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新闻
网购食品应四注意 个别乳企生产奶粉品牌多达600种 带你领略“舌尖”上的澳门 绿盒王老吉命悬一线 中华医学会敛财遭曝光 选购蜂蜜要学学鉴别方法 沃尔玛常德店劳资纠纷 汤臣倍健重组收购告吹 王老吉药业两股东"肉搏" 连锁餐饮食品安全规范出台
大众健康
深圳在未来发展格局中应扮演的角色
2009-06-01 17:16:42 来源: 深圳特区报网络版  暂无网友评论
浏览字号:  | 打印本页 | 通过Email推荐给好友:

代明

  《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为包括深圳在内的珠三角九市地区勾勒了一幅一体化发展的蓝图。那么深圳在这个未来发展格局中应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此“角色”与以往及周边有何区隔,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等,旋即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

  一体化基于差异化

  “ 一体化”即若干异质功能主体之间的整合或集成。在这里,各主体之间的互补性“异质”或“差异化”是一体化的基础或前提,否则就会出现低效的同质化或同构化。著名学习型组织研究者彼得·圣吉曾以此来诠释团队建设:不论是一个球队、乐队,还是一个管理团队、研发团队或跨机能的项目团队,其基本要求都是成员间各有所长、各司其职、各尽所能、整体搭配、相互依赖、协调行动,这样就可能创造1+1>2的绩效;否则顶多是一个简单的“工作群体”,只可能获得1+1=2甚至<2的结果。

  区域经济一体化何尝不是如此?以一体化程度较高且整合效果得到公认的美国旧金山湾区为例。一是城市功能分异,如奥克兰、圣何塞的发展规模尽管日益接近甚至超越旧金山,但由于三市在空间上各据湾区一隅且功能各异,其发展并不相互冲突,以至旧金山在湾区的商贸、金融、文化中心地位从未动摇;二是区域产业分工,全球最大的IT产业集群硅谷就主要分布在旧金山以外、湾区南部的圣克拉拉县及其圣何塞市,那里驻有数十家全球500强总部并吸纳了数千家世界知名高科技企业,包括惠普、思科、微软、IBM、苹果、升阳、陶氏、谷歌、雅虎、甲骨文甚至中国深圳的华为等;三是跨行政区划协调,由于湾区9县及其数十个大小城市在行政上互不隶属,目前的一体化工作由非官方的“旧金山湾区委员会”负责协调等。令人称奇的是,小小湾区不仅多年保持地均、人均所得全美乃至全球之冠的纪录,甚至“富可敌国”——其经济实力超越世界大多数国家,这与其内部结构优化不无关系。

  然而在很多的时候或地方,人们却往往忽视城市的差异化发展。结果不是加剧同一区域内城际间的恶性竞争和两败俱伤,就是导致城市群的趋同化发展及“千城一面 ”。为此,《纲要》力图对珠三角各城市分别给出不同的战略定位和发展路径,并注重与毗邻的港澳相区隔,体现了《纲要》制定者的良苦用心和高超的一体化设计艺术。

  深圳的差异化定位

  《纲要》对珠三角地区的未来发展作出了精心的空间布局。其中深圳的定位:一是(与广州一道)作为“中心”,继续发挥经济特区的窗口、试验田和示范区作用,增强科技研发、高端服务功能,强化全国经济中心城市和国家创新型城市的地位,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市和国际化城市;二是作为珠江口东岸地区的“核心”,与东莞、惠州一道,优化功能布局、促进要素集聚和集约化发展,打造全球电子信息产业基地、先进制造业基地及现代服务业基地,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构建区域服务和创新中心;三是地处经济圈的“圆心”,积极推进珠江三角洲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辐射和带动“环珠”乃至“泛珠”地区共同发展,形成资源要素优化配置、地区优势充分发挥的协调发展新格局。

  然而更值得探寻的是深圳在珠三角城市群以及三大节点城市中功能定位的差异化和独特性。《纲要》赋予深圳区域中心城市的定位并提出要强化其全国经济中心城市的地位,但也赋予了广州同样的定位而且还是“综合”性中心和“首善之区”;《纲要》提出深圳要建设“国际化城市”,但更提出广州要建成“面向世界、服务全国的国际大都市”;《纲要》将深圳确立为珠江口东岸地区的核心,但同时也将珠海确立为西岸地区的核心;《纲要》要求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市”,但也要求珠海“争创科学发展示范市”;《纲要》允许经济特区“在攻克改革难题上先行先试”,但域内特区有两个,珠三角以外还有。这说明“经济中心”、“国际化城市”、“岸区核心”、“ 示范市”、“特区”等定位皆具某种程度的“重叠性”或“同质性”。那么深圳的“独特性”或“唯一性”定位是什么呢?

