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组学习






 
(二十四)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
 
--------------------------------------------------------------------------------------------------------


  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生产关系中还存在与生产力发展不相适应的环节,上层建筑中还存在与经济基础不相适应的部分。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社会主义改革,不进行改革,就会窒息社会主义内在的生机和活力,就会严重妨碍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发挥,就是死路一条。同时,社会主义制度从总体上来说是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和远大的前途。社会主义改革,如果偏离了社会主义轨道,如果丢掉了以改革促进社会主义发展的目标,同样是死路一条。在这方面,苏联解体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反面教材。


  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社会主义改革

  由于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理论的教条式的理解,苏联在经济建设和经济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资产高度国有化管理权限集中化、管理方法行政化、资源配置计划化、产品分配无偿化、收入分配平均化的发展模式和经济体制。这种模式和体制在一定历史时期内发挥了巨大作用,极大地促进了苏联的发展。但是战后,特别是70年代世界新技术革命兴起之后,这种模式和体制的局限性和弊端便越来越明显,例如体制方面单一公有和单一计划,缺乏动力和竞争机制;发展方面粗放经营,科技进步缓慢;结构方面比例失衡,产业落后。所以,改革成了必由之路。

  1957年,赫鲁晓夫对工业和建筑业进行改组。主要内容是从部门管理体制改为经济行政区管理体制。这次改组不仅没有认识到苏联经济模式的根本痼疾,没有突破传统体制,而且即使在传统体制范围内也没有抓住主要问题。没有把改革的重点放在国家与企业的关系上,而是以一种行政管理体制取代另一种行政管理体制,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除了在联盟与共和国之间重新分配经济权限、使企业换“婆婆”之外,没有解决任何经济体制问题。1958年,赫鲁晓夫取消了集体农庄对国家的农产品义务交售制和对拖拉机站的实物报酬制,实质是免除了农民的“贡税”。这是从政策角度对农业体制所进行的重要改革。但是,赫鲁晓夫没有使改革深入到集体农庄体制内部,而是相反,走向主观主义、唯意志论和瞎指挥,搞破坏生态的“大规模垦荒”,违反农业条件的“种玉米热”,取消科学的“草田轮作制”,导致农业生产大起大落。对此,赫不仅不反省,反而诿过于集体农庄庄员不把精力用于集体生产,于是大搞“限制宅旁园地”运动,认为宅旁园地是“资本主义残余”,集市贸易是“搞投机倒把”。这样,赫鲁晓夫从改革农业政策开始,却又回归为传统体制的卫道士。

  勃列日涅夫时期的1965年改革,中心是推行所谓“新经济体制”,主要内容为完善计划工作,改进工业管理,加强经济刺激。1973年合并企业建立联合公司,进一步完善部门管理体制。1979年又在已有改革的基础上实行了一系列改革的新措施。这一时期的改革,由于完善计划体系和指标体系,减少下达的计划指标数量;扩大企业权限,实行完全经济核算制;加强利用商品货币关系和市场因素,领导的重心转向经济方法;建立经济刺激基金,把企业集体和职工个人的物质利益与企业经营成果联系起来,因而取得了一定成效,经济增长率一度明显加快。在农业方面,也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调整农业管理体制,鼓励发展个人副业,改进农产品收购制度(实行“固定收购,超售奖励”政策),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实行有保障劳动报酬制,推行农业集约化方针,发展农工综合体。改革促进了农业的发展,农村状况有所改善。但是,整个改革仍然是在计划经济的范围内进行的,没有突破原有模式,加之后来批判“市场社会主义”,使改革就此止步,结果经济体制与生产力的矛盾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随着世界新技术革命的兴起,西方发达国家经济走出萧条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但是苏联的改革基本是在体制内进行的,没有发生模式性变化。因此,改革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但没有解决苏联经济模式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根本问题,苏联经济进入了停滞以至衰退时期。


1951~1990年苏联社会总产值与国民收入增长率对比
(与前期相比的年均增长率,%)

