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大众健康
我国历代政府对南海诸岛管辖的考察
2011-07-26 11:08:18 来源: 深圳特区报网络版  暂无网友评论

  清代陈伦炯《海国闻见录》 中的附图《四海总图》,已经明确标绘有四大群岛的地名和位置。

现在的南海位置图。

西沙群岛的甘泉岛。

这是2011年6月1日拍摄的西沙群岛一景。新华社发

南沙群岛美丽的海岛。

海军南沙守礁官兵在永暑礁主权碑前巡逻。 新华社发

  至清末,南海诸岛在我国官方印行的政区地图上反映得更加具体。图为西沙群岛北岛上的清代石碑。

  提要:中国拥有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主权,是基于中国人民世世代代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和经营以及历代中国政府对南海诸岛连续不断的行政管辖而逐步得以确立的。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只有中国在南海行使了主权和有效管辖,其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中国在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管辖权提出过异议,反映出各国对中国在南海主权地位的承认。

  早在秦汉时期,我国人民已经开始了在海上的航行活动。最晚在汉代,我国人民首先发现了南海诸岛;最晚到东汉,我国人民对南海中的礁屿和浅滩就有了命名,即“涨海”或“涨海崎头”。基于我国人民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经营南海诸岛的历史发展,从唐宋之后,我国历代政府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进行了有效、连续不断的行政管辖。

  

  纳入版图 明确归属

  根据(宋)赵汝适《诸蕃志》记载,唐贞元五年,“千里长沙”、“万里石塘”即隶属于海南四州军,这是目前所见明确南海诸岛行政归属的最早史料。《琼管志》是目前所知记载南海诸岛最早的地方志,大约成书于1203-1208年,已失传,从宋代其他史籍中可了解其部分内容,如《舆地纪胜》引《琼管志》记述:“吉阳,地多山高……其外则乌里苏密吉浪之洲,而与占城相对,西则真腊、交趾,东则千里长沙、万里石塘。”可见,宋代沿袭唐代设置,南海诸岛仍属于广南西路琼管吉阳军的管辖范围,这标志着中国政府将南海诸岛纳入版图、确定建置已初现端倪。

  赵汝适在《诸蕃志序》中还说:“暇日阅《诸蕃图》,有所谓石床(即石塘)、长沙之险,交洋、竺屿之限。”这是最早提出有关南海界限的记载,表明至宋代,已把中国与东南亚各国的地理界限定在交洋(即交趾洋,今北部湾)与竺屿(PuloAor,今马来西亚半岛东岸以外的海岛)。据著名专家韩振华先生考证,这条界限恰好把今中沙、南沙群岛及其周围海域确定在中国界限之内。这种分别中外地理界限的概念,与宋时“长沙”、“石塘”属于中国的事实是完全吻合的。

  明清两代延续了宋代的行政建置,“长沙”、“石塘”仍列入版图并明确置于广东省琼州府万州辖下。

  郑和于1405-1433年间七下西洋,其往返行程都经过了南海海域。1621年茅元仪所著《武备志》中有《自宝船厂开船从龙江关出水直抵外国诸蕃图》,即著名的《郑和航海图》,该图在广东“外平”(即南澳岛坪山)至海南南面航道外,标绘有无数沙状和石块的“石星石塘”、成礁石状的“石塘”和“万生石塘屿”,其中“石星石塘”即今东沙群岛和中沙群岛,“石塘”指西沙群岛,而绘于“石塘”东南方的“万生石塘屿”即为南沙群岛。十分清楚的是,该图不仅明确地把南海诸岛划入我国版图,与“交趾洋”、“交趾界”作了明显区分,而且标示出了南海诸岛归属于广东的建置关系。

  在清代一系列官方文籍中,万州辖下山川的沿革、建置情况,虽在不同时期均略有变动,但把长沙海、石塘海列入万州辖内,有清一代未曾变化。如1676年(康熙十四年)由两广总督金光祖纂修的《广东通志》山川·万州条,1725年(雍正三年)由经延讲官、户部尚书蒋廷锡等校修,1726年(雍正四年)由雍正皇帝御序钦定的《钦定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琼州府山川考二·万州条,1731年(雍正九年)广东总督郝玉麟等修纂的《广东通志》山川·万州条,1822年(道光二年)两广总督阮元总裁、广东巡抚李鸿宾等监修的《广东通志》山川略十三·琼州府万州条,1679年(康熙十八年)万州知州李炎等原著、1819年(嘉庆二十四年)万州知州汪长龄主修、1828年(道光八年)万州知事胡端书续修的《万州志》川条,1841年(道光二十一年)明谊修、张岳崧纂的《琼州府志》万州海防条等官方文籍,均把“千里长沙、万里石塘”作为明确之山川单位列入广东省琼州府辖下的万州版图内。