  《纲要》给出的答案是“国家创新型城市”。尽管近年来已有若干珠三角城市先后提出要建设创新型城市,省“十一五”科技发展规划也确定要建设广州和深圳为创新型城市,但此次《纲要》只提到深圳的创新型城市定位,显示《纲要》制定者已充分注意到了城市定位的“差异化”和“独特性”问题。此外,尽管全国也有上百个城市先后选择创新型城市战略,但国家自去年明确深圳的“国家创新型城市试点”后,迄今尚未宣布扩大试点范围,目前仍只有深圳能亮出“国家”创新型城市的名片。

  高擎创新大旗

  至此,深圳在珠三角未来一体化发展格局中的差异化定位、独特作用和核心使命清晰可见:致力于建设国家创新型城市,全力充当好区域创新引擎、知识集散中心、创新联动枢纽、科技合作桥梁、先行先试基地等角色,为推进珠三角地区的科技进步、增强其自主创新能力、率先建成全国创新型区域做出应有的贡献。

  —— 区域创新引擎。《纲要》为我们展示了一幅从“点”(国家创新型城市深圳)到“轴”(广-深-港创新主轴)再到“面”(珠三角全国创新型区域)的创新体系建设“路线图”。这意味着在珠三角未来一体化发展格局中,深圳重在发挥区域创新引擎和创新体系关键节点的作用。为此深圳需努力将自主创新能力培植为城市核心竞争力,将原有的特区体制政策优势转变为自主创新优势,将城市增长促进系统转变为区域创新支持系统,将深圳打造成为新科技、新产业、新文化、新制度等的“ 供给源”或“策源地”。

  ——知识集散中心。空间集散是我们理解城市功能及其演化的钥匙。深圳要在珠三角未来一体化发展格局中发挥更大作用,就需争做区域知识集散中心(科教中心、研发中心、人才交流中心、知识产权中心、品牌营销中心、文化传播中心等);尤其作为国家创新型城市,其知识集散效应也理应高于一般城市。

  ——创新联动枢纽。国外已有“技术枢纽城市”的概念。创新活动具有复杂性、连续性、系统性等特征并高度倚赖分工协作,因而需要一个“枢纽”来实现各创新要素、部门行业、功能环节、上下游成果等等之间的跨时空联动或集成。作为国家创新型城市的深圳理应成为这样的“ 枢纽”。也许深圳很难具备京、沪、穗那样的科教和基础研发优势,也难获得香港那样的全球影响和国际市场优势,甚至难以长久保持与珠三角其他城市及环珠地区相比拟的制造业优势,但一定要形成和具备整合这三种优势的“创新联动”优势、“创新集成”优势和“创新实现”优势。

  ——科技合作桥梁。深圳在对外关系上也要体现创新型城市的特点,凸显其对外科技合作桥梁和纽带的作用。为此一是要深化与港澳台的创新互动与合作,包括着力构建深港创新圈;二是要拓展与国外包括东盟国家的科技合作和交流,尤其是加强官产学研、不同行业及学科等之间的对口往来;三是要加快引进跨国公司研发机构进驻,打造对全球创新资源极具吸引力的“研发重镇”或“创新天堂”;四是要培植一批国家和世界级创新型龙头企业,推动深企凭借其自主创新优势走出去。

  —— 先行先试基地。不论是过去作为全国改革开放窗口的特区,还是今天作为国家创新型城市的试点,深圳都是一个先行先试基地。这体现了创新型城市的制度创新功能及其与经济特区性质的连续性。尽管珠三角承担着全国自主创新和改革开放先行区的使命,但这一使命的履行仍然是非均衡的,作为国家创新型城市的深圳即使在“ 先行区”内也可发挥其先行先试的优势。为此《纲要》要求深圳继续发挥经济特区“试验田”的作用,允许其“在攻克改革难题上先行先试”,包括支持深圳市的大部门体制改革和勉励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取得新突破,以再创体制机制新优势。

  《纲要》不仅赋予珠三角科学发展试验区、深化改革先行区、重要国际门户、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基地、全国重要经济中心等五大战略定位,而且为此确立了一系列较高的定量发展目标。作为珠三角地区中心城市之一的深圳无疑要分担与其地位和实力相称的任务份额。为此,深圳惟有高擎创新之旗,抢占国际或区际分工体系的高端,才能在珠三角一体化发展格局中找到自己的坐标并不负国家赋予的历史使命。

  (作者:暨南大学特区研究所研究员、经济学博士 代明)

  (编辑:林湄)

作者:代明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