 

1951/55

1956/60

1961/65

1966/70

1971/75

1976/80

1981/85

1986/90

社会总产值

10.8

9.1

6.5

7.4

6.4

4.2

3.3

1.8

国民收入

11.4

9.1

5.7

7.2

5.7

4.2

3.2

1.3

   资料来源:《苏联国民经济发展七十年》;《苏联国民经济统计年鉴》1990年。

  苏联前期的改革给我们的启示是,在社会主义的发展过程中,必须根据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坚定不移地推进社会主义改革。但是,这种改革不是对经济体制的修修补补,不是对细节末节的涂涂抹抹,必须对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体制进行根本的、彻底的改革,才能激发社会主义的生机和活力,才能充分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社会主义改革必须坚持社会主义方向

  戈尔巴乔夫于1985年3月当选苏共中央总书记,1987年11月应美国出版商之约撰写并出版了《改革与新思维》一书。从此,苏联就在“新思想”的指导开始了新一轮的改革。其改革的过程是:第一阶段,1985年3月至1988年上半年。1985年4月苏共中央全会上,戈针对苏联经济发展出现的停滞趋势,提出了加速经济发展的战略。1986年2月苏共召开第二十七次代表大会,戈尔巴乔夫在政治报告中进一步阐述了加速战略。同时指出,必须对苏联经济机制进行根本改革。加速战略实施后,苏联经济发展非但未能加速,反而停滞更趋严重,戈认为主要是经济体制的障碍机制在作怪,于是形成根本改革经济体制的新思维。1987年6月苏共中央全会通过了《关于根本改革经济管理的基本原则》,提出了经济改革的完整构想。在这一阶段,苏联改革是在完善社会主义的范围内进行的。与此同时,为了发动改革,戈还大力提倡民主化和公开性;为了配合国内改革的需要,还提出了外交新思维。

  第二阶段,1988年7月至1990年初。根本改革经济管理的方针提出以后,改革进展缓慢,阻力颇大。戈认为,改革未能取得预期成效的原因主要在于现行政治体制,于是提出以政治体制改革推动经济体制改革的新思维。1988年6月底7月初召开的苏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会议使戈的思维变成党的决议,决定全面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大会的报告和决议认为,现行政治体制已严重变形,成了改革的障碍,必须对政治体制进行根本改革,并把民主化、公开性和多元论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三大要素。可见,苏联改革重点经济从经济领域转向政治领域。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是,把政治体制改革放在首位,作为推动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性因素,而政治体制改革的基本原则是民主化、公开性和多元论,中心内容是实行党政分开,使全部权力归苏维埃。第三阶段,1990年初至1991年的“8·19”事件。改革的方针和政策发生根本性转折──全面加速右倾。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从完善社会主义转为根本改造整个社会大厦(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在党的地位和作用上,放弃苏共对国家的领导权,实行多党制;在政治体制上,实行议会制和总统制;在经济体制上,赞同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自由市场经济;在国家结构上,走向主权国家的革新联盟;在社会发展总目标上,走向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

  第四阶段,1991年“8·19”事件至1991年底,事变失败,苏共被强行解散,苏联解体。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终见结局:苏共亡党,苏联亡国。

  可见,经济的衰退,结论本应是彻底改革苏联经济模式。但是,苏联前期改革不彻底,因而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走到了另一个极端,把苏联经济模式、特别是把计划经济体制等同于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便误导人们把经济危机的根源归结为社会主义制度。这样,就形成了苏联经济模式──短缺性衰退性经济危机──诿过于社会主义制度的扭曲逻辑过程,苏联剧变和解体只能是必然的结果了。苏联解体的历史说明,必须通过改革对社会主义进行完善和发展。但是,改革只能是对社会主义的完善和发展。

(编辑:莫凡)

 

 

 2004-10-12 10:36


相关新闻:
本栏目由广东省委宣传部讲师团主办 南方网承办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与“ENTER”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我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