  同时,这一行政建置也大量反映在清代地图上。如1724年(雍正二年)刻制行用的《清直省分图》之《天下总舆图》、1755年(乾隆二十年)前印行的《皇清各直省分图》之《天下总舆图》、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印行的黄证孙《大清万年一统天下全图》、1767年(乾隆三十二年)以后印行的朱锡龄《大清万年一统全图》、1810年(嘉庆十五年)印行的《大清万年一统地理全图》、1817年(嘉庆二十二年)印行的陶晋《大清一统天下全图》、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印行的《古今地舆全图》等,这些地图均为清朝官方所绘制,而且无一例外地把长沙海、石塘海绘入清朝版图之内。

  值得一提的是,1838年严如煜《洋防辑要》卷一《直省海洋总图》,1842年俞昌会《防海辑要》卷首《直省海洋总图》,均将南海诸岛作为海防要地列入版图。1800年(嘉庆五年)印行的晓峰《清绘府州县厅总图》将“七洲洋”划为我国的一个府,图上标绘了作为“府”一级行政单位的红色长方形图例,这是目前所见将“南澳气”、“万里长沙”、“万里石塘”和“七洲洋”,即南海诸岛东沙、西沙、中沙和南沙列入我国版图并设府管辖的最早的一张地图。此后,1842年成书、1852年刻印魏源《海国图志》卷三《东南洋沿海各国图》,1894年马冠群《中外舆地丛钞》中《东南洋沿海岛岸国图》等不仅都把南海诸岛列入我国版图,并明确注明属于万州辖地。

  至清末,南海诸岛在官方印行的政区地图上反映得更加具体。1904年(光绪三十年)吴长发重订印行的《大清天下中华各省州县厅地理全图》中,所绘“万里长沙”包括东沙群岛和西沙群岛、“万里石塘”则包括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图中把它们划为中国的一个府,并用双线方格形图例表示为广东省属内的府级政区单位。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由王兴顺重订印行的《大清天下中华各省府州县厅地理全图》(以吴长发图为底本)中,标绘东沙群岛和西沙群岛所在的“千里长沙”、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所在的“万里石塘”,则以双线长方形图例表示它们为广东省属的府级行政单位。

  2

  设置水师 行使管辖

  受到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自然条件等多方面因素的局限,古代历史上对南海的管辖能力十分有限,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不可能实施驻岛防守或驻官管理,派遣水师、巡视海疆就成为管辖和行使主权的主要方式。

  我国在南海诸岛派遣水师、巡视海疆至迟始于宋代。由宋仁宗“御序”、集贤校理曾公亮撰著的《武经总要》,是一部具有很高权威性的文献。宋太祖在开宝四年(公元907年)平定南汉刘伥后,建立了巡海水师,巡管南海海面,《武经总要》对此有详细记载:“命王师出戍,置巡海水师营垒……从屯门山用东风西南行,七日至九乳罗洲”,“九乳罗洲”即今西沙群岛。

  至明清两代,把南海诸岛纳入海防范围、在南海行使军事守卫的职责,已经逐步形成制度。明朝设立巡海备倭官和海南卫、清朝设立崖州协水师营,先后负责海疆巡视,巡视范围从西沙群岛延展到南沙群岛海域。此外,水师在执行巡海防务的同时,还负责朝贡护送、海难救助等任务。

  (明)黄佐《广东通志》载:“海寇,有三路,设巡海备倭官军以守之,春末夏初,风迅之时,督发兵船出海防御,中路自东莞县南头城,出佛堂门、十字门、冷水角,诸海澳(原注:《海语》自东莞之南亭门放洋,至乌潴、独潴、七洲三洋,星盘坤未针,至外罗;坤申针,则入占城,至昆仑洋,直子午收龙牙门港,则入暹罗。若番贼海寇则入十字门打劫,故防之)。”文中所说“乌潴洋”在今珠江口下川岛一带,“独潴洋”在今万宁海外,“七洲洋”即今西沙群岛,显然包括西沙在内的广大海域,均在明代水师巡海设防的范围之内。

  《琼山县志》卷14金石条记载明代海南卫“统兵万余”,巡逻“海道几万里”,远涉南海诸岛。

  清代史籍《万州志》记录了明代派万州海军经南海诸岛到国外并护送外国使节来京贡献的情况,其曰:“宣德四年(公元1429年),钦差内官俞端调本卫百户项贵,统精锐军,往暹罗等国公干。外番贡献,向如暹罗、占城、满剌加诸国,道经琼州,遣指挥千百户镇抚护至京。”

  清代《泉州府志》和《同安县志》两部史籍均记载了广东水师副将吴升(康熙四十九年-五十一年在任)巡治“七洲洋”的史实:“吴升,字源泽,同安人,本姓黄。为总旗,御贼于果塘。授千总,又从征金门、厦门、澎湖、台湾,以功授陕西游击,擢广东副将,调琼州。自琼崖,历铜鼓,经七洲洋、四更沙,周遭三千里,躬自巡视,地方宁谧。升定海总兵官,设法捕盗,奸宄屏迹……”吴升巡视西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一方面是自宋代以来我国水师不间断实施管辖的延续,另一方面其巡视范围较之以前有所扩大、职责更加明确。

