己花钱的事。政府机构改革、企业改革,都将使一部分人下岗、分流,需要重新安置或自谋职业。这些改革措施的实施,比较普遍地触动人们的切身利益,无疑会大大增加改革的难度。

  第五,目前的改革是局面复杂的改革。复杂,不仅体现在利益关系的错综复杂,也体现在改革与发展矛盾交织。前20年的改革基本上是在短缺的经济环境中进行,改革着眼于尽快扩大生产。改革对生产力的释放作用明显,每项改革措施出台都会赢来一片喝彩。如今,经济发展环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们从短缺经济走进过剩经济,从卖方市场走进买方市场,由供给约束变为需求约束,面临着市场疲软、需求不足、失业增加、经济增长乏力等新的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搞改革,一些改革措施在一定时间内往往会与经济发展构成矛盾。比如,企业减人增效会增加失业;人们增加了改革医疗、退休保险和教育等方面的支出,就会减少消费支出,不利于扩大消费、扩大需求。如何协调好改革与发展的关系,使两者相互促进、良性循环,也是一道难题。

(编辑:莫凡)

 

 2004-10-12 10:35


相关新闻:
本栏目由广东省委宣传部讲师团主办 南方网承办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