  梁廷■(清)《粤海关志》卷21记载1663年暹罗国朝贡船在西沙群岛海面“遇风飘失”,仅剩的一条护船到虎门后,被清朝政府下令遣回。另据《总督广东广西等处杨应琚题本》(清)记载1756年“没来由”等国的船只在航行中不幸遇难,漂流至西沙群岛海面,16名船员中除4人死亡外,其他12人均被我万州地方政府搭救,并及时供给口粮,予以安置,随后即遣返回国。1762年暹罗贡船在西沙群岛遇难沉溺,广东巡抚遂派人前去打捞龙涎香、桂皮、豆蔻、树胶香等贡物,同时安置了随贡船而来的26人。

  至清后期(1840-1911年),清政府在海南岛南部设崖州协水师营,《琼州府志》对其职责记述道:“崖州协水师营,分管洋面。东自万州东澳港起,西至昌化县四更沙止,共巡洋面一千里,南面直接暹罗、占城夷洋。”《崖州志》也有大致相同的记载。此外,晚清政府还采取了其他维权措施,如1883年德国在西沙和南沙群岛进行非法调查和测量,遂引起清政府注意,责成广东地方政府向德方提出抗议,迫使德方停止其活动。

  显而易见的是,清朝派遣水师对南海诸岛巡视的范围和频率超过了以往各个历史时期。

  鉴于西沙等南海诸岛屡遭外人侵扰,为了显示清朝在南海诸岛的地位,加强对南海诸岛的管辖,广东总督张人骏命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前往西沙群岛巡视。宣统元年(1909年)四月初一日,李准率广东补用道李哲■等官员和官商、测绘人员、化验师、工程师、医生、工人等共计170余人,分乘伏波、琛航、广金三艘兵船,从广东出发抵达西沙群岛甘泉岛,并在各岛上展开了物产调查、测绘等工作。此次巡视后,张人骏在奏报中指出“其地居琼崖东南,适当欧洲来华之要冲,为南洋第一重要门户”。据此奏报,广东政府随即成立“筹办西沙群岛事务处”,并制定复勘西沙群岛“入手办法大纲十条”和“筹办处开办办法八条”,对开发、建设、保卫西沙群岛做出详密计划。

  李准巡视显示了中国在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不可动摇的主权地位。同时表明,中国的管辖已不限于巡视,而是强调将开发、经营和建设融入其中。

  

  加强管辖 有效维权

  民国政府时期对南海诸岛的管辖力度不断提高,在军政、外交上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和措施,此类史实不胜枚举,其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有以下事例:

  1933年,法国非法占领南沙群岛南威岛、太平岛等九个岛礁,立即引起中国政府及各界民众的一致抗议,驻法公使馆受命与法国当局进行了交涉,最终,迫使法国方面不得不停止其侵占行为。

  1934年12月由内政部组建的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在第25次会议审定“中国南海各岛礁华英岛名”,1935年1月公布了中国南海诸岛各岛屿名称之中英文对照表,首次将南海诸岛分为四个部分。1935年4月,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出版了《中国南海各岛屿图》,这是民国政府公开出版的第一份具有官方性质的南海专项地图,图中较为详细地绘出了南海诸岛,并将南海最南端标绘在北纬4°曾母滩。

  抗日战争时期,南海诸岛被日本强占。抗战胜利后,中国政府决定接收和恢复西沙、南沙群岛主权。1946年9月2日,民国政府发布了关于收复西南沙群岛的训令,经内政、外交和国防三部会商后,派出以海军为主的接收人员,顺利接收了西沙和南沙群岛,并分别竖立了“太平岛”、“南威岛”、“西月岛”等石碑,重申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

  1947年国民政府内政部就西南沙群岛范围及主权确定一事致函广东省政府,指出南海领土范围最南至曾母滩;西南沙群岛主权之公布由内政部命名后,公告全国,并指示由海军总司令部将各群岛所属各岛尽可能予以进驻。1947年10月,内政部在给国民政府主计处呈送的有关疆界资料的函件中就已确定的中国边界四至地点及其经纬度作了说明,再次明确我国最南边界为北纬4°南沙群岛曾母暗沙。1948年2月内政部公布了《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其附图即《南海诸岛位置图》,该图所标示的南海诸岛名称、11条断续线成为规范。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我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管辖进入了崭新时代。我国政府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其他国际法赋予的权利和义务,合法履行主权和管辖权,为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作出了积极贡献。

  综上所述,中国拥有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主权,是基于中国人民世世代代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和经营以及历代中国政府对南海诸岛连续不断的行政管辖而逐步得以确立的。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只有中国在南海行使了主权和有效管辖,其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中国在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管辖权提出过异议,反映出各国对中国在南海主权地位的承认。即使在近代一些帝国主义国家图谋侵犯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管辖权,但他们始终无法否认中国是南海真正唯一的主人这一事实。而帝国主义国家对南海主权侵犯的逐一失败,更加表明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地位是不可动摇的。通过缜密的历史考察,我们可以确定,中国拥有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主权具有确凿的、无可争辩的历史依据。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林湄)

作者:李